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文化互动相生——澳门学的兴起
文化扎根:澳门学的比较研究视角
2014年03月21日 09: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3月21日第574期 作者:普塔克(Roderich Ptak) 字号
关键词:澳门;研究视角;文化;耶稣;扎根

内容摘要:如果要将澳门与其他港口的历史加以比较,我们就应该关注这些差异。从商业、政治、文化等方面将澳门与其他港口城市进行对比,我们或可更加清晰地认识澳门的历史。

关键词:澳门;研究视角;文化;耶稣;扎根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如果要将澳门与其他港口的历史加以比较,我们就应该关注这些差异。有鉴于此,最理想化的情况就是选择那些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既是商贸中心、货物集散地或出口港口,又是主要文化中心的地区。

 

  从商业、政治、文化等方面将澳门与其他港口城市进行对比,我们或可更加清晰地认识澳门的历史。港口城市有不同类型:商贸中心,即那些有一定潜在市场条件的地区,如拥有先进的基础设施,没有或较少制度方面的障碍;货物集散地,即在一个封闭的或是半开放的贸易网络中起结点作用的地区;出口港口,即专门出口某种(或少数几种)由内地制造的商品的城市;以及主要在两个或多个地区文化交流中起媒介作用的文化桥梁型城市。

  澳门似乎具有多重元素,有些元素可以归入前文所述进行分类,有些则要另行定义。因而,如果要将澳门与其他港口的历史加以比较,我们就应该关注这些差异。有鉴于此,最理想化的情况就是选择那些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既是商贸中心、货物集散地或出口港口,又是主要文化中心的地区。

  以贸易闻名的热兰遮城是“精神沙漠”

  有一个港口也许很适合作这类比较,那就是热兰遮城,它位于台湾南部,曾被荷兰人短暂统治。该港口以贸易闻名,但在文化交流方面则稍有不及。那么我们能否通过对比热兰遮城与澳门的历史,解释二者不同结局的原因呢?

  首先,葡萄牙人定居澳门半岛是经过协商的,而热兰遮城建立的背景则不同。澳门,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澳门半岛南部,曾被委托给葡萄牙人管理,以换取其在中国政府对抗海盗时提供一定的军事协助或资金帮助或有其他的原因。长期以来,中葡之间鲜有武力冲突(虽然有一些小的冲突事件,但数量极少),而荷兰人在占据台湾海峡几十年中则是另一幅图景。1622年,在一次对澳门进攻失利后,荷兰人把目标指向澎湖群岛。后被明朝政府从澎湖群岛驱逐,于是他们决定占领台湾。除了将热兰遮城建成重要军事要塞,野心勃勃的荷兰人还试图扩张对该岛屿其他地区的控制。

  澳门和热兰遮城均隶属于较大的、远距离的行政机构或是网络。本质上说,葡属印度等于一系列具有官方特色的沿海殖民地。但在其他地区,如缅甸,仍有少量葡萄牙人居住,这些地区不在此系统之内。严格来说,早期澳门就属于这种“非正式地区”,因为它的建立并不是由葡属印度的行政中心——果阿正式促成的。荷兰的体系则不同。它由拥有相当于一个殖民地或国家权力的公司组成。另外,荷兰人早就开始致力于征服或控制更多的土地。总之,与澳门相比,热兰遮城的建立是强烈的决心和军事支持下的官方行为。

  耶稣会士与中国学者共建“文化绿洲”

  热兰遮城有毛皮贸易区为后援,而澳门则没有类似的这种贸易网络。然而,澳门有一个不同寻常的网络为其后援:这就是耶稣会的“精神帝国”。兼传教士、科学家、外交家多职于一身的耶稣会士,即使在明清朝代更迭的艰难时期,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是教堂得力的助手。甚至他们中的某些智者还曾警告清政府要小心贪婪的荷兰人。台湾的情况有所不同。尽管这里也有一些新教传教士,但是他们在岛上几乎没有留下多少痕迹——无法与天主教会在中国内地的成就相媲美。这就导致另一个问题,即从分类视角看,澳门更多地发挥了其文化桥梁的作用。如果我们考察双方知识精英的交流,就会发现这种差异愈加凸显。当欧洲耶稣会士与中国学者在哲学和科学领域展开交锋时,类似的对话在台湾却难以听到。澳门是知识精英邂逅和新朋友结交的基地,热兰遮城则不然,它是“精神沙漠”。

