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两会”特别报道:四个全面
“四个全面”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发展新境界
2015年03月13日 10: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3月13日第713期 作者:周永红 字号
关键词:思维;治国理政;马克思主义;习近平;协调;从严治党;深化改革;小康社会;依法治国;实践

内容摘要:从党的十八大开始,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相继提出治国理政的“四个全面”新方略,形成了“四个全面”相辅相成、相互支撑、相互促进、相得益彰、协调推进的战略新布局。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与全面深化改革,是为实现这一总目标而设立的两大支柱,全面从严治党则是推动以上各项工作顺利开展、各项目标顺利实现的根本保证。全面深化改革的推动方式发生转变,要在“全面”和“深化”上下功夫,由过去的“生产力发展推动型”转换到“上层建筑改革引导型”,实行以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新目标的改革,不再是单纯依靠基层推动、上层适应的改革,而是顶层设计、系统谋划优先的改革。实践思维不同于理论思维,也不同于学科研究思维,它是一种社会工程思维,它的功能旨在各种实践模式设计。

关键词:思维;治国理政;马克思主义;习近平;协调;从严治党;深化改革;小康社会;依法治国;实践

作者简介:

   从党的十八大开始,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相继提出治国理政的“四个全面”新方略,形成了“四个全面”相辅相成、相互支撑、相互促进、相得益彰、协调推进的战略新布局。在“四个全面”理论框架体系之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无疑是新时期党和国家各项工作的总目标。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与全面深化改革,是为实现这一总目标而设立的两大支柱,全面从严治党则是推动以上各项工作顺利开展、各项目标顺利实现的根本保证。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集中展现了“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这一战略布局,着眼于我国发展的现实需要,回应了人民群众的热切期待。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处于引领地位的战略目标,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关键一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基本目标,重点是“全面”建设,所以就要补短板、理关系、调结构、惠民生、重公平。全面深化改革的推动方式发生转变,要在“全面”和“深化”上下功夫,由过去的“生产力发展推动型”转换到“上层建筑改革引导型”,实行以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新目标的改革,不再是单纯依靠基层推动、上层适应的改革,而是顶层设计、系统谋划优先的改革。全面依法治国,依宪治国,依法行政,改革深入到哪里,法治就跟进到哪里,形成讲规则、重秩序的社会环境,构建法治国家与法治社会。全面从严治党,以党风带政风,政风带民风,从国家生活到家庭生活,从社会生活到政治生活,建设风清、气正、人和的新生活。

  习近平总书记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从“解决温饱”到“小康水平”,从“总体小康”到“全面小康”,从“全面建设”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提出、发展和完善,是几代中国共产党人接力探索的过程。全面小康是全覆盖的小康,是经济持续增长、消除两极分化、缩小收入差距、奔向共同富裕的小康;是干部清廉、政府清廉、政治清明、社会公正的小康。我们要在经济方面更加发展,政治方面更加文明进步,文化方面更加丰富繁荣,社会方面更加和谐友善,生态方面更加绿色友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法治国家、法治社会的成果,是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国家治理的实现,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不断完善,是中国模式的不断发展成熟。

  “四个全面”的协调推进,开启了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新模式,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发展的新境界。它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新发展提供了新的实践基础和时代要求。马克思主义理论新发展的内容指向就是治国理政的新模式。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发展一定要紧紧扣住治国理政这个新实际,总结中国经验,发展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推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发展,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增加社会治理与国家治理的新篇章。

  “四个全面”协调推进是治国理政的新常态,它要求与其相适应的思维方式具有总体性思维和综合集成的特点。首先是要坚持和运用总体性思维,把系统思维和辩证思维密切结合起来。总体性思维,既要求从系统总体出发,重视顶层设计和系统设计,也要求研究系统内外的辩证矛盾,是系统思维与辩证思维的联合运用。系统思维着眼于系统联系,要充分考虑各项改革措施之间的关联性、耦合性,努力做到眼前和长远相统筹,全局和局部相配套,渐进和突破相衔接,立足全局,选准突破口。辩证思维着眼于事物的矛盾关系,揭示事物矛盾的辩证关联与有条件转化。例如,既要注重顶层设计,也要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总结基层经验;既要分好“蛋糕”,也要做大“蛋糕”;既要讲“市场的决定作用”,也要讲“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等等。然而,系统中有矛盾,进行系统思考时要运用辩证思维;同时,矛盾也具有系统性质,进行辩证分析时,要研究系统效应。所以,把系统思维和辩证思维有机地结合起来是协调推进“四个全面”的方法论要求,我们应当在实践中自觉运用。

  适应和推进“四个全面”的新常态还要坚持和运用实践思维的综合集成方式。实践思维不同于理论思维,也不同于学科研究思维,它是一种社会工程思维,它的功能旨在各种实践模式设计。它需要考虑各种规律的集合、各种价值准则的集合、实际情境的结构特点以及这三者之间的相互作用。实践模式一定是综合集成的产物。这个综合集成的产物是不可能用某一个理论命题去解释的,也不能用单一的价值准则去衡量。“四个全面”协调推进的新常态要求综合集成的思维方式。综合就意味着一定程度的取舍,集成就意味着不同元素之间存在着相互补充和支持的潜在需求。所以,自觉的取舍与积极的合作是建设性实践思维的基本特征。习近平强调“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正是实践思维的综合集成方式的体现。

  (作者系陕西省委党校哲学部副教授、陕西省哲学学会副秘书长)

作者简介

姓名:周永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