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基于史实的南京大屠杀文学书写
林语堂笔下的抗战女性
2015年12月11日 11:0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2月11日第864期 作者:董燕 字号

内容摘要:林语堂的小说大多以女性为主人公,对女性的思想、性格、情感等方面有细致表现。林语堂赋予女性充分的话语权,表现出强烈的女性意识。其笔下的抗战女性则更加体现出别具特色的文化思想内涵,值得给予更多关注。本文试以林语堂代表作《京华烟云》、《风声鹤唳》、《朱门》中的主人公姚木兰、崔梅玲、杜柔安三位女性为例,力求勾勒出林语堂笔下抗战女性的基本轮廓及蕴含其中的文化倾向和抗战思想。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林语堂的小说大多以女性为主人公,对女性的思想、性格、情感等方面有细致表现。林语堂赋予女性充分的话语权,表现出强烈的女性意识。其笔下的抗战女性则更加体现出别具特色的文化思想内涵,值得给予更多关注。本文试以林语堂代表作《京华烟云》、《风声鹤唳》、《朱门》中的主人公姚木兰、崔梅玲、杜柔安三位女性为例,力求勾勒出林语堂笔下抗战女性的基本轮廓及蕴含其中的文化倾向和抗战思想。

  自发的抗战意识

  姚木兰等人抗战意识的萌发、抗战思想的成熟有一个发展过程,在抗战爆发后,她们都经历了一个思想转变、灵魂升华的过程。木兰本为超脱飘逸之人,面对命运的安排,她能够做到超然其上不为其所累,淡定从容,与世无争。但战争改变了她的生活。抗战爆发后,她先是失去了女儿,随后收养的儿子阿通也不告而别离家参军。此时的木兰,一方面活在望子归来的期待中,另一方面则毅然放弃了只想过平安日子的念头,开始直面战争,并以自己的力量支持抗战。崔梅玲最初是一个个性飞扬的人,敢爱敢恨,独立率真。她虽一再表示对政治不感兴趣,不想卷入其中,但在得知枕边人是汉奸后,从打算独自离开、保持缄默,到忍无可忍、为锄奸组织提供关键情报,表现出一种发自本能的抗战意识。后来在逃亡途中,她跟随老彭一起救助难民,主动参与照顾伤兵的工作,抗战状态由最初的不自觉转变为自觉,并跟老彭“在共同的奉献中找到了意想不到的幸福”。杜柔安以参加抗日示威游行的方式出场,虽然具有强烈的抗战意识,但此时的她谨小慎微,生怕自己的名字见诸报端而引起叔叔不满。随着局势的发展,以及她与李飞的相爱,柔安勇敢地与以叔叔为代表的旧家庭决裂,宁愿被逐出家门、失去财产,也要勇敢追求自己的生活,并在战争的洪流中获得了新生。

  在上述转变的促成因素中,除了日军暴行所激发的爱国情怀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即儿子或爱人的感召,如阿通之于木兰、老彭之于梅玲、李飞之于柔安。林语堂笔下几位抗战女性的价值并不在于她们能够被男性所控制,恰恰相反,被男权社会牢牢控制的女性(如曼娘)反而以悲剧收场,木兰等抗战女性并没有迷失在男权社会中,而是在父权、夫权、子权的笼罩下努力寻找平衡,她们具有自由人格、现代精神,最终实现了幸福的人生。

作者简介

姓名:董燕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