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国际关系理论变迁与中国特色国际关系理论建构
新时代区域理论研究创新刍议
2018年08月03日 00: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景全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区域发展实践表明,区域研究已经处于理论大爆发的前夜。国际上的区域发展实践已经走过了欧盟之路、东盟之路等,早已形成了国际、国内区域发展的繁杂互动。区域发展不仅是一个世界性课题,也是一个民族性课题。新时代我国区域理论研究创新需要在以下几方面不断完善。

  传统地缘政治学的桎梏需要突破

  无论是传统地缘政治学,抑或是批判地缘政治学,都是人类对地理资源禀赋如何影响与塑造国际行为体思想与行为的有益思考。但是,从目前来看,传统地缘政治学对我国融入世界、推进区域发展、构建区域理论有不少负面影响。其中比较突出的是“陷阱论”与“冲突论”。

  与区域理论研究创新的艰难相比,“陷阱论”总是显得既神秘,又可信手拈来。各种“陷阱论”既可能成为区域发展实践中自我实现的预言,也可能成为区域理论研究创新中的紧箍咒。关于“陷阱论”,人们熟知的有,“修昔底德陷阱”“金德尔伯格陷阱”“塔西佗陷阱”“中等收入陷阱”,等等。其中,“修昔底德陷阱”似乎是区域发展中无法逾越的宿命:在一个特定区域内,力量与观念配置发生变化,就会产生挑战者与守成者,于是两者的冲突便不可避免。实际上从区域发展的角度来看,“修昔底德陷阱”只是对有限区域历史进程的有限和有选择的概括总结。

  目前,人们熟知的“冲突论”有“海陆冲突论”“挑战者与守成者冲突论”“邻国冲突论”等。“海陆冲突论”认为,海权国家与陆权国家必然发生对抗与冲突;“邻国冲突论”认为,邻国比邻而居必然发生冲突。事实上,在一个特定区域内,邻国比邻而居是常态,海权国家与陆权国家共处一域也是常态。“陷阱论”“冲突论”乃至“零和博弈”,很大程度上是西方强调差异、界限的个体主义思维的产物。如果受制于这些传统地缘政治谶语,强调区域整体、具有很强群体主义思维的区域发展从何谈起?区域理论研究的创新从何谈起?因此,从群体主义思维出发构建区域研究的理论与方法,是一种有益的路径。幸运的是,我国存在群体主义实践与思维的传统与积淀。

  “陷阱论”与“冲突论”长期流行于西方学术界。目前,我国一些学者也沉浸于此。如果我们继续受制于这些传统地缘政治学的咒语,何以构建起新时代的区域理论研究?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几乎所有的学术创新都是对既有认知的突破或者反动,唯有摆脱传统地缘政治学的一些陈旧观念,区域理论研究的创新才有希望。

  此外,区域理论研究的创新还离不开区域理论研究平台、学术期刊的创新与包容,应广开学缘,让具有创意的学术思想能够生长与呈现。

作者简介

姓名:张景全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