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报道:记者新春走基层
博物馆:联结历史与公众的桥梁
2014年02月07日 14: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2月7日第556期 作者:孙妙凝 字号
关键词:文物;织造;红楼梦;南京;博物院;展品;博物馆建设;情境;数字化;城市建设

内容摘要:【核心提示】博物馆数字化已经成为博物馆建设和发展的必然趋势,它的本质是更紧密地联结展品和公众。南京博物院研究员张小朋在谈到建设数字馆的构想时说,传统的博物馆没有收集来自于公众资源的通畅渠道,数字博物馆是实体博物馆和虚拟博物馆的结合体。开放后的江宁织造府博物馆主要分4个馆:江宁织造史料陈列、红楼梦馆、中国云锦展、中国旗袍博物馆。对以江宁织造府博物馆为代表的民营博物馆而言,其以更灵活的方式为国家文化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南京大学历史系一位教授告诉记者,博物馆数字化已经成为博物馆建设和发展的必然趋势,它的本质是更紧密地联结展品和公众。

关键词:文物;织造;红楼梦;南京;博物院;展品;博物馆建设;情境;数字化;城市建设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博物馆数字化已经成为博物馆建设和发展的必然趋势,它的本质是更紧密地联结展品和公众。然而,正如建设博物馆的目的不是炫宝,使用新技术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炫技”,而是通过技术让文物“讲故事”,让公众进入历史情境之中。

  “六朝文物草连空,今古无端入望中。”南京,作为六朝古都、十朝都会,为世界留下了极为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今天,南京的博物馆不仅是南京城市建设中不可忽略的一景,更承担着社会教育的重要责任。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南京的博物馆也逐渐焕发出新的光彩。

  南京博物院:文物插上数字的翅膀

  明代的《南都繁会景物图卷》在墙壁上徐徐展开,墙上的人物都会“动”。秦淮河里龙舟竞发,街头巷尾熙熙攘攘。画中还有一扇扇小窗,打开一看,是画面中人物喝酒、劳作的小动画。这不是《哈利·波特》里的奇幻故事,而是南京博物院数字馆中的真实一景。

  去年11月,历时4年多的南京博物院二期改扩建工程全面完工,南京博物院重新开放,以新的面貌迎接来自五湖四海的参观者。扩建后的南京博物院形成了“一院六馆”的格局,数字馆即是新设的展馆之一。

  徘徊在崭新的南博数字馆中,随处可见高科技带来的感官奇迹。如梦如幻的甬道里,激光在地上映射出流动的甲骨文字串;蓝色的荧屏中,虞姬和项羽的剪影翩跹起舞……这些数字打造的奇境不仅受到孩子的热烈“追捧”,成人观众也直叹“好玩”、“有趣”。展馆中,处处可见家长带着孩子驻足观看的场景,耐心讲述来自远古的传说。

  除此之外,数字馆随处可及的二维码、触屏游戏使展品与观众的互动成为现实。记者看到,只要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将当时的所思所想记录在展馆的大屏幕上;轻触屏幕,就可在地图上追随汉、隋唐、明清中西交流的轨迹。

  南京博物院研究员张小朋在谈到建设数字馆的构想时说,传统的博物馆没有收集来自于公众资源的通畅渠道,数字博物馆是实体博物馆和虚拟博物馆的结合体。在这座博物馆里,虚拟博物馆成为联结公众的桥梁。通过虚拟博物馆,公众探索历史,质疑、补充、研究、发展历史结论,公众在博物馆里存放自己的认知和情感;博物馆展示公众的各类研究和情感。通过这样一座博物馆将社会公众和历史联系起来,使社会公众意识到他们就是历史的一部分。这座博物馆为未来保存当下,使普罗大众成为未来研究的个体标本。

  江宁织造府:“盆景”还是博物馆?

