首页 >> 报刊 >> 期刊联盟 >> 报刊文摘
渠敬东:“末代武士”叶启政
2018年03月26日 15:06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渠敬东 字号

内容摘要:学术国际化和资本化的潮流没法阻挡,先生俨然最后一名武士,孤军奋战1995年,我从复旦来社科院读博士,每周末都从城东南往城西北走一遭,参加李猛组织的福柯读书会,无比快乐。第二年春天,叶先生又从台北千里迢迢地来了,这一次专题是“文化社会学”,顿觉兴奋异常,一个多月里,每周穿梭京城就变成了四个来回。在美国顶级刊物发表paper,是“升等”唯有的两条通路……叶先生多年前就同杨国枢先生一道,为社会科学的本土化而疾呼,只是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学术国际化和资本化的潮流没法阻挡,先生俨然最后一名武士,孤军奋战,孑立支撑,可谓悲壮!任何实质的学术突破都不是比出来的叶先生常把学术的未来寄托于大陆学界,寄望于年轻学子。

关键词:学术;学生;学者;文化;叶先生;大陆;国际化;量化研究;武士;读书

作者简介:

  学术国际化和资本化的潮流没法阻挡,先生俨然最后一名武士,孤军奋战

  1995年,我从复旦来社科院读博士,每周末都从城东南往城西北走一遭,参加李猛组织的福柯读书会,无比快乐。得知上半年叶启政先生在社会学系开了系列课程,没听到觉得惋惜。第二年春天,叶先生又从台北千里迢迢地来了,这一次专题是“文化社会学”,顿觉兴奋异常,一个多月里,每周穿梭京城就变成了四个来回。说实话,大陆学界从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虽说不如以前热闹了,但思想文化之风并没有停歇。不过,初识叶先生,却有着不同的感受。

  那时候,先生未到花甲之年,和蔼极了。衣着随意中透着讲究,讲课的语调是温文的,又有幽默在。叶先生的风度那么自然,不着痕迹,举止中饱含诗书,这是在那个时代的大陆学者中不多见的,不免让我们这些年轻人多了些敬意,也觉得亲切。先生的生活态度是向上的,学识渊博,阅历丰富,还没有入夏的季节,就在勺园的水房里浇冷水澡,笑称为“通体”。学生们当然特别喜欢围着他聊这儿聊那儿的,“外校”来的我,开始时还有些拘谨,过了几天就能与先生随意相处了。于是,我开始慢慢知道,叶先生在台大每周都领着学生读书,余闲的时候还带着学生喝酒、登山。

  多年以后,我们这些年轻人都不年轻了,可带学生读书的做法从来没丢,想来是不知不觉中受了先生的影响,甚至讲课的方式、研究的取径、为人处事的态度,都有先生给的养分。叶先生常常认真说起他一辈子最大的志愿,就是来北大哲学系读书,怎奈两岸相隔万里,只徒有一份空念而已。如今,受他影响的这些学生很多在北大的讲台上,继续他的志业;20年后,他也再次站到了这个讲台上,学术的传承就在他的音容笑貌里,怎不让人高兴啊!

  不过,坦率地讲,这20年学术界的变化很大,思想、文化和教育有了新的处境,学者的心境也不同以往。台湾学术跟国际的接轨,比大陆是要早了很多年的,结果是,规范性的学术工作越来越得到重视,国际上,特别是美国式的常规研究愈加得到推崇,可发于自己本真生活的问题却越来越受到漠视,思想性的反思让位给纯技术化的实证研究,年轻的学者拼命拉车,奋力前行,拿到“国科会”的基金,在美国顶级刊物发表paper,是“升等”唯有的两条通路……叶先生多年前就同杨国枢先生一道,为社会科学的本土化而疾呼,只是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学术国际化和资本化的潮流没法阻挡,先生俨然最后一名武士,孤军奋战,孑立支撑,可谓悲壮!

  任何实质的学术突破都不是比出来的

  叶先生常把学术的未来寄托于大陆学界,寄望于年轻学子。但近年来的状况也不令他乐观,我们深处其中,当然也不乐观。学生们觉得绩点决定自己未来的命运,学者们觉得课题和论文决定命运,教授们觉得品级和名衔决定命运,编辑们觉得引用率和影响因子决定命运,校长们觉得大学排名决定命运,都不过是一档子事。也就是说,要用外部的条件或既定的标准来刺激学术和教育的发展。很多年轻人一旦进入这个庞大复杂的系统,要么茫然不知所措,三头六臂,疲于应对;要么精打细算,依据不同标准的要求制订最优方案,过早把自己锁定在狭小的学术领域里,只读美国期刊近十年的研究文献,无知者无畏,却不过是未老先衰的征兆。学者只为稻粱谋,这是学术发展的大忌。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