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探访盛京文化景观
宏大的文化景观盛京、凉州和五台山的文化谱系
2013年10月28日 17: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10月25日第515期 作者:记者 曾江 郝欣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无论是盛京、凉州,还是五台山,都在广阔的地理空间展开了宏大的文化景观,而在更大的中华文化空间下,盛京文化、凉州文化、五台山文化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形成进程中都曾发挥重要的历史作用。这是值得沈阳引以为傲的,也是沈阳在城市建设和文化发展中应该注意并珍视的。

  辽河流域的清初期盛京城、祁连山下的蒙古汗国凉州城和清代的五台山之间存在直接历史文化渊源,这些文化景观具有特殊的内涵。五台山于2009年被列入“世界文化景观”遗产名录。记者关心的问题是,盛京、凉州、五台山构建了什么样的文化景观?彼此存在什么样的历史关联?具有什么特殊意义?

  沈阳保存有独特的清初期盛京城市文化景观

  2003年,沈阳全面启动 “金廊”建设,它的北端是北陵(即清昭陵,是清太宗皇太极陵寝),南端是浑河北岸。浑河自西而东流过城市,沈阳又据此提出东西向的“银带”概念。在一段时间内,南北向的“金廊”和东西向的“银带”,将是沈阳城市空间的基本框架。

  盛京城最初的城市空间布局是怎样的?它有什么样的重要文化内涵?带着这些问题,记者以沈阳的法轮寺为起点,乘车自北而南穿越沈阳城区,来到浑河北岸的南塔。这是一座藏传佛教的白塔。这种藏传佛教的白塔和寺庙在沈阳共有四个,都建于盛京作为清初都城的时期,以盛京皇宫为中心,分别布置在盛京城的东南西北:东塔和敕建护国永光寺;南塔和敕建护国广慈寺;西塔和敕建护国延寿寺;北塔和敕建护国法轮寺。盛京四寺塔建筑群由藏传佛教萨迦派僧侣主持设计,从清崇德八年(1643)开始建设,顺治二年(1645)竣工。

  盛京四塔寺由此奠定了盛京的城市空间格局。这不是纯粹的地理空间,而是经过精心设计和营建的文化空间。值得庆幸的是,经过近年来的保护和修葺,沈阳这个最初的城市框架基本保存至今。

  蒙古汗国凉州城是清初期盛京城的先声

  无独有偶,在西北地区河西走廊的武威市也有类似的空间布置。

  武威旧称凉州,有蒙古汗国时期修建的四座藏传佛教寺庙组成的建筑群:以凉州城为中心,东为白塔寺,南为金塔寺,西为莲花寺,北为海藏寺。与盛京四塔寺一样,这也是藏传佛教萨迦派僧侣主持建设,不同的是,凉州四寺的空间布局并非严格对称。据康熙年间《重修白塔碑记》,“凉州之西莲华寺与南之金塔寺,北之海藏寺,并东之白塔寺,俱系圣僧板只达所建,以镇凉州之四维,俾人民安居乐业,永享太平之福。”记者曾到访其中的东寺白塔寺和北寺海藏寺,据武威市博物馆的同志介绍说,破败已久的西寺和南寺近年来经过修葺也有所恢复。

  “圣僧板只达”就是萨迦派高僧萨迦班智达(萨班大师)。蒙古汗国窝阔台封次子阔端于西夏故地凉州。1244年,年过六旬的萨班应阔端之召,带着两个不到10岁的侄子八思巴和恰那多吉从西藏萨迦出发去凉州。1247年,阔端和萨班在凉州进行会谈。这是一次标志性事件,进一步加强了西藏和中原的联系,为西藏纳入中央政府行政管辖奠定了基础。萨班大师在凉州去世,其舍利塔就在武威白塔寺,至今这里仍是藏蒙土汉等各族群众瞻礼的圣地。

  清代盛京四塔寺和元代凉州四寺都是藏传佛教萨迦派僧侣主持修建的,其格局布置特征非常鲜明,学者多认为属于在大空间尺度布置的密宗曼荼罗(坛城)或结界(形成曼荼罗的预备步骤)。沈阳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李声能等学者持上述观点。李勤璞教授则提出了不同看法,他在《西藏的佛国境界:盛京四郊喇嘛寺塔的敕建》一文中提出,盛京四塔寺不是曼荼罗,因为缺乏最重要的中心主尊,也不是结界,而是密宗所说的佛之四业(息、增、怀、伏)的空间化,其直接原因是当时皇太极病了,为其禳灾延寿、消除罪业以恢复健康。

  清代五台山与凉州、盛京有密切联系

  盛京四塔寺尚未建成,皇太极就在1643年去世了,第二年即顺治元年(1644),清世祖顺治帝入关,定都北京。入关后,清朝皇帝在更大的政治文化空间舞台上,把入关前在盛京实胜寺的行动又予以重演或者推衍,这个舞台就是盛京实胜寺碑文中提到的“五台山”。

  耐人寻味的是,五台山与凉州、盛京具有多方面的关联。五台山的五峰耸立宛如莲花,东南西北四台各建寺庙,拱卫中台,被誉为文殊道场,是中国古代最重要的佛教中心之一。萨迦派尊崇文殊和五台山,萨班即被视为文殊菩萨的化身,但萨班一直想到五台山而没能到达。元世祖忽必烈时,萨班大师的侄子八思巴到五台山瞻礼,藏传佛教开始传入五台山。元明时期以来,五台山被藏传佛教僧侣视为天然的曼荼罗(坛城),逐渐成为藏蒙汉等各族尊崇的圣地。

  盛京城和五台山不但在空间形态和文化内涵上有共同点,而且有直接的历史渊源。崇德三年(1638)盛京《莲华净土实胜寺碑记》写道:

  至大元世祖时,有喇嘛帕斯八,用千金铸护法嘛哈噶喇,奉祀于五台山。后请移于沙漠。又有喇嘛沙尔巴胡土克图,复移于大元裔察哈尔林丹汗国祀之。我大清国宽温仁圣皇帝,征破其国,人民咸归,时有喇嘛墨尔根载佛像而来。上闻之,乃命众喇嘛往迎,以礼舁至盛京西郊。

  据碑文,盛京实胜寺供奉的嘛哈噶喇像就是元世祖时帕斯八(即八思巴)奉祀于五台山的那尊,取得它对于清廷具有特别重要的象征意义。

  由于五台山的特殊地位,国内外关于五台山的研究不断深入,成果颇多。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的陈波从历史人类学角度对五台山在清初的特殊历史作用做过考察,他认为“清代皇帝在五台山崇奉藏传佛教,与清代出于论证一统天下的合法性有关”,而五台山则成为“中国诸族文明的节点”。

  无论是盛京、凉州,还是五台山,都在广阔的地理空间展开了宏大的文化景观,而在更大的中华文化空间下,盛京文化、凉州文化、五台山文化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形成进程中都曾发挥重要的历史作用。这是值得沈阳引以为傲的,也是沈阳在城市建设和文化发展中应该注意并珍视的。

作者简介

姓名:记者 曾江 郝欣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