  耶稣会士渴望在宗教传播上获得成功,澳门商人则致力于其物质利益的最大化。从教会角度而言,澳门作为其宗教传播的桥头堡,服务于耶稣会,是天主教里斯本宗主教区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澳门居民则认为:倘若传教士持谨慎、尊重的态度对待中国的传统文化,则将对澳门有利。最终,清政府接受了这样的局面。它深知澳门的葡萄牙人没有野心,因此在多元文化并存的帝国内容忍这样一个特殊区域的存在也未尝不可。台湾没有可与之相比的宗教系统。谁对谁有利这一微妙问题在此地基本无关紧要。此外,在朝廷看来,澳门离帝国近,热兰遮城则处于一个有相对安全距离的位置。尽管清王朝对荷兰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但他们也没有过多干涉台湾的事务。这项工作只好留待郑成功解决。但仅20多年后,清廷登上了历史舞台,决心平定台湾。

  地理上而言,澳门远离葡属印度中心果阿,然与其东道主——明清朝廷,至少在精神上紧密相连。打个比方说,耶稣会士与澳门的葡萄牙人在外交层面均掌握“得体举止”的艺术。无论中葡双方,还是耶稣会,各方精英文化上的“亲近性”强化了澳门的地位,尤其在局势严峻时。而热兰遮城,无论与其“宗主国”——爪哇的东印度公司联系多么紧密,也没有一家类似天主教会这样独立的或者说准独立的、全球化“企业”可依靠。台湾荷兰人既没有朋友,没有可合作、可咨询的坚实伙伴,也没有先导和中间人。这种统治结构(就是说,荷兰人在这块岛屿上的据点)仅仅依靠一根支柱——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公司,这反过来又导致对枪炮的依赖。相形之下,澳门、里斯本、耶稣会和明清两代各级行政机构均充分使用了“适应性策略”来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至少在明代与清前期的大部分时间里,出于尊重,双方形成一个相互理解的公共话语。

  依照以上惯例,澳门日益增强了其在明清朝廷心中的信任度。在这个意义上,澳门成为不同文化交流的典范,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适应了儒家思想和传统。基于以上角度,某些经济史学家所谓中国容忍葡萄牙人在澳居住不过是出于能为其带来某些物质利益的观点应该被修正,抑或被扬弃。我们不能将澳门这一事例的成因单纯地归咎于经济方面。

  (作者单位:德国慕尼黑大学;刘芳/译)

作者简介

姓名:普塔克(Roderich Ptak)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创意设计,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社会科学网

创意设计,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进入“十三五”周期的北京国际设计周
2016年09月28日 08:29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郑海鸥 字号

内容摘要:关注当下,着眼未来,设计周还致力于引领设计行业发展,力图通过对信息设计、交互设计、生物设计、影视设计、文化遗产再设计、家庭智能化设计等新兴设计服务细分市场的关注,引发新思考、探索新方向,推动设计与其他产业的融合创新发展。

关键词:设计;创意;供给;改革;结构性改革

作者简介:

 

  9月25日,随着中外著名设计师共走设计之路(走蓝毯)、2015经典设计奖铭牌镶嵌仪式、2016经典设计奖颁奖仪式等活动盛大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上千位设计师和设计机构、设计周节代表齐聚北京,2016北京国际设计周在万众瞩目下正式拉开帷幕。

  由文化部和北京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北京国际设计周,至今已持续举办七届,2016北京国际设计周仍将秉承“智慧城市、设计之都”的理念,以“设计2020”为主题,全新开启“十三五”运行周期。

  作为服务国家创新发展的重要平台,北京国际设计周将聚焦国家“十三五”规划发展战略,紧密围绕国家改革与发展的重点领域,紧密围绕国家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与其他产业融合发展的战略部署,紧密围绕首都新时期发展的中心工作,以创新思维和科学设计,汇集全球创新设计资源,推动设计服务产业链的集聚,促进设计市场要素的交流交易,为城市发展的热点和难点问题寻求设计解决方案,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的设计服务业的发展探索新方向,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市场转化的技术支点。

  打造设计服务平台,推动创新成果落地应用

  “设计为什么可以推动供给侧改革?因为设计是集成科学技术、文化艺术、社会经济等知识要素,创造满足使用者需求的商品和服务的科学创新方式。”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常务理事、工业设计高级工程师宋慰祖解释道,“无论是中国经济的发展还是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需要,都决定了我国的制造业要从‘加工制造’向‘智慧创造’转型,设计将在这一过程中发挥巨大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浪潮下,创新产品、创新服务、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如果缺乏设计,不论是创新成果转化为商品、实现经济价值,还是产品化之后的营销推广、品牌塑造等,都会遭遇梗阻。那么,建立一个围绕设计服务的常态化运营的设计服务平台,便成为设计周组委会致力于疏通梗阻、打通“双创”成果转化与应用“最后一公里”的必然选择。

  “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是按市场需求优化资源配置,提升产品和服务的质量,满足国际国内日益增长的中高端消费需求,实现国家整体经济运行品质的提升。在这一过程中,设计介入和生产性设计服务供应平台的建设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北京歌华文化发展集团总经理李丹阳说。

