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国际秩序转型视角下的国家安全
中国需要国际安全智慧
2015年10月23日 09: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0月23日第829期 作者:黄仁伟 字号
关键词:中国;安全能力;安全拓展;亚洲新;大国;安全体制;盟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上海合作组织;安全困境

内容摘要:但中国提出的总体安全观和亚洲新安全观,突破了传统安全观的限制,将安全的范围从狭义的军事安全拓展至广义的国家安全,从绝对安全拓展至相对安全,从单边安全拓展至多边安全,从盟国安全或者是盟国集团的安全拓展至盟国、非盟国伙伴的共同安全。实际上老牌大国希望中国这样的后起大国现在就进入修昔底德陷阱,因为如果现在就进去,按照中国当下的安全能力必然引发中国的安全危机,这是回到德国、日本的老路上去。用总体安全观来建构中国国家安全体制和能力,用亚洲新安全观构建新的地区安全机制,并解决中国同周围国家的安全共享问题,两个安全观解决的恰是中国在国家安全方面的体制和能力问题。

关键词:中国;安全能力;安全拓展;亚洲新;大国;安全体制;盟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上海合作组织;安全困境

作者简介:

  中国提出的两个安全观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关注。一个叫总体安全观,一个叫亚洲新安全观。亚洲新安全观是20世纪90年代由上海合作组织提出的新安全观的延续,至今已有近20年的时间了。总体安全观则是围绕着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建立提出的,它为国家安全委员会未来的功能、结构定位做了铺垫。

  两个安全观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同于或者说区别于传统大国的安全观。所谓传统大国的安全观就是美国的安全观,是以军事安全为核心,由国家实力决定国家安全的安全观。但中国提出的总体安全观和亚洲新安全观,突破了传统安全观的限制,将安全的范围从狭义的军事安全拓展至广义的国家安全,从绝对安全拓展至相对安全,从单边安全拓展至多边安全,从盟国安全或者是盟国集团的安全拓展至盟国、非盟国伙伴的共同安全。

  两个安全观都立足中国,是针对目前中国面临的安全困境提出来的。所谓中国的安全困境,就是中国在崛起过程中遭遇的内外结构变化及其与安全能力之间的差距。这个差距并不等于国家面临外敌入侵、国家被颠覆的危险,但当我们不能很好地应对结构变化时,就会出现安全危机,就有可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修昔底德陷阱指的是后起大国必然与老牌大国之间发生冲突,如果中国崛起过程中的结构改善得好、安全能力跟得上,这个危险就很小。实际上老牌大国希望中国这样的后起大国现在就进入修昔底德陷阱,因为如果现在就进去,按照中国当下的安全能力必然引发中国的安全危机,这是回到德国、日本的老路上去。而两个安全观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

  用总体安全观来建构中国国家安全体制和能力,用亚洲新安全观构建新的地区安全机制,并解决中国同周围国家的安全共享问题,两个安全观解决的恰是中国在国家安全方面的体制和能力问题。用两个安全观来建设中国安全能力和安全体制,以合作而不是威慑来构建中国的安全体制、提升中国的安全能力,不仅体现了中国人的安全智慧,而且从长远来看具有深远的国际意义。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黄仁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