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文化互动相生——澳门学的兴起
近代早期中西关系研究代名词:“澳门学”之幸
2014年03月21日 09: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3月21日第574期 作者:董少新 字号
关键词:澳门;研究;中西关系;代名词;研究对象

内容摘要:澳门研究领域能否产生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学者,关键不在于研究对象和研究资料,而在于澳门研究学术群体中的每一位学者。

关键词:澳门;研究;中西关系;代名词;研究对象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澳门研究领域能否产生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学者,关键不在于研究对象和研究资料,而在于澳门研究学术群体中的每一位学者。

 

 

  “澳门学”概念的提出始于20世纪80年代。近年来,澳门研究继回归前后的热潮之后,再次成为学界热点。但是,为了避免出现前次热潮中那种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的虚假繁荣,有必要对当前的“澳门学”做一些“冷思考”。

  研究群体决定学科走向

  就研究现状而言,“澳门学”仍在形成过程中,距离自成系统、具有独特的研究范畴、方法、理论的一门独立学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成为一门学科,起码需要三个基本要素:研究对象具有重大意义;具备与研究对象相关的一批原始文献和文物,即该研究具有坚实的资料基础;已经产生一批具有影响力的学术成果,这些成果不仅对该领域研究的学术方法、理论起到引领性的规范意义,而且对其他学科亦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和影响力。

  澳门研究不仅具有重要的意义,而且已具备坚实的资料基础,三个主要要素已具其二。之所以说“澳门学”仍在形成过程之中,主要是因为它欠缺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研究成果。在未来能否产出一批考据严密扎实、理论和方法上可以引领一时之学术潮流和风气、获得国际主流学界关注和认可的学术成果,便成为“澳门学”成败之关键。

  已有的澳门研究成果,数量极为可观,但整体而言,大量论著选题重复、疏于考证,理论和方法上缺乏创新。这一状况不仅无法为其他学科提供借鉴意义,无法引起国际主流学界的关注,而且对“澳门学”自身的发展也构成严重伤害。这与敦煌学的发展形成鲜明对比。敦煌卷子被发现后,迅速引起一大批中外重要学者的关注,他们通过扎实研究,形成一批具有重大影响的成果,不仅使敦煌研究成为一门学问,而且对推动中国学术的近代转型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一批著名学者的大量优秀成果的基础上,敦煌研究才被学界称为“敦煌学”。而就目前澳门研究的水平而言,“澳门学”还不是现实存在的一门学问,而只是一些学者所追求的学术目标。澳门研究领域能否产生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学者,关键不在于研究对象和研究资料,而在于澳门研究学术群体中的每一位学者。

  “澳门学”应注重“内外双修”

  16世纪以来,欧洲与以中国为代表的东亚文明有了直接贸易和文化交流,规模庞大的中国经济体成为整个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环节和组成部分。通过澳门传入的西方宗教、科技和文化对中华文明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同时中国传统文化西传欧洲,对西方的近代化过程也有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因此,“澳门学”的关注重心是近代早期中国经济进入全球经济网络的历史过程、中西文化双向交流及其深远影响。澳门是“窗口”、是“桥梁”,其研究不能仅仅研究“窗口”或“桥梁”本身,而应将重心放在“窗口”的内外或“桥梁”的两端,研究通过这座“桥梁”或这扇“窗户”流入和输出的物质与文化,及其在“窗”内外或“桥”两端所发挥的作用、引起的影响。以更为广阔的学术视野,将其置于全球经济一体化和东西方文化广泛交流的框架下,着重讨论在这一过程中澳门所发挥的特殊作用和所占有的独特地位。即使针对澳门自身的内部研究,如澳门的族群、宗教、艺术等问题,也应在这一背景和框架下展开。

  确立这样的研究侧重,是否会“架空澳门学”,或者使“澳门学”仅具有象征意味,实则却是传统的中西关系史?是否会使19世纪以后的澳门史,特别是现当代的澳门成为“澳门学”的“飞地”而受到忽视?我认为这种担心大可不必。无论是敦煌学还是徽州学,名称均具有象征性,但研究内容绝不限于敦煌或徽州当地,而是将地方与区域、内部与外部联系起来综合研究。如果“澳门学”将来能够成为近代早期中西关系研究的代名词,则实为“澳门学”之幸。因此,“澳门学”的概念具有一定历史性,就如敦煌学甚少涉及当代敦煌社会发展研究一样,“澳门学”亦不必面面俱到。

  “澳门学”研究需注入全球史理论

  全球史研究注重宏大视野中的整体性叙述,尤其强调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不同文明间的互动关系。澳门是在人类走向全球化时代的背景下形成的,是全球化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在东西方的贸易和文化交流中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用全球史的理论、方法和视野研究澳门,不是时髦理论的套用,而是澳门历史内涵的内在需求。

  将全球史理论用于澳门研究,可以从三个方面展开。

  第一,将澳门与果阿、科钦、马六甲、巴达维亚、长崎、马尼拉、阿卡普尔科等近代早期世界重要口岸城市联系起来,甚至进一步将里斯本、阿姆斯特丹等欧洲口岸城市也考虑进来,一方面将澳门置于当时的世界贸易和文化交流网络中加以研究,另一方面将澳门与其他重要口岸城市做比较研究。这样更能呈现澳门在全球化进程中的重要性和特殊性。

  第二,将全球史的视野用于澳门研究中的具体个案,均从全球视野作综合考察,这样能够更好地呈现全球化背景下的地域特征,属于近年出现的一个全球史研究分支,即Glocal Perspective.

  第三,用全球史理论、方法和视野书写澳门通史。澳门史不应是地方史,也不仅是广州口岸史的一部分,将其纳入到全球互动的网络之中,并在这种网络互动之中呈现澳门历史的真正内涵与价值,凸显澳门在全球化进程中所发挥的独特作用和特殊意义。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

作者简介

姓名:董少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