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探访盛京文化景观
“一个大故宫,三个博物院” ——北京故宫、沈阳故宫、台北故宫的文化关联
2013年10月28日 17:3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10月25日第515期 作者:武斌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北京故宫博物院与沈阳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在学术上一直有密切的交流与合作,在研究上相互促进、互为补充、不可分割。将故宫学的视野扩大到“大故宫”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

  近两年,历史学者阎崇年在央视“百家讲坛”宣讲了他的最新研究成果《大故宫》,并出版了三大卷同名著作,这是对郑欣淼先生提出的“故宫学”的积极回应。

  早在2003年,时任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的郑欣淼先生就提出了创建“故宫学”的设想。10年过去了,郑先生的呼吁得到了两岸故宫学者的热烈响应。几年前,我在讨论“故宫学”的普遍意义这一问题时,曾提出“一个大故宫,三个博物院”的概念,以此说明故宫学的研究对象、理念、范畴和方法不仅适用于北京故宫,同样适用于台北故宫和沈阳故宫。这个看法已逐渐得到学术界认可。

  我们把北京故宫、沈阳故宫、台北故宫、承德避暑山庄和北京的其他皇家建筑群统称为“大故宫”,是因为它们具有高度的同源性和同质性,具有相同的文化内涵和历史内涵,还因为它们之间的密切关联和高度互补。

  第一,在建筑方面,“大故宫”与故宫学划定的研究对象具有一致性。

  中国古代宫廷建筑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是中国古代建筑中发展最为成熟、成就最高、规模最大的一类建筑。承德避暑山庄是清朝定鼎中原后所建,基本上采用了北京故宫的建筑技术和建筑风格。

  沈阳故宫作为中国仅存的两座古代帝王宫殿建筑群之一,是以满族为主体的地方政权宫殿,与北京明清故宫一样,都是按照中国传统帝王宫殿营造制度兴建,在建筑技术、建筑材料、使用规则、时代特征等方面,有许多相同或相似之处。

  此外,沈阳故宫是在继承中国古代建筑传统基础之上形成的有民族特征、时代特征和地方特征的皇宫建筑群,具有独特价值。对沈阳故宫、北京故宫和承德避暑山庄进行比较研究,可以进一步深化对于中国古代宫殿建筑的认识,深化故宫学对于相关问题的研究。

  第二,在历史方面,北京故宫与沈阳故宫相互影响,密切相联。

  1644年清军入关后,即以北京故宫作为自己的统治中心,曾用相当长的时间进行修缮、改建和扩建,在这个过程中融入了在沈阳故宫中表现明显的满族习俗和特色。沈阳故宫在清朝入主中原后续建的行宫宫殿、文物楼阁,以及相关建筑的修缮和改建,则大量吸收了北京明清故宫的建筑样式、建筑技术和艺术风格。清朝灭亡后,由于“清室优待条例”,沈阳故宫和北京故宫一样,继续作为皇产受到保护。1925年,北京故宫改建成北京故宫博物院,沈阳故宫紧随其后,于1926年改建为东三省博物馆。1961年,两座故宫同时成为第一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北京故宫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沈阳故宫又作为明清故宫的扩展项目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第三,在藏品方面,北京故宫、沈阳故宫、台北故宫都是以明清宫廷艺术品作为主要藏品的博物馆。

  按照现在的统计,北京故宫共有各类藏品180万件。郑欣淼先生指出,故宫藏品的最大特色,是反映宫廷典章制度和日常生活的宫廷历史文化。台北故宫藏品的主体部分系当年故宫文物南迁之一部分,包括北京故宫、沈阳故宫和承德避暑山庄等处旧藏之精华,共60多万件。

  关于沈阳故宫所藏文物的来源,除了清前期即努尔哈赤和皇太极时代的少量遗存外,在清朝历史上,京师内务府曾调拨大量帝后御用器物、皇帝圣容、皇室家谱、皇家文献档案及皇家珍宝到沈阳故宫贮存,沈阳故宫当年也因此被称为清代皇宫三大宝库之一。民国初年,沈阳故宫所藏珍宝大部分被运到北京的古物陈列所。这部分带有“奉字款”的藏品现分别贮存在北京故宫、台北故宫和南京博物院。20世纪50—80年代,北京故宫博物院先后十余次将大量清宫旧藏珍宝和明清艺术品调拨给沈阳故宫博物院。沈阳故宫现存的2万多件文物,是以清代皇家收藏的艺术品为主。

  第四,北京故宫博物院与沈阳故宫博物院等在业务上具有相关性,都属于宫廷遗址类历史艺术博物馆。

  在博物馆学中,凡是在由于自然或人为活动的原因形成的遗存原址上建立的博物馆都叫做遗址博物馆。宫廷遗址博物馆在功能上属于皇家居住和使用的宫殿建筑群,其特殊性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馆址的不可移动性,二是以保护古建筑群为首要职责,三是以宫廷原状陈列展览为主要内容,四是当地历史文化形象的主要景区。

  第五,在学术研究方面,北京故宫博物院与沈阳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等单位有密切联系,故宫学的研究范畴与沈阳故宫、台北故宫学术研究的内容多有重合。

  按照郑欣淼先生的论述,作为综合性学科的故宫学涉及历史、政治、建筑、艺术、科技等许多学科,其研究范围包括故宫古建筑(紫禁城)、院藏文物、宫廷历史文化遗存、明清档案、清宫典籍和故宫博物院的历史等六个方面。这六个方面又分为三个层次,最外面的层次为上述六个方面及与之相关的丰富内涵,中间层次是紫禁城古建筑、院藏文物和宫廷历史文化遗存,核心层次是紫禁城。上述概括同样适用于沈阳故宫、台北故宫的学术研究。

  北京故宫博物院与沈阳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在学术上一直有密切的交流与合作,在研究上相互促进、互为补充、不可分割。将故宫学的视野扩大到“大故宫”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

  (作者系沈阳故宫博物院原院长)

作者简介

姓名:武斌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