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黄金纽带——历史上的汉藏文化融合
禅宗在吐蕃:摩诃衍入藏传法
2013年10月23日 16: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10月18日第512期 作者:周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摩诃衍是汉藏佛教交流史上的重要人物,但历史上,藏传佛教学者对摩诃衍的观点及修禅方法褒贬不一,而当今学者对摩诃衍入藏及其参与“顿渐之诤”的历史也各持己见。

  摩诃衍是汉藏佛教交流史上的重要人物,但历史上,藏传佛教学者对摩诃衍的观点及修禅方法褒贬不一,而当今学者对摩诃衍入藏及其参与“顿渐之诤”的历史也各持己见。敦煌出土的两部文献《顿悟大乘正理决》(P4646、P2672)和《虚空藏善知识的历史》(P. t.996),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梳理摩诃衍入藏传法及培养弟子的历史脉络。

  摩诃衍入藏及传法

  《顿悟大乘正理决》记载:“于五天竺国,请婆罗门僧等卅人;于大唐国,请汉僧大禅师摩诃衍等三人,同会净城,互说真宗。”公元8世纪中期开始,吐蕃第三十八代赞普赤松德赞为了建立吐蕃佛教,从印度、汉地迎请高僧,修塔建寺,译经设斋。此时,从印度入藏的主要高僧有寂护论师等,从内地入藏的有摩诃衍等。

  《顿悟大乘正理决》说:“当沙州降下之日,奉赞普恩命,远追令开示禅门。及至逻娑,众人共问禅法。”由此可知,摩诃衍入藏时间是沙州陷入吐蕃那一年,即786年。《顿悟大乘正理决》说:“后追到讼割,屡蒙圣主诘(问);讫却发遣赴逻娑,教令说禅。复于章蹉,及特便(使)逻娑,数月盘诘。又于勃営漫,寻究其源。非是一度。方遣与达摩低同开禅教,然始赦令颁下诸处,令百姓官僚尽知。” 摩诃衍到讼割(琼结)、逻娑(拉萨)、章蹉(昌珠寺)、勃営漫(桑耶)等地说教,使禅宗在吐蕃蔚然成风。当时和摩诃衍一同传播禅教的还有达摩低,学界有人认为后者实际上就是吐蕃僧人南喀宁布。

  摩诃衍禅师早在敦煌时就培养了王锡等众多僧俗弟子,到吐蕃后也广收吐蕃僧俗弟子。《顿悟大乘正理决》中有:“皇后没卢氏,一自虔诚,豁然开悟,剃除绀发,披挂缁衣。”又说:“善能为方便,化诱生灵,常为赞普姨母悉囊南氏及诸大臣夫人卅余人说大乘法,皆一时出家矣。” 8世纪末,印度寂护论师圆寂后,很多吐蕃人跟随摩诃衍禅师学佛修禅。摩诃衍的吐蕃弟子中不仅有乞奢弥尸、毗磨罗等僧人,还有很多吐蕃平民和官吏,如吐蕃皇后没卢氏、赞普姨母悉囊南等。

  文化背景、思想观点、政治背景方面的差异,使印度佛教和汉地禅宗在吐蕃形成两股宗教势力,二者间逐渐发生摩擦。792年至794年,以寂护弟子为代表的“渐门派”和以摩诃衍为代表的“顿门派”之间发生“顿渐之诤”。

  据藏文史料记载,“顿渐之诤”后摩诃衍返回内地,再未回到吐蕃。但从《顿悟大乘正理决》和《虚空藏善知识的历史》中看,“顿渐之诤”后摩诃衍几度奏言赞普,请求在吐蕃境内传禅。吐蕃赞普也允许印度、汉地佛教同时在吐蕃传播。《顿悟大乘正理决》说:“至戌年正月十五日,大宣诏命曰:‘摩诃衍所开禅义,究畅经文,一无差错,从今已后,任道俗依法修习。’”

  “顿渐之诤”后,摩诃衍虽离开拉萨,但仍在吐蕃统治的河湟一带传播禅法。这在敦煌文献P. t.996中也可以得到印证。敦煌藏文写卷P. t.996记述了当时出现于吐蕃本土的藏族禅宗传承系谱。系谱中提及吐蕃禅宗的代表人物,如曼和尚、南喀宁布禅师、布·益西央等:“曼和尚前往宗噶地区,对很多弟子说法。指导如何修禅,弟子辞咋南卡领会真义,和尚也如此见道。三十年后,和尚准备返回汉地,此时当地官员请求和尚,你走了以后,谁能宣佛法。(和尚)说:我的弟子辞咋南卡已领会真义,并能宣道。如有修禅者,可以向他请教。之后,(和尚)返回汉地。”有学者认为这里的曼和尚和摩诃衍和尚是同一人。

  禅宗名师:南喀宁布与益西央

  从敦煌文献P.t.996的内容看,南喀宁布禅师生于赞普赤松德赞时期,出家为僧后在寺院立誓习法,后跟随曼和尚学禅,成为著名禅师。曼和尚称赞南喀宁布说:“如同父亲是狮子,却生出狐狸一样的后代,无相和尚培养出了我这样的弟子;如同父亲是狐狸,却生出狮子一样的后代,我这样的老师又带出了你这样的弟子。”《顿悟大乘正理决》中说:“臣有上足学徒,且聪明利根,复后生可畏。伏望允臣所请,遣缁俗钦承。兼臣本习禅宗,谨录如左进上。”这里,摩诃衍称其弟子“聪明利根,复后生可畏”,并请求吐蕃允许其弟子传播禅法。这一弟子就是南喀宁布。南喀宁布曾著书立说,名扬四海;又在赤噶(今青海贵德县)修建佛塔。

  敦煌文献P. t.996中提及的另一藏族禅师是布·益西央:“布·益西央是吐蕃赞普赤松德赞时期出家,从寺院学习佛法,也从‘善知识’(南喀宁布禅师)处接受传承与教诲。根据自己的修学,从寺庙修习‘无住、无分别法’过50多年。精通‘无住之法义’,也彻底悟道了诸了义大乘经典的真谛。” 布·益西央是南喀宁布的弟子,80岁时在赤噶蒙约(青海贵德县境内)圆寂。

  摩诃衍的弟子南喀宁布及再传弟子益西央在敦煌藏文写卷及吐蕃时期凿出的石刻上频频出现。如百南巴佛雕题记石刻(青海玉树百南沟)上有:“方丈大译师益西央制”等;扁都口石佛寺石刻(甘肃民乐县扁都口石佛寺摩崖)由益西央制作;察雅石刻(西藏察雅县境内丹玛摩崖)上也出现了益西央的名字。可见益西央作为吐蕃名僧,四处雕刻石刻传法。察雅石刻上还出现了另外几名吐蕃僧人的名字,如占噶云丹、洛东丹、比丘达运坛德、盖南格宁布央等,其中盖南格宁布央就是南喀宁布。

  总之,摩诃衍入藏及参与吐蕃“顿渐之诤”,是无可争议的历史。摩诃衍在吐蕃传播禅法,广收弟子,使禅宗在吐蕃蔚然成风,拉开汉藏佛教深度交流的序幕,为汉藏佛教交流奠定了基础。

  (作者单位:中央民族大学藏学研究院)

作者简介

姓名:周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