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公祭 以国家的名义
缅怀抗战时期死难的东北民众
2014年12月12日 08:0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12月12日第679期 作者:王希亮 字号
关键词:民众;抗战时期;日本;惨案;日军

内容摘要:国家公祭日的到来,提示人们勿忘中华民族屈辱悲痛的历史,不仅要缅怀在反侵略战争中浴血奋战、英勇捐躯的民族英豪,还应祭奠无辜死难者,其中包括抗战时期死难的东北民众。

关键词:民众;抗战时期;日本;惨案;日军

作者简介:

  国家公祭日的到来,提示人们勿忘中华民族屈辱悲痛的历史,不仅要缅怀在反侵略战争中浴血奋战、英勇捐躯的民族英豪,还应祭奠无辜死难者,其中包括抗战时期死难的东北民众。

  日本统治东北惨案迭出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发动了侵吞中国东北的罪恶战争,揭开了日本侵华战争的序幕。在民族危亡关头,东北爱国军民自发组织抗日义勇军,与侵略军展开英勇顽强的斗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人民革命军以及抗日联军相继冲向抗日斗争第一线,谱写了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壮烈诗篇。

  日本侵略者为了维持殖民统治秩序,出台“临阵格杀”的反动法令,授予军队指挥者滥杀无辜的“特权”,怂恿武装部队肆意践踏国际公法及人类道德准则,动辄对手无寸铁的平民实施军事暴力手段,制造多起骇人听闻的惨案。

  1932年9月15日,一支抗日义勇军袭击了抚顺杨柏堡日本人煤矿。为报复抗日义勇军,9月16日,日本抚顺守备队及宪兵分遣队出动200余人,将义勇军途经的平顶山镇3000余无辜民众屠杀,侥幸逃脱者寥寥无几,这便是震惊中外的“平顶山惨案”。有学者认为,平顶山惨案是南京大屠杀惨案的前奏,充分暴露了日本侵略者无视国际法和人类公理、肆意剥夺人类生存权的丑行。惨案前一天,日本政府刚刚宣布承认伪“满洲国”,侵略者用凶残和血腥敲碎了“王道乐土”的“金字招牌”。

  日本统治东北期间,惨案迭出。1932年初,日军古贺联队一部在锦西一带遭到义勇军伏击,古贺大佐以下80余人被击毙。为防止日军报复,战场附近民众逃进山里避难。日军佯称“既往不咎”,劝说民众下山,待民众返回家乡后便立即报复,前后有400余名平民被屠杀,其中下五家子村只有11人幸免于难。

  1934年3月10日,依兰土龙山农民反对日本武装移民侵占农民土地,掀起土龙山农民暴动,击毙日军大佐饭塚朝吾以下数人。3月12日,日军出动部队闯进北半截河子以北8个村屯,逢人便杀,见房就烧。暴行持续到3月19日,12个村屯遭到屠杀和洗劫,死难民众达1100余人,焚毁民房1000余间,粮食70余万斤。

  1935年春,日军讨伐队包围吉林省舒兰县老黑沟村,老弱妇孺在内的980余名村民被屠杀,老黑沟成了无人村。1936年夏,日军讨伐队在通化白家堡子附近遭到人民革命军伏击,11名日军被击毙。日军三个中队遂对白家堡子民众实施报复,全村400余人被杀害,只有3人逃生。除以上惨案外,还有辽宁省清原县清原镇惨案、辽宁省岫岩县四道河惨案、辽宁省东沟县南岗头惨案、吉林省梨树县张酒局子屯血案等,不一而足。罪行累累的日本侵略者已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日本侵略者为扑灭抗日武装同民众的联系,还实施惨无人道的“集团部落”制度,即把抗日武装活跃地区的民众驱赶到“集团部落”,四周高墙壁垒,驻有警察看守,民众不得随意外出,所有粮食、被服、食盐、医药等物品严格统制,凡不顺从搬迁的民众格杀勿论。黑龙江省汤原县太平川一带民众不愿离开家园,日军两次血洗各村屯,先后有12个村落被毁灭,200余名村民被屠杀,4000余垧土地荒废,房屋也全部被焚毁。

  截至1939年,东北共建成12565处“集团部落”,500余万民众被强制迁入,占东北总人口的14%。七七事变后,八路军挺进敌后,在长城沿线开展游击斗争。日本侵略者把“集团部落”的“经验”搬到热河、河北一带,仅在承德、平泉、宽城、宁城等地就设置667处“集团部落”(当地民众称“人圈”),被驱赶到“人圈”的民众达100万人。

  揭露日本战争罪行

  国家公祭日的到来,还提示世人勿忘细菌武器、化学武器对人类的伤害。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公然违反国际法,在东北秘密建立细菌战与化学战基地。更残忍的是,他们竟践踏人道,利用人体进行实验,把细菌武器、化学武器用到实战。1938年1月26日,关东军宪兵队发布《关于特别移送的通牒》,指示日本宪兵、警察和军队对“重要犯人”,可以“不经审判、直接送至”731细菌部队,充做实验用的“马路大”。731细菌部队利用“马路大”进行灭绝人性的人体实验,甚至活体解剖,以获取他们需要的实验“成果”。抗战全面爆发后,日军细菌部队将研制的细菌武器撒播到浙赣、常德、衢州、山东等战场,给当地民众带来灾难,影响至今。

  20世纪80年代,日本记者本多胜一撰写的《中国之旅》以及森村诚一的《恶魔的饱食》相继出版发行,战后以来一直被日本当局有意掩盖的南京大屠杀事件,以及日军细菌部队实施人体实验等战争罪行被曝光,在日本社会引起较强烈的震动和反响。一批有良知的日本学者、市民自发组织起来,掀起一场追究日本战争责任、收集日本战争罪证的运动,推动了中日学界有关抗日战争的研究热潮。同时,一批证实日军战争罪行的新资料不断浮出水面,也是对日本右翼社会选择性失忆的最有力抨击。因此,揭露日本战争罪行,不是为了“控诉”而“控诉”,而是着眼于尊重历史的真实,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让战争加害方和受害方都深切认识到战争的危害,从而杜绝战争,维护和平。

  在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勿忘山河破碎的历史,勿忘奋勇捐躯的烈士,勿忘无辜罹难的民众。我们不是为了记忆仇恨,而是珍惜和平来之不易。更深层次的意义还在于反思与自强,反思民族悲剧,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弘扬同仇敌忾、舍生忘死、爱国爱民、振兴中华的正气。归根结底,自强是自立之本,自强才能御侮,自强方能真正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作者单位: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王希亮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