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濒危语言系列报道之七——南亚语系
遵循语言学学术规范划分语系 ——访广西民族大学教授龚永辉
2015年01月09日 08: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月9日第690期 作者:唐红丽 字号
关键词:大学教授;广西民族;语系;语言;系属

内容摘要:俫人用的俫语属于南亚语系,而俫人所属的仡佬族使用的仡佬语属于汉藏语系。本报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了曾深入调查研究俫人及俫语问题的广西民族大学教授龚永辉。

关键词:大学教授;广西民族;语系;语言;系属

作者简介:

  俫人用的俫语属于南亚语系,而俫人所属的仡佬族使用的仡佬语属于汉藏语系。具有相同族源的两个族群,在语言上却没有同源关系。两者是否矛盾?如何解释这种矛盾?本报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了曾深入调查研究俫人及俫语问题的广西民族大学教授龚永辉。

   俫人归属仡佬族有三条依据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曾经对俫人的民族识别做了很多调研工作,现在,俫人也较为认同自己的仡佬族身份。在您看来,俫人归属仡佬族有哪些依据?

  龚永辉:我是20世纪80年代初期参加俫人识别的,形成俫属仡佬的结论,依据主要有三条。

  一是学界的基本共识。新中国成立初期,费孝通先生率领的中央民族访问团就已经调查了俫人,并指出他们可能源自仡佬。其后40年间,研究不断深入。在长期争鸣的基础上,1990年5月,广西民委邀请国内研究俫人问题的专家集中进行深入探讨,得出一个基本结论:俫人的祖先是明朝生活在贵州的仡佬族,俫人保留了更多的古仡佬文化因素,俫人回归仡佬族更有利于共同繁荣发展。

  二是俫人的民族意愿。他们盼望解决民族归属问题已经很久,几乎整个80年代都在配合专家学者作调查和研究,从而不断认识了本族与仡佬族的历史渊源,最后由各家各户的代表按下手印,一致决定认祖归宗。

  三是广西仡佬族另外两个支系的认可。这两支仡佬清代迁来就跟俫人毗邻而居,各自的人口都比俫人还少,相互间也无法用传统语言交流。50年代确认了他们的仡佬民族成分,俫人的成分却悬而未决。在关注、支持以至参与俫人识别的过程中,他们逐步认识了千百年来仡佬族整体分化的历史,理解了与俫人同胞相见不相识的原因,激发了民族感情,真诚欢迎俫人回归。

  关键在于语言系属划分标准不同

  《中国社会科学报》:据研究,俫语属于南亚语系,而仡佬语属于汉藏语系。具有相同族源的两个族群,在语言上却没有同源关系。这是否是一个矛盾?您如何看待这个矛盾的结论?

  龚永辉:如果语系划分和族源结论真正构成了矛盾的话,问题应该不在族源这边。俫人三大姓氏之中,韦、陆二姓的先民本是元明时期生活在今贵州安顺、平坝一带的“普里部仡佬氏”,于明末清初随李定国抗清失败而经“铁板桥”逃到广西;王姓先民也是明代普安州的仡佬人,因弘治年间的“鲁础营之乱”而经“俫山坡”逃到隆林。俫人至今供奉的始祖、世代相传的谱系,及其特殊的风俗习惯、风物传说、历史古迹印证了他们的迁徙过程。更有众多的历史文献证明,“俫”实际上是古代仡佬及其先民“濮僚”的一个传统别称。

  至于俫语和仡佬语的系属问题,需要作进一步分析。李旭练在《俫语研究》中认为,俫语与京语(越南语)关系最近。他把京语、芒语、土语、哲语、抗语、俫语、莽语、兴门语划入他所设的京俫语族中,放在南亚语系中。而韦树关的《京语研究》又指出,京语与壮侗语族语言有亲缘关系。韦氏认为,京族与壮侗民族一样,都是百越民族的后裔。尽管京族曾受多种历史文化影响而产生过复杂性的重组,但其文化的基础是百越文化,京语的基础是百越语。

  除历史、文化上的大量证据之外,韦树关找到了京语与壮侗语族的286个同源词,其中246个出现在梁敏、张均如《侗台语族概论》的侗台语(壮侗语)同源词表中。在深入细致研究的基础上,韦氏将京语(越南语)、芒语、哲语等组成的越芒语族与汉藏语系壮侗语族合二为一,称为越芒—壮侗语族,下设越芒、壮傣、侗水、黎、仡央5个语支。韦氏的结论有较高的可信度。若其观点成立,则京语与俫语、仡佬语等均属壮侗语族,自然就不存在俫语和仡佬语不在一个语系的矛盾了。

  事实上,俫语也曾被不同的语言学家划入汉藏语系,仡佬语也曾有学者主张划到南亚语系。俫语仡佬语和南亚语系、汉藏语系的问题相当复杂,尚待后人探索。

  超越单一的语言系属划分局限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认为,要解决上述语源与族源系属之间的矛盾问题,还需要开展哪些方面的研究?

  龚永辉:我想,结合仡佬语的类型转换历史过程探索,或许可以超越单一的语言系属划分局限。仡佬族是我国西南地区的一个十分古老而且曾经相当强大的民族,原型“濮僚”是云贵高原的土著,语言属性相对独立。最早分布北至川南、东至湘西,西南还延展到印度支那半岛。

  随着汉藏语系族群南下西进,濮僚跟氐羌、苗瑶等各族的交往、交流、交融逐步加深,从而转型成为仡佬。元明以来,仡佬人口剧减,而今,依然保持使用仡佬语的不足万人。且语言内部差异极大,依据哪个方言的材料确定系属都非常为难。这跟古仡佬共同语受到汉藏语系各种强势语言的复杂影响直接相关,也应跟语言谱系假说的自身缺陷有关。根据这种假说构拟的谱系图,不仅仡佬语系属有争议,越南语、朝鲜语、日本语系属也有争议。更有甚者,本尼迪克特不承认壮侗语族和苗瑶语族属于汉藏语系,王敬骝等认为佤语跟傣语也有亲属关系。桥本万太郎立足亚洲语言实际提出语言地理类型学,陈保亚又提出汉藏语言联盟的假说。这些不是在挑战就是在弥补语言谱系假设的缺陷。梁敏论述俫语属于南亚语系时,具体描述了它向汉藏语类型转换的趋势。

  我以为俫语的这个转换趋势跟仡佬语整体上大同小异,由于仡佬语其他方言比俫语转型程度更深,这种程度差异在单纯的语系划分中受到误读,才形成了你说的矛盾问题。一旦仡佬语在类型学上的历史变化得到证实,这一问题就可能迎刃而解。

当今中国乃至世界,一个民族使用多种语言,多个民族使用一种语言堪称“新常态”。语系划分是学界根据语系亲缘假说从事的科学研究。语系划分仅以语音、词汇、语法为依据,探索语言起源上的共同性和演变带来的差异性,需要遵循语言学的学术规范。

 

 

 

作者简介

姓名:唐红丽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