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聚焦医改 深化公立医院改革
强化人文教育与医学教学的融合
2016年09月09日 09: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苏春艳 字号
关键词:医生;医学;职业;医疗;学科;人文;医患冲突;有机化学;帕森斯;卫生

内容摘要:热议中,相当一部分医生、专家和评论家再一次反思检讨了医生的职业态度,认为加强医生的人文素养需要从医学院做起。以美国为例,去年美国医学类院校入学考试(MCAT)出现了重大变化:新增三个课程的考试,分别是生物化学、普通心理学和普通社会学。在美国,关注和强调医生/医学生人文社科教育的力度可见一斑。医生人文素养能够帮助缓解医患冲突的逻辑,主要来自对医生和病人的社会角色预设。柏克在调查医学生的职业选择时就发现,尽管会想赚钱或者向往医学博士学位,但“帮助别人”才是人们选择作为医生的更为一般和普遍的愿望。这种背景下,与其强调和加强医生的人文修养,不如将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对人的理解作为医学专业知识体系的一部分,与其他医学知识有机融合。

关键词:医生;医学;职业;医疗;学科;人文;医患冲突;有机化学;帕森斯;卫生

作者简介:

  近期的一系列医疗卫生事件对我国医疗健康领域影响深远。医生和病人的关系再一次引发白热化争论。热议中,相当一部分医生、专家和评论家再一次反思检讨了医生的职业态度,认为加强医生的人文素养需要从医学院做起。这个观点与近年来的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方案不谋而合。既有方案中,卫生人才队伍建设和医学院校教育改革是改革重点之一。同样,这一观点也具有世界范围的普遍性。以美国为例,去年美国医学类院校入学考试(MCAT)出现了重大变化:新增三个课程的考试,分别是生物化学、普通心理学和普通社会学。同时,越来越多的医学院要求学生在预科阶段增加心理学、伦理学、人类学、社会学等学科知识学习。比如,在伊利诺伊大学医学院,要求申请者在人类学、社会学、经济学和性别研究四个学科中必须修足两个学科的三门课。与之相比,医学的一些基础学科如有机化学,也只不过要求两个学期修够两门。在美国,关注和强调医生/医学生人文社科教育的力度可见一斑。

  医生人文素养能够帮助缓解医患冲突的逻辑,主要来自对医生和病人的社会角色预设。医患的角色扮演理论,最早来自帕森斯。他在构建结构功能主义类型的社会体系时,将医生和病人作为一个各司其职的良性运转社会中的角色。这个理论将生病视为一种社会偏离行为。对病人来说,生病是不必让个人负责的事情,病人拥有豁免的权利,但同时有配合医生积极治疗的义务。对医生来说,让病人配合其工作是他的权利,但同时他应该提供有保障的专业技能和尽职尽责的职业精神。帕森斯这种权利和义务的医患关系随后启发了诸多学者,并衍生出多种医患关系模式,如主动—被动的父权模式、指导—合作的师长模式、合作—参与的朋友模式,以及出售—购买的消费模式等。医患模式的转变和多元化,与疾病谱变化、地区医疗保险制度以及药价、医患资源比例等因素密切相关。而医患冲突的根源,也多与以上因素有关。

  事实上,医生应该是最不缺乏人文情怀的职业群体。作为最早以及最全面职业化的专家群体,医生在帕森斯的分析中便是应当拥有职业伦理和专业精神的群体。而所谓医生的职业精神,按照希波克拉底誓言来看,精髓有两句,一句是知恩图报,另一句是救死扶伤。柏克在调查医学生的职业选择时就发现,尽管会想赚钱或者向往医学博士学位,但“帮助别人”才是人们选择作为医生的更为一般和普遍的愿望。

  然而吊诡的是,从20世纪后半叶以来,医患冲突就持续不断。社会学家和健康传播学家往往在具体情境中寻求沟通与误解的诸般来源,提示原因可能是医生缺乏对患者的文化敏感性甚至尊重。因而加强对医生的文化和人文教育,成为医生职业教育中越来越重要的内容。而现实情况是,医生和病人只是嵌入在社会分工体系中的一环。但由于他们是社会医疗服务的直接接触者,因而表面上产生的矛盾最多。

  现代医学的知识生产机制和医生职业共同体内部竞争相处模式,基本上决定了现代临床医学是一个高度专业化的、以研发创新为推动力的医生高度垄断和权威的系统。对医学知识应用和实践来说,心理学和社会学这种“软科学”固然能够促使医生照顾病患的个人历史和具体情境,但也只能在有限范围内发挥作用,并不能触及现代医学这一“硬科学”的内核。

  笔者认为,内部知识生产和权力结构的转变才是让医学向社会转向掉头的根本动力。观察和把握利用这种转变动态,是医疗体制改革的重要契机。当前,正处在疾病谱从急性症和传染病转向慢性病和心理卫生疾病的过程中,对患者个人生活方式和精神健康的关注已成为医学研究和发展的一部分。这种背景下,与其强调和加强医生的人文修养,不如将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对人的理解作为医学专业知识体系的一部分,与其他医学知识有机融合。

  改革的另一个契机,是互联网和移动新媒体的普遍应用带给医疗健康的挑战。如今在网络上,医学和病患的各种知识信息随处可见,这在过去是医疗从业者的专属;患者和疑似患者通过网络形成自己的联盟,并生产出形形色色的健康亚文化,甚至出现自我医学化的集体行为。在传统医患领域内不可想象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医患服务的空间场所,从医院转向无处不在的网络社区。当前我们对医患服务的各种设定,是否还适用于网络医疗诊断?如果我们现在的医改能够对这些新问题做出前瞻式回应,可以说,这也是缓解医患冲突作为社会问题的一道曙光。

 

  (作者单位: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传播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苏春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