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地面沉降——大地的忧思
地面沉降之困:现实与突围
2014年07月04日 06: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7月4日第616期 作者:曾江 字号
关键词:地下水;突围;京津;沉降区;示范区

内容摘要:在山西武家庄村老张家,墙上土地神龛两侧的对联这样写道,表达了中国农民对于土地的热爱及信任。

关键词:地下水;突围;京津;沉降区;示范区

作者简介:

  “天高至今悬日月,地厚自古载乾坤。”在山西武家庄村老张家,墙上土地神龛两侧的对联这样写道,表达了中国农民对于土地的热爱及信任。

  然而就在对联的斜上方,一道刺眼的裂缝穿过,这样的裂缝在老张家的房屋内比比皆是。让老张和他的乡亲们头疼的另一个问题是,村里已经无法打井喝水了,全村人必须买水喝,而其中的“罪魁祸首”就是地面沉降。

  在城市,在乡间,地面沉降的相关报道已经屡见不鲜,它已成为一种常见的地质灾害,并与地裂缝、地面塌陷、地下水污染等问题相连。

  “土能生万物,地可出黄金”,“水是生命之源”。土地和水与人们息息相关,是人类生存的根本条件。然而,在发生地面沉降的城市和农村,人们对于脚下的大地不再完全信任,还对饮水安全忧心忡忡。面对地面沉降这样的问题,人们需要经过一个正确认识的过程,并展开监测和研究,推进有效防治和治理。

  山西 地面沉降区居民盼安居乐业

  武家庄:地面沉降区上的村庄

  我国有三大沉降地区:华北平原、长江三角洲、汾渭盆地。山西是地面沉降较为严重的省份,沉降区主要分布在太原、大同等地。

  武家庄位于太原的城市边缘,这里属于晋源区。武家庄、吴家堡一带是太原市地面沉降最为严重的地区。这里出现地面沉降的原因是地下水长期超采。根据研究,我国各地地面沉降的主要原因有地下水超采、采矿、工程建设效应等,而地下水超采是最普遍的一种。

  根据山西省地质环境监测中心马玲玲、贺秀全的研究,太原市地面沉降发现于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沉降加剧。地面沉降区南北长约39公里,东西宽约19公里,涉及范围超过600平方公里,最大沉降中心为吴家堡一带,吴家堡累计地面沉降量314.8厘米,年均沉降速率6.17厘米/年。由于2003年山西省引黄入晋工程将黄河水引入太原,同时太原市实施了关井限采措施,老的沉降中心沉降速率明显减缓,但新的沉降中心正在快速形成。

  60多岁的老张,可以说是武家庄变迁的见证者。过去的武家庄,村子规整,美丽富饶。后来周边建起电厂、化工厂,都是用水大户,长期超采地下水对于村子的影响是巨大的。地下水位持续下降,现在打井要160米,然而用不了一两年,由于塌陷,井就坏了。加之水污染,现在武家庄村民只能买水饮用。

  武家庄的沉降有多严重?村里一位老人指着原来村委会大院里的戏台子说,“原来戏台高度大致到额头位置,现在已经下沉到胸口位置了。”

  现在的武家庄一到夏天下雨,就“水深火热”。记者走在村里,水沟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村民说,由于地面沉降,一下大雨就积水严重,蚊虫肆虐,到晚上必须穿上长袖,基本不怎么出门。

  与山西各处村镇的宅子一样,武家庄的人们喜欢在宅门的门楣题上几个词,表达住户的个人趣味,比如“康乐居”、“聚福园”、“自乐居”、“安居乐业”等。老张说,“现在房子也不能好好收拾,村里80%的人都只能在外租房。我对生活的期望就是安居乐业,只有安居,才能乐业!”然而地面沉降严重影响了村里人的生活质量,幸福感更是奢谈。走在村里,房屋的裂缝很常见,倒塌的房子也不少见。

  贺秀全的研究表明,改革开放初期,武家庄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富裕村,然而由于地面沉降,全村排水设施失效,耕地荒芜,农田水利设施毁坏;由于长年浸水,数十处老宅院房屋全部倒塌,全村新房90%成为危房;村民常年生活在潮湿环境中,导致免疫力下降,发病率增高。

  地质灾害整体情况不容乐观

  实际上,武家庄面临的问题并不是个案。山西地面沉降、地裂缝、地面塌陷等地质灾害整体状况不容乐观。

  根据2012年《山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加强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决定及重点工作分工方案的实施意见》,地裂缝主要分布于大同、晋中、临汾与运城4市,地面沉降主要分布于太原市、大同市。该意见指出,太原城区地面沉降地质灾害重点防治区,防治重点是对地面沉降进行专业监测,查清地面沉降的变化趋势,采取限制地下水开采、减缓地下水位下降的方式防治地面沉降地质灾害。