  去年9月24日,为整合设计服务、生产制造服务、营销渠道服务的完整产业链,依托歌华大厦创意设计中心而创立的歌华创意设计服务中心(以下简称DSC)正式开业,全力打造创意设计服务和孵化实验平台。

  DSC策划总监刘晓林介绍,DSC面向设计师、设计机构,旨在促进设计产业与各行业之间的融合,为国内外设计师、设计机构提供原创研发、设计合作、设计展示、设计管理的创意设计服务。“DSC设计服务包括以创新实验室为主题的创新设计与产业结合服务、以Maker Faire Beijing为核心的创客与设计服务、以北京国际设计周设计服务板块为核心的国际设计交流服务和以青龙胡同城市更新设计等为核心的在地设计服务,形成了独特的设计服务系统。”

  比如创新实验室今年推出的陶瓷3D打印服务,通过微波干燥技术和微波速烧装备,可以将原先十几小时甚至几十个小时的陶瓷烧制过程缩短到几个小时,为设计师打样节省了宝贵时间;而Maker Faire Beijing已成为创客们展示创意、创新和创造的平台,正在逐步成为传播创客文化和创新精神的盛会。

  除了常态化运营的DSC,每年的北京国际设计周都会组织丰富多样的展览、论坛、交易会、贸易展等活动,为设计各细分领域的创新成果搭建展示、交流、交易的平台,推动其实现商业转化、落地应用。比如本届设计周期间,首届中国设计智造大奖的来自16个国家和地区的150余件获奖作品将集体亮相世纪坛主会场,这些获奖作品是以中国标准向全球征集、评选的优秀工业设计品,将在中国实现市场转化;而合作伙伴 “北京时装周”也会组织多项发布活动,推动本土品牌向高端化、时尚化发展,北京纺织控股集团借此向北京时尚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全面转型。

  此外,2016北京国际设计周推出了全新的“设计市场”板块,以“智慧城市 安全生活 创新未来”为主题,通过模拟家庭环境的体验式场景,以与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的安全、健康等方面为切入点,推动与智慧城市相关的科技设计产品的研发和应用推广,探讨大家共同关心的社区开放、家庭安全、健康、养老、儿童安全等方面的智能化设计方案,展示最新产品和服务,培育市场需求。以创造性的设计让国人生活更加精细化、智能化,形成新的规模化的产业领域,进行以设计为引领的供给侧改革实验。

  拉动设计消费增长,提高人们生产生活品质

  从一些人在国外抢购马桶盖、批量买菜刀可以看出,人性化的设计、精细和品质化的生活已经成为不少群众的需要,这是推动供给侧改革的直接动力。“在物质紧缺时代,大批量的、同质化的产品就可以满足民众的需求,但是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的水平后,个性化、定制化的需求将成为主流。”宋慰祖说。那如何促进培育设计消费市场、培育小康型生活品质?又如何引领供给提档升级,以消费品的不断优化对接社会需要?

  今年,设计周设计之旅的设计消费商圈板块将许多设计师的手作物件和设计产品带进了嘉里中心、颐堤港、太古里等北京一线商圈,让设计消费走进大众视野。许多设计师的品牌还处于初创期,大部分从未进入过一线商圈进行展示或销售,此次活动中,设计师不但向公众展示设计作品,更吸引顾客体验设计过程,互相碰撞思路和想法,从而吸引顾客进行设计消费。

  在引导设计贴近产业所需、生活所需方面,设计周通过与北京文化惠民消费季的密切结合,联合家居、时尚、科技、文博、珠宝、电商平台等行业和大型实体零售机构,开展“设计+”设计提升和设计产品推广营销活动,促成设计与相关产业的充分融合。以设计手段实现消费品的增品种、提品质、塑品牌,培养社会对创意和设计的消费需求和消费习惯,让设计周真正成为服务社会、形成设计消费市场和拉动经济增长的有力引擎。

  电商也渴望优化商品结构、提升供给质量。本届设计周首次尝试在互联网上与阿里集团合作设置网络设计周分会场,将各分会场的优秀项目和产品通过电商、在线拍卖、网络直播、在线众筹等方式进行营销推广。专家表示,利用网络平台,不仅能将设计产品精准推送给网友,更提高了电商销售商品的品质,此外,也能直接将精美的手作工艺和设计直接传递到海外,成为对外贸易的一种方式。

  据了解,设计周期间,各分会场将集中举办展览、论坛、讲座、工作坊、互动体验、市集等活动500余场次,为公众创造近距离、全方位感受设计、体验设计、消费设计的机会。

  设计消费是有附加值的消费。设计周希望影响更多的人从提高生产、生活的品质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