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濒危语言系列报道之五:侗台语族
拯救、保护和复兴濒危语言任重道远 ——访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李云兵、徐世璇
2014年11月14日 06:5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11月14日第667期 作者:霍文琦 字号
关键词:中国社会科学院;人类学;民族学;濒危语言;研究所研究员

内容摘要: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南方民族语言研究室的专家,李云兵曾参与孙宏开、徐世璇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国家重点研究项目、中国社会科学院重大课题“中国新发现语言调查研究”子课题“拉基语研究”、“普标语研究”、“巴哼语研究”、“坝那语研究。

关键词:中国社会科学院;人类学;民族学;濒危语言;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简介:

  在本期独家报道的采写后期,记者联系到正在贵州进行语言考察的李云兵研究员和正在云南参加第47届国际汉藏语言暨语言学会议的徐世璇研究员。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南方民族语言研究室的专家,李云兵曾参与孙宏开、徐世璇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国家重点研究项目、中国社会科学院重大课题“中国新发现语言调查研究”子课题“拉基语研究”、“普标语研究”、“巴哼语研究”、“坝那语研究”等。除主持相关课题外,徐世璇还著有《濒危语言研究》一书。

 

  木佬语并未完全消亡

 

  《中国社会科学报》:请您介绍一下贵州濒危语言的现状以及对这些语言的研究情况。

  李云兵:贵州的濒危语言有仡佬语、木佬语、羿语、佯僙语、蔡家话,前三者属仡佬语系统。仡佬语方言复杂,从人口比例来看,是极度濒危的语言,使用人口约5万人,分布在黔北、黔西、黔中南、桂西北及滇东南。可以说,仡佬语研究的成果还是较丰富的,除早期的《仡佬语简志》、《仡佬语研究》外,近5年来,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李锦芳组织一批硕士生和博士生对仡佬语进行了广泛的调查,进行了大量的长篇语料的收集整理,完成了好几本硕士、博士学位论文,抢救了一批珍贵的语言材料,但是仡佬语使用者的老龄化现象较严重,代际传承出现断层,日趋濒危。

  徐世璇:我国的民族语言研究比较薄弱,研究人才少。虽然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对一些民族语言进行了调查,但调查的大都是使用人口较多的语言,随后才开始关注使用人口较少甚至是濒危的语言。仡央语支是改革开放前后才被发现的,与较大语群比较,研究成果在数量和质量上都较弱,但也还算不错。

  《中国社会科学报》:据说木佬语已消亡,是否属实?

  李云兵:木佬人1992年划归仫佬族,木佬语是濒临灭绝的语言,20世纪50年代中国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第二工作队在贵州的凯里、麻江做过一些调查,但没有进行研究。80年代贵州民族研究所研究员张济民做仡佬语研究时,对木佬语做了一些调查,调查的材料集中反映在罗世庆主编的《贵州仫佬族》里,现在罗世庆先生的手里还有一些没有整理出来的材料。90年代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孙宏开先生主持的“中国新发现语言调查研究”项目中,薄文泽负责木佬语的调查研究,但据我所知,薄文泽先生并没有调查到木佬语,其著作《木佬语研究》基本是基于张济民先生的调查材料。也正因为如此,人们看了《木佬语研究》后认为木佬语已经消亡。但是,我们经过多方排查,发现贵州黄平县、麻江县仍有少数老年人使用木佬语,状况比满语好得多,于是建议贵州民族研究院姬安龙博士以“木佬语的抢救性调查纪录研究”为题,申请2014年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已获立项,对木佬语语言材料的挖掘和保存是值得期待的。

  《中国社会科学报》:羿语的研究情况又如何?

  李云兵:至于羿语,20世纪80年代张济民先生在贵州毕节抢救性地记录到了一些材料,是目前唯一可见的羿语材料。2007年我们对羿人居住的区域进行了地毯式排查,了解到还有两姐妹能使用羿语,一个嫁到贵州黔西县,一个嫁到四川叙永县,但遗憾的是没有追踪到她们具体的住地。

作者简介

姓名:霍文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