  与其他两大沉降地区不同,山西还面临着因大量采矿导致的地面沉降、地面塌陷等复杂问题。

  吕梁山区的郝家寨,由于采煤挖空地层后出现了严重的地面塌陷、地裂缝等问题,已几次整体搬迁,然而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原来郝家寨约有2000人,现在只有一两百人居住,已经村不成村。记者走进郝家寨,在翠花大姐家,原来用于居住的一排窑洞出现裂缝,用至少七八根木柱子支撑着,然而房屋的严重损坏最终让他们选择了放弃。其他村民家,地面、墙上的裂缝也随处可见,有的人家门前倾、墙后倒,可以说是“东倒西歪”,触目惊心。

  在郝家寨东边的偏城,村民告诉记者,这里叫做“压煤村”,由于埋藏着大量煤矿,这些村庄面临搬迁。由于采矿,村里耕田下沉,通往偏城的道路多处扭曲变形,让人胆战心惊。据孝义市人民政府发布的信息,该市2012年启动了首个压煤村庄搬迁安置新区,即兑镇镇偏城村安置新区。

  新一轮采煤沉陷区治理工作启动

  对于各种地质灾害,各级地方政府都在努力。记者抵达太原便获悉,山西日前启动了新一轮采煤沉陷区治理工作。山西全省因采煤造成的沉陷区还有2000多平方公里亟待治理,采煤沉陷区生态环境恶化。预计到2020年,山西采煤沉陷区治理将实现1352个村庄65.5万人、约21.8万户的避让搬迁工作,以及约110万农民的危房维修加固改造工作,基本解决现有采煤沉陷区受灾群众的安居问题。

  而对于武家庄的村民们,毗邻的吴家堡也许是发展方向之一。同样是由于超采的地面沉降区,昔日的吴家堡已基本整体向北搬迁,建成了吴家堡小区。走进小区,小孩在小区广场奔跑,老人们坐在椅子上聊天,和城市小区没有什么区别。76岁的王大爷向记者叙述了吴家堡的变迁经过,对于现在的生活,王大爷表示很满意。

  河北 以监测示范区推动区域综合治理

沧州:地下水降落漏斗上的名城

 

  沧州,是一座历史名城,大运河穿城而过,悠悠运河水承载着无数的文化往事。然而她又是一座特殊的城市,这里是著名的华北平原沉降区的几大沉降中心之一,位于一个巨大的地下水降落漏斗之上。所谓地下水降落漏斗,是因过量开采地下水引起的地下水位下降,从而形成区域性漏斗状凹面。

  根据2012年印发的《河北省地质灾害防治“十二五”规划》,沧州市地面沉降重点防治区总面积约1472平方公里,主要分布在沧州市中心城区及开发区、沧县、青县部分地区。该区人口密集、建筑众多、经济发达,是沧州市经济、政治中心,也是南水北调和京沪高速铁路的必经之地,由于深层地下水多年超量开采,形成了沧州地下水降落漏斗,累计地面沉降量一般超过1000毫米。地面沉降引发并加剧地基下沉、房屋开裂、铁路路基加厚、供水供气管线破裂等一系列灾害。相关资料表明,河北地面沉降、地裂缝防治区面积约73128.56平方公里,共划分为5个重点防治区、1个次重点防治区、2个一般防治区。上述规划表示,随着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平原区水资源供需矛盾短期内仍将突出,部分地区地面沉降和地裂缝灾害难以遏制。

  记者在沧州市地面沉降监测中心“看到”了“漏斗”,在《华北平原地下水降落漏斗三维示意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包括沧州在内的华北平原上各漏斗的位置、边缘和深度等,使人们对“漏斗”有直观的认识。

  建立地面沉降监测示范区

  沧州的地面沉降监测和防治工作,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示范区的作用。据记者了解,中国地质环境监测院携手河北省地矿局、沧州市人民政府,于2010年在沧州市建立了“河北沧州地面沉降监测预警与防治示范区”。院、局、市联合共建,充分利用该示范区,开展地面沉降监测与预警网络建设、地面沉降监测与预警试验基地建设、地面沉降防治新技术新方法应用以及地下水超采与均衡实验研究等工作。中国地质环境监测院对这一工作比较满意,列入该院在全国探索国家级地质环境监测预警示范区(研究基地)的成功经验。

  沧州市地面沉降监测中心的田小伟非常干练,这几天他忙着到各监测点进行检查。记者看到,人们忙忙碌碌处理着工作,二楼的沉降监测设备也没有完全安装好。不过经过建设,这里将成为一个更加先进的地面沉降监测中心。

  启动流域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

  黑龙港河是海河流域的一条河,在沧州城西文庙镇附近汇入老盐河后始称黑龙港河。黑龙港流域包括衡水、沧州、邢台、邯郸等市县,是国家重要的农业种植区,也是地下水超采最多、地面沉降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

  为一睹这条虽名气不大但很重要的黑龙港河的真面目,记者专程乘车从沧州市区来到黑龙港河边。来到河边,河水比预想的多,水质却不是很好。沧州市民高师傅说,自己读小学时,黑龙港水量还很多,后来减少,处于半干涸状态,这几年有所治理,也许因为这几年雨水较多,所以这段水看着还不算少,但已经不是记忆里那条河了。

  记者在河北采访期间获悉,河北启动黑龙港流域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从2014年开始,河北以地下水超采最严重的黑龙港流域为试点,开展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通过重点实施结构节水、工程节水等综合措施,严格控制地下水超采。据了解,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区包括衡水、沧州、邢台、邯郸的49个县(市、区),涵盖了冀枣衡、沧州、南宫三大深层地下水漏斗区。预计到2015年,试点区要压减地下水超采量10.64亿立方米。

  加强面向公众的科普宣传

  记者在沧州、衡水随机对几位市民进行了采访。因为地面沉降对日常生活没有显著影响,所以受访者大多并不关注。而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有时细想觉得很可怕,以后子孙们喝什么水呢?

