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马克思的文化观与当代中国文化建设
马克思文化解放的立场
2014年08月15日 11:2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8月15日第634期 作者:刘同舫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类的文化解放的实现以人在自由而全面发展中的文化创造和享受的方式出现,走向人对自身本质的真正占有。这就是文化解放在社会形态中彰显出来的历史辩证法。

  “文化解放”作为特有范畴在马克思的经典著述中没有明确展开论述,但我们不能因此否认马克思人类解放理论体系中包含有对“文化解放”这一问题的思考。

  文化解放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

  从马克思人类解放理论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看,人类社会的文化解放与政治解放、经济解放一样,体现了连续性与阶段性的统一。文化解放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从古至今,人类社会总是处于不断的文化解放状态之中。在文化发展史中,文化的枷锁与解放往往呈同步并行状态,人们不断地批判旧文化的束缚,以在新文化中获得重生。文化解放正是在不断地摆脱异化所造成的文化枷锁中逐步前进的,与政治解放、经济解放呈互动之势,最终实现人向自身本质的回归。马克思文化解放理念建立在政治解放、经济解放的基础之上,在解释社会现实的同时,为我们指明了改造现实和创造真正文化的历史道路。因此,我们应当辩证地分析马克思人类解放理论的多重性,在发展和完善马克思人类解放理论之基础上,认识与挖掘马克思关于文化解放的立场。

  马克思既承续了前人文化研究的优秀成果,又从人类解放的宏大视域中,科学地阐释了文化的具体内涵。概括而言,马克思理论意义上的文化概念具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文化,其本质含义是自然的人化、社会和人的存在方式三者的合一,映现的是历史发展过程中,人类的物质和精神力量所达到的程度、方式和成果,具体包括物质、精神和行为文化三个方面。狭义文化,其实质为精神文化,指的是观念形态和社会心理、习惯、习俗的总和,具体包括以意识形态为主要内容的观念体系,以及由人们长期的实践经验积淀而成的具有相对稳定性和持续性的社会心理、习惯和习俗等。可见,马克思的文化认识涵盖了文化的多重性意涵,强调了文化的现实基础和政治性。就此而言,马克思的文化解放理念既要求批判继承传统文化,也要求抨击资产阶级统治者的文化压制和精神束缚,它是一个创造正确反映和促进社会文明进步的观念文化以及形成与此相适应的社会心理、风俗和习惯的过程。

  文化解放的历史形态

  马克思的文化解放立场,要求批判继承前人的文化思想,创造出符合社会发展趋向的文化形态。因此,理解和分析马克思的文化解放思想,需要明确文化解放维度的历史地位和作用,将其置于社会形态的理论框架中,并作出历史的考察,厘清文化解放的历史形态。

  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中,马克思历史地将人类社会划分为三大形态,据此来察看文化解放与社会发展的互动关系,可大致确定文化解放的历史形态。

  在“最初的社会形态”里,由于人类的生产能力低下,只是在狭窄的范围和孤立的地点上劳动,此时文化领域并未凸显,也没有丰富的文化精神产品,人类尚未在文化消费中实现文化享受,更多的是存在一种体现原始崇拜的图腾、仪式活动或乐舞等原初意义的人类信仰行为。在“第二大社会形态”里,文化领域有了令人惊异的发展,建构了一个巨大的文化空间和文化市场。尤其在资本主义社会,由于文化的发展以政治和经济利益为取向,文化不断地被推向了平庸:标准化、齐一性、无风格,且抹煞主体性、泯灭个性和创造性。在“第三个阶段”的社会形态里,伴随着生产力的巨大发展,每个社会成员能在人类物质和精神文化活动的全部成果中,自由地选择、占有它们,在最符合个体本身的兴趣、爱好的各种社会文化活动中,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创造能力,以至形成充分的文化创造和实现充分的文化享受。这是文化解放的最后历史形态,也是文化解放的最终完成。

  由此可见,人类的文化解放的实现以人在自由而全面发展中的文化创造和享受的方式出现,走向人对自身本质的真正占有。这就是文化解放在社会形态中彰显出来的历史辩证法。

  文化解放的阶级性质

  马克思的文化解放立场,也要求抨击统治者的文化压制和精神束缚,创造出大众的和科学的文化产品。因而理解和分析马克思的文化解放思想,尤其需要勘察文化话语权和政治权利、经济权利之间的紧密关系,从而厘清文化解放维度与政治解放、经济解放维度之间的互动关系,明确文化解放在统治与被统治的政治问题中的地位与作用,即明确文化解放维度的阶级性质。

  所谓文化话语权,实质是指文化的权利和文化的领导权。文化权与政治经济权始终是紧密相连的,在政治经济权上处于从属地位的人们,在文化权上也只能处于被领导、被支配甚至被压迫的地位。人类社会的物质资料生产必然会涉及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关系,也必然会涉及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关系,这种阶级关系将直接或间接地反映在时代的思想状况中,反映在时代的文化精神中。可见,文化解放具有阶级性质,实现文化解放需要抨击统治者的文化压制和精神束缚,摆脱其精神统治,但这要求透视、解开统治阶级的精神文化统治秘密。马克思恩格斯已经历史地揭开了这种神秘的统治术。

  在1850年发表的批判英国历史学家卡莱尔的书评中,马克思恩格斯尖锐地分析了阶级统治的荒唐性。在这个书评中,文化话语权的区分被马克思恩格斯历史地还原为阶级的区别和对立。客观上说,文化话语权实质上是阶级对立的事实映现,统治阶级通过独占社会经济权、政治权和文化权寻求着统治的正当性和合法性依据。因而,终结特权阶级的统治合法性,从而终结阶级之间的矛盾对立,必然会解决文化话语权之垄断问题。文化解放的过程必然也是政治解放、经济解放的过程。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的人类解放理论是对资产阶级文化统治模式的否定,它彰显了其超越文化话语权视域,实现文化从资产阶级文化向平民的、大众的和科学的文化转化的文化解放立场。

  (作者单位: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刘同舫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