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联盟 >> 报刊文摘
章开:澄清一个学术研究误区
2018年03月26日 15:08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章开 字号
关键词:学术;探索;学理;北京大学历史系;由纯学;古文字;课题研究;日本学者;李伯;研究成果

内容摘要: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李伯重在《社会科学论坛》撰文指出:学术是一种纯学理性的探索,因此就不能从功利主义的立场,而应从纯学理的角度来看待学术。就此,需要澄清一个认识误区,即学术成果的价值不是由纯学理性探索所达到水平的高低,而是由研究题目的大小来决定的。过去这句话曾被批判,但是从学理上来说,这句话没有错,因为只有在每个知识领域工作的学者都目不旁骛、专心致志地追求本领域中的学术探索,整个学术也才能真正得到发展。就作重大课题研究而言,绝非人人俱可做重大课题研究。在中国史研究中,日本学者向来以善做小问题的研究著称,但是千千万万个小问题的研究成果,造就了日本学者在国际中国史坛上不可动摇的地位。

关键词:学术;探索;学理;北京大学历史系;由纯学;古文字;课题研究;日本学者;李伯;研究成果

作者简介: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李伯重在《社会科学论坛》撰文指出:学术是一种纯学理性的探索,因此就不能从功利主义的立场,而应从纯学理的角度来看待学术。就此,需要澄清一个认识误区,即学术成果的价值不是由纯学理性探索所达到水平的高低,而是由研究题目的大小来决定的。

  从纯学理的探索来说,所有问题都是重要的。由于各个学科的侧重点不同,同样一个事物,不同学科的学者看法可能不同。例如对于一部经济史研究著作,一些经济学家可能会认为最重要的是运用了什么理论,提出了什么模式。至于对所用具体史料的订正,似乎可以说是“旁枝末节”。但是对于一些历史学家来说,情况可能相反,最重要的是史实的可靠,而理论和模式则是第二位的。

  胡适曾经说,在国学研究中,发现一个字的新意,对于研究者来说,其意义不下于发现一颗新的星星。过去这句话曾被批判,但是从学理上来说,这句话没有错,因为只有在每个知识领域工作的学者都目不旁骛、专心致志地追求本领域中的学术探索,整个学术也才能真正得到发展。此外,从实际情况来说,这也是有道理的,因为在古文字学中,甲骨文自发现以来,“认字”就是一项核心的工作。

  就作重大课题研究而言,绝非人人俱可做重大课题研究。这需要一系列必要条件(不仅包括各种客观的条件,而且包括研究者自己的主观条件如学养和能力等),如果不具备这些条件,那么最终做出来的只会是次品或者废品,其道理是再清楚不过的。相反,对于大多数研究者而言,做符合自己主客观条件的小课题,只要真正努力,却是可以出真正成果的。在中国史研究中,日本学者向来以善做小问题的研究著称,但是千千万万个小问题的研究成果,造就了日本学者在国际中国史坛上不可动摇的地位。 (章开)

作者简介

姓名:章开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