  河北省第三水文地质大队专家寇秋焕是一位老水文地质工作者,1996年就主管衡水市地质环境监测站技术工作,2008年以来担任衡水市地质环境监测站站长,对于衡水地下水状况非常熟悉。记者拜访时,她刚刚卸任站长不久。她告诉记者,自己很有危机感,一定要合理保护利用地下水,这关系到长期的饮水安全问题。她建议,要“开源节流”,所谓“开源”是合理利用外调水等,而更重要的是“节流”。衡水农业用水占约80%,小麦种植又占其中约60%,因此首先要改变种植结构,提倡种植旱作、耐旱作物,并加强治理地下水超采;地热资源的大规模开采使用是近年值得发展的新动向,要讲究合理利用,加强施工队伍的资质管理;此外,现在存在大面积的水井废弃,要加强废弃水井的管理,防治淡水变咸、咸水下移等现象。此外,政府要注重公益宣传,让老百姓知道地下水超采的危害,重视地面沉降。

  记者看到,沧州市地面沉降监测中心已初步建设科普厅,通过文字、图片、影像等手段宣传地面沉降的知识。该中心同志告诉记者,展览内容在继续完善后会向公众开放,通过宣传普及,让公众科学认识地面沉降。

  全国 有效控制地面沉降恶化趋势

  首部地面沉降防治规划已出台

  国务院2012年审批同意《全国地面沉降防治规划(2011—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要求以长江三角洲地区、华北地区、汾渭盆地为主要目标区,实施地面沉降调查、地面沉降监测、地下水控采与超采区治理、地面沉降防治技术创新四大工程,全面推进重点地区地面沉降防治工作,最大限度地减少地面沉降灾害对经济社会造成的损失。这是中国首部地面沉降防治规划。

  《规划》要求,到2015年,完成主要地面沉降区和高速及重载铁路沿线等重大工程区的地面沉降调查。到2020年,完成全国地面沉降调查,建立全国地面沉降监测网络;进一步完善地面沉降监测与防治技术体系、管理体系;实施重点地区水资源配置与地下水禁采限采、含水层恢复修复工程,地面沉降恶化趋势将得到有效控制。

  有地质学家提出,地面沉降是一种缓变性地质灾害,而且具有不可逆转性,一旦形成,难以恢复。然而通过技术创新,扎实推进监测和防治等各项工作,能够有效地控制地面沉降恶化的趋势。

  合理协调利用“京津冀”水资源

  记者在河北省沧州、衡水等地采访时,总有人问起“京津冀一体化”的情况,可见人们对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的实施充满期待。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一方面,必须充分考虑华北地区水资源的限制;另一方面,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对于水资源的合理协调利用提供了可能性。

  京津冀地区是水资源严重缺乏的地区。由于长期超采地下水,北京、天津及河北的沧州、衡水、保定、唐山等市都存在较为严重的地面沉降问题。北京市长期超采地下水,城市水资源承载已达极限。

  有学者认为,水对华北地区、京津冀地区是相当重要的制约条件。京津冀一体化应通过调整区域格局,推动京津冀协调发展。尤其是针对跨区域的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京津冀三地政府应就如何加强协调,共同开展区域污染治理、区域生态恢复以及环境整治,提出相应对策。对区域内水资源保护与合理开发利用提出规划策略。

  社会科学界要有所作为

  环境问题不单纯是环境问题,也是社会问题。对于地面沉降这样的重大问题,必须展开跨学科研究。地面沉降作为地质灾害是一种环境地质现象,在有些地区已严重影响区域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因此,人文社会科学,特别是环境社会学对此应当有所作为。

  据记者了解,国内环境社会学界直接涉及地面沉降问题的学者还不多,南京大学教授张玉林是其中一位。他的研究领域是当代中国的农村问题与环境问题。他曾撰文讨论山西煤炭能源大规模开发导致的水资源危机、土地废弃、地面沉降等自然脆弱性,以及煤炭开采区地方社区的解体带来的社会脆弱性。

  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教授薛禹群是我国著名的水文地质学家,是我国地面沉降研究的权威专家。他向记者表示,关于地面沉降,“可以反思的地方很多,但最根本的是人类活动不能违反客观规律,要尊重科学。当然,人类认识自然也有一个过程。经过这么多年的工作,现在对它也有了基本认识。”

  

  

 

 

作者简介

姓名:曾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