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濒危语言系列报道之七——南亚语系
布芒语:南亚语的新发现
2015年01月09日 08: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月9日第690期 作者:刀洁 字号
关键词:南亚;语言;声调;研究;辅音

内容摘要:布芒语前期的研究大都是描写性的工作,对其中的特殊语言现象尚欠分析解释,一些有价值的理论问题还有待进行细致、深入、系统的研究。至此,作为南亚语的一种新发现语言,布芒语的系属基本确立。

关键词:南亚;语言;声调;研究;辅音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布芒语前期的研究大都是描写性的工作,对其中的特殊语言现象尚欠分析解释,一些有价值的理论问题还有待进行细致、深入、系统的研究。因此,在将来的研究中,应当在原有基础上做进一步拓展,完善其有声资料的数据库建设,使之成为具有保存价值、可资参考的文献资料。

  

  布芒语系我国中越边境上新发现的一种语言,通行于云南省南部的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曼仗上寨和曼仗下寨两个村子,目前正处于濒临消亡的边缘。本文主要探究该语言的发现、研究价值、研究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进入21世纪才得到确认

  布芒语目前主要由自称“布芒”的族群使用。从目前来看,使用布芒语的总人口共计200余人,该语言高度濒危。布芒人于20世纪60年代初被识别为傣族。据报告人称,划归理由是他们基本会说傣语,服饰、风俗习惯等也多与傣族相同。据金平县档案馆1960年的馆藏文献资料显示:曼仗人自称布芒,曼仗是傣族对其的称呼。“曼”是村寨,“仗”是象,布芒人在越南勐莱时曾是为傣族土司养象的农奴,曼仗是勐拉当地傣族根据布芒人过去的劳役性质对其的称呼。布芒人约在百年前迁来中国勐拉现在的住地,刚迁来时,建寨于曼仗上寨所坐落的山头之上,后因火灾才分为现在的曼仗上、下两个寨子。上寨划归勐拉乡田头村民委员会管辖,下寨划归金平国营橡胶农场管辖。村里还有汉族、傣族、苗族、哈尼族等其他民族杂居。

  布芒人交流基本以当地傣语为主,也大多懂汉语,有的还会说其他民族语言,布芒语只在村庄内部通行。由于通行范围狭小,使用人口稀少,因此布芒语的情况之前一直鲜为人知。直至进入21世纪,才引起学术界的关注,相关学者开始涉入了该语言的调查和研究,公开发表、出版了部分研究成果。2006年4月,《民族语文》第2期刊发的《布芒语概况》一文,首次报道了该语言的语音、词汇、语法的基本概貌。同年9月,由民族出版社出版的《布芒语研究》一书,较为全面系统地描述了布芒语的本体结构,并运用词阶分布等相关的语言学理论,通过与相关语言的对比研究,初步确立了布芒语的系属归向。根据布芒语的内部结构特点,将它划归为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经过对该语言的进一步论证,此结论得到了学界相关专家的一致认同。至此,作为南亚语的一种新发现语言,布芒语的系属基本确立。

  南亚语与侗台语特征相结合

  布芒语有自己独特的语言内部系统,在语音方面,布芒语有24个辅音声母,只有单辅音,没有复辅音,送气音较少。有96个韵母,其中单元音9个、双元音19个、三元音2个,元音带辅音尾韵母66个,单元音带韵尾构成的韵母居多,复合元音带辅音尾较少。元音带辅音韵尾时,除了a分长短外,其余均不分长短,能做韵尾的辅音有6个。布芒语有8个声调,分为舒声调和促声调,舒声调有6个,促声调2个。

  在词汇方面,布芒语的词汇主要由固有词和外来借词两部分组成。固有词是布芒语本身所固有的词,它在整个词汇系统占有绝对的优势,也是最能反映该语言的词汇特点。它由两个子系统构成,即基本词汇和一般词汇。外来借词主要是傣语借词和汉语借词。其词汇系统的主要特点集中表现在:构词上,单音节词和双音节词居多(如tu24吃,su33u33天),多音节词少;词源上,固有词较多(如da55我,ut21喝),有一定数量的借词(如t n24s 24电视);基本词汇与南亚语系有同源关系(如ai55 i55太阳,m24水);常用词汇与傣语、汉语有借贷关系(如p24san55读书,pau33ts 51包子)。

  在语法方面,该语言的人称代词有“性”、“数”的区分(如mi55你,pa55妳;a55他,ku33她;da55我,n 24我们);否定副词一律位于谓词之后(如a m55ta u21不好,z 12ta u21不去);句法结构上,偏正结构的中心语有前有后,若修饰语为数量结构则中心语后置(如b a24“两”bu24“条”ka55“鱼” ——两条鱼),其余多为中心语前置(如k n51“人” a m55 “好”—— 好人;a55“家”da55 “我”——我家);语序类型为“SVO”(如a55“他”tha i55“犁”bu33 “田”——他犁田)。基本属于分析型语言,主要语法手段是词序和虚词,有丰富的量词。

  从布芒语的本体结构看,它保留了南亚语的语言特征(如基本词汇),同时又具有侗台语的诸多语言特征(如有声调、尾音分清浊等),呈现出了南亚语特征逐步减弱、侗台语特征逐步增强的趋势,是一种既保留原始语言特点又兼收外族语言,即南亚语与侗台语相结合的一种复合型语言。布芒语的发现与研究不仅丰富了南亚语的研究成果,为语言学界提供了崭新的语言资料,同时也为语言接触理论提供了语言接触与语言变异的鲜活例证。

  特殊语言现象尚欠分析解释

  布芒语首次刊布后迄今已历时八九年,这期间尚未见新的研究成果。据调查,曼仗上寨作为该语言保留较为完整的村落,与2006年相比,出现了使用人数逐年递减的情形。该村现共有22户75人,会说布芒语的62人,占全村总人口数的83%。从学历结构上,具有大专学历的有1人,占1.5%;具有高中学历的有1人,占1.5%;具有初中学历的有7人,占11%;具有小学学历的有25人,占39%;文盲有30人(包含学龄前1人),占 47%。45岁以上的人多数能说布芒语和白傣语两种语言,少数人能讲本民族的历史故事;45岁以下的除这两种语言以外,大多能说汉语,但对于本民族的历史、故事、传说,懂的人则很少了。

  布芒语作为一种新型的复合型语言,有诸多的语言现象仍然是谜团。作为南亚语,它应有的语言特征已经丧失殆尽,如复合辅音是南亚语诸多语言的共同特征之一,而布芒语却已经消失,那么它是如何消失的,是何时消失的呢?我们不得而知。无声调也是南亚语系诸语言的又一重要特征,而布芒语则出现了声调,其声调又是怎样产生的,产生于何时呢?我们也无从解释。此外,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布芒语的数词只有“一”至“五”用了自己固有词,即lu24(一)、b a24(二)、pia24(三)、p n55(四)、s 55(五),而“六”以上的数词则均为当地的傣语,即hok24(六)、tset24(七)、p t24(八)、ka u12(九)、sip24(十)。那么“六”以上的这些数词原来究竟有没有,若有为何要借用其他的语言?诸如此类的语言现象都亟待进一步去探究。

  布芒语前期的研究大都是描写性的工作,对其中的特殊语言现象尚欠分析解释,一些有价值的理论问题还有待进行细致、深入、系统的研究。因此,在将来的研究中,应当在原有基础上做进一步拓展,加强声像资料的收集和整理,尤其是词表和长篇故事等资料,建立完备的音档,完善其有声资料的数据库建设,使之成为具有保存价值、可资参考的文献资料。

  (作者系云南民族大学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刀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