  相对于南京博物院的门庭若市,节日的江宁织造府博物馆却显得有些冷冷清清。

  原址复建、耗资7亿、两院院士吴良镛设计,屹立于新街口繁华地段的江宁织造府博物馆自施工之日起就备受社会各界关注。去年,博物馆正式开放,在掀开神秘面纱的同时也引发了重重争议。

  “营造现代都市中的‘山水盆景’”、“打造繁华地段的文化地标”,江宁织造府博物馆能否当得起外界的重重厚望呢?

  开放后的江宁织造府博物馆主要分4个馆:江宁织造史料陈列、红楼梦馆、中国云锦展、中国旗袍博物馆。其中,红楼梦馆别具特色,记者走进红楼梦馆的环形小剧场,动画版的警幻仙子向人颔首微笑,引人进入太虚幻境的“薄命司”。金陵十二钗的正册和副册随着音乐徐徐翻开,书中女子的判词显出或隐去,让人恍若置身于一款红楼梦主题的RPG游戏中。

  用多媒体手段呈现红楼梦中似真似幻的情境是江宁织造府博物馆的一大特色,然而在科技的眩人耳目之外,却很难令观者有所回味。一位参观者告诉记者,总的来看,布展从策划到展品,难免失之简单。比如红楼梦馆似乎过于偏重书中故事,而《红楼梦》蕴藏的社会文化内涵尚未得到充分挖掘。此外,《红楼梦》研究、红楼梦续书、红楼梦曲艺等领域均藏有诸多“看点”,而博物馆也只是一笔带过。

  公众对于江宁织造府的评价也莫衷一是,主要分为两种。一种认为斥巨资复制假文物,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另一种则认为在黄金地段建设博物馆,是对传统文化的致敬。

  而对于江宁织造府来说,文物和史料的缺乏是布展最大的难题。此外,作为民营博物馆,每年运营、维护的巨额开支如何维持,实现以馆养馆也是颇为棘手的难题。

  博物馆建设:文物系核心所在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新建、扩建、改建博物馆在神州大地上不断掀起热潮。“打造博物馆之城”也成为各级政府津津乐道的话题。据统计,截至2012年末,我国博物馆总数已达3589座。

  对于南京这样的古城,如何发挥历史名城优势,合理利用已有的文化遗产,是博物馆建设乃至城市建设需要回答的问题。新技术的发展、博物馆建设理念的推进让古老的文物显示出新的生机,正如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所言,“今天的博物馆不再是封闭的、曲高和寡的,而是更加开放、包容和富有活力的,是一个服务于人的全面发展的公共文化教育机构。”

  南京博物院的扩建和江宁织造府的兴建正是新趋势的缩影。对于南京博物院这样历史悠久、由政府斥资运营的博物馆来说,通过虚拟现实等新技术实现转型,贴近民众,增强互动性已渐成趋势,这也确实受到了公众的普遍欢迎。然而,尽管多媒体化的博物馆引起人们的惊叹,但有参观者表示,高科技弥补不了主题策划的缺憾。会动的图像只能带来感官刺激,如何通过科技看见、贴近历史才是真正值得期待的。而在这方面,南博尚有很远的路要走。

  对以江宁织造府博物馆为代表的民营博物馆而言,其以更灵活的方式为国家文化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然而,很多民营博物馆也因难以“自我造血”,苦于实现“以馆养馆”而步履维艰。解决这些难题,不仅要深入挖掘、全方位展现文物和史料的内涵;也要允许它们走以业促馆、多业发展的市场运营之路。

  南京大学历史系一位教授告诉记者,博物馆数字化已经成为博物馆建设和发展的必然趋势,它的本质是更紧密地联结展品和公众。然而,正如建设博物馆的目的不是炫宝,使用新技术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炫技”,而是通过技术让文物“讲故事”,让公众进入历史情境之中。无论博物馆如何改造,新技术如何发展,文物都是最核心的所在。

作者简介

姓名:孙妙凝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