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牢牢把握马克思主义的领导权话语权
当代资本主义的政治替代方案
2016年01月15日 09: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1月15日第888期 作者:[埃及]萨米尔·阿明 刘子旭/译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当代资本主义是整体性的垄断资本主义。垄断集团紧紧地控制着所有的生产系统,控制着世界经济。“全球化”只是一个名头,用来指称垄断集团为控制全球资本主义的边缘国家(欧美日三角合作伙伴之外的世界)中的生产体系而发号的一整套施令,其实质不过是帝国主义发展的新阶段。因此,资本积累过程——在资本主义的各种历史形式中使我们能够定义资本主义本质的东西——的动力正是寻求最大限度的帝国主义租金。这种不断增长中的不平衡本身又进一步导致了经济体系的金融化。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盈余无法投资于生产体系的扩展和深化,过度的“金融投资”也因此成为垄断控制下继续积累的唯一选择。

  这就是在我们眼前迅速扩大的“新自由主义”体系,它是整体性垄断资本主义的体系,已实现了(帝国主义的)“全球化”和金融化。该系统显然无法克服日益增长的内部矛盾,它注定会继续发展这种矛盾。在这样的条件下,垄断资本已公开向工人和人民宣战,并通过“自由主义没商量”这句话表达出来。这一时刻为我们提供了更为长远的历史机遇,它要求的是大胆无畏地构想激进的替代方案,使工人和人民能够发动攻势。这些构想,以当代现有资本主义的分析为基础,必须直面即将构建的未来,抛开对过去的感怀和幻想。

   

   垄断所有权的社会化 

  废除垄断资本的私有财产原则。不废除垄断集团的私有财产,所有关于监管金融操作、让市场重新透明化以及在这些改革基础之上确定共识前提都不过是蒙蔽群众罢了。这等于是要求垄断集团违反自身利益来“管理”改革,无视他们保留了一千零一种方法来避免这些改革目标的实现。

  替代性的社会方案应当逆转垄断策略下当前社会秩序的方向,以确保就业最大化和就业稳定,确保正常工资与社会劳动生产力共同增长,必须根据民主原则治理垄断机构。通过国有化废除垄断私人所有制,最初的法律行动不可避免。具体的制度方法,则比我们已然了解到的“自主”或“合作”要复杂得多。需要创造新的工作方式以便在经济管理上实现真正的民主,其基础是所有利益相关各方之间开放式的谈判。

  资本主义的现实是,民主被简化为形式上的政治管理并与社会状况脱节,社会被抛给了市场,而市场被垄断资本控制。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方式则要求系统地连接社会的民主化和社会进步,如此,我们才能够讨论真正的市场透明、社会化管理制度形式下的监管。换言之,通过“非资本主义”的方式和精神,从社会主义视角出发来实现现代化。除了农业,工业和交通、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所在部门的社会化管理也应该本着同样的精神进行,同时在建立董事会时考虑到其具体的经济和社会功能。同样地,这些董事会应当既包括公司直接雇佣的工人,也要包括分包商的工人,上游产业代表、银行、研究机构、消费者和公民。

  垄断行业的社会化解决了当代整体性垄断资本主义下,在工人和人民所面对的挑战中处于轴心位置的一个基本需求。要想终结垄断集团依靠剥削实现积累的经济管理,这是唯一的途径。垄断集团主导下的积累得以持续实现的前提,是“市场管理”下的领域持续扩大,这是通过公共服务的过度私有化(掠夺公民)和获取自然资源(掠夺人民)来实现的。垄断者从“独立”经济单位的利润中提取分成甚至构成了金融寡头对产业资本家的掠夺。

作者简介

姓名:[埃及]萨米尔·阿明 刘子旭/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