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探访谜一样的朅盘陀国
从长时段观察朅盘陀国 ——访塔吉克族文史学者马达力汗·包伦
2014年09月05日 07:1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9月5日第643期 作者:张春海 字号
关键词:塔吉克族;马达;盘陀;学者;文史

内容摘要:在外地学者眼中,马达力汗·包伦就是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以下简称“塔县”)的“资料库”、“活地图”。在塔县,他是文化名人,参与编写了有关塔吉克族、塔县的几部书。

关键词:塔吉克族;马达;盘陀;学者;文史

作者简介:

  在外地学者眼中,马达力汗·包伦就是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以下简称“塔县”)的“资料库”、“活地图”。对于该县的每一条道路,每一个达坂,马达力汉几乎了如指掌。在塔县,他是文化名人,参与编写了有关塔吉克族、塔县的几部书。

  

  记者拜访了马达力汗·包伦,话题围绕朅盘陀国展开。他有充足的实地考察经验,比如曾三登公主堡,两走齐奇克里克山口(这条路线上分布着唐代的剑末谷、不忍岭)。随着他的讲述,记者似乎又漫游在塔县的现实和历史当中。

  丝路上的朅盘陀 山中有路

  《中国社会科学报》:为什么我们今天对朅盘陀所知甚少,甚至连其建国与结束的时间都不清楚?

  马达力汗·包伦:朅盘陀又译作渴盘陀等。在今天的塔吉克语中,“渴盘陀”一词是“山上的道路”(即山路)的意思。在此前的塞种语中,该词很可能也是这个意思。而汉语中,“盘陀”有两个意思,一形容石头不平,二为曲折回旋。

  朅盘陀国的建立时间,实际也是推测出来的。公元6世纪初,北魏时代的宋云途经朅盘陀,当时的国王告诉他,自己已是第十三代国王。如果一代按照30年计算,则该国在三四百年之前已经存在,那时间可能是公元1世纪左右。不过,这种推测还有待证实。但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公元1世纪左右,石头城已经存在。

  目前,朅盘陀何时灭亡,还没有具体证据。很可能的一种情况是,吐蕃在公元8世纪向外扩张,向西一直伸展到今属巴基斯坦的吉尔吉特等地区,朅盘陀所在的地区也无法避免被占领的命运。当时在位的朅盘陀国王可能出于无奈,只能选择归附吐蕃。

  而后,唐朝为了巩固西部边疆,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其中突出的是高仙芝远征小勃律。而且,唐朝军队收复了朅盘陀国故地,在此设立了葱岭守捉。因此,此地由吐蕃统治的时间并不长。值得注意的是,今天塔吉克族先民与内地的交往时间,比朅盘陀国本身的时间都要长。清朝时,乾隆在1759年平定大小和卓叛乱,在新疆设置伊犁将军府,塔什库尔干的穆喇特伯克归顺清朝,清政府正式将塔什库尔干的塔吉克族聚居区划为叶尔羌的一个庄——色勒库尔回庄,清朝的军事、行政建制都正式建立。

  可惜的是,记载朅盘陀国的材料过于有限。只有《宋云行纪》、《大唐西域记》等书中有所记载,很难再找到新材料。在塔吉克人的记载和传说中,能找到的与该国相关的材料也非常有限。

  《中国社会科学报》:朅盘陀国是塔什库尔干及周边地区历史上的重要时期。这一古国对丝绸之路南道的运行有哪些贡献?

  马达力汗·包伦:朅盘陀国对丝绸之路运行的贡献很大。这里是古丝绸之路南道必经之地,经陆路前往大夏、古印度,都要经过此地。同时这里有连接外界的“天然孔道”,古代到天竺朝圣、取经的僧人多途经此道。

  其实,在丝绸之路开通前,这里同外界已有交往。曲曼墓地出土的琉璃珠子便是当时欧亚草原的物品,说明那时已有商品交换。

  朅盘陀国的自然条件相对逊色,资源匮乏,只能更多地从丝绸之路上的商贸中获利,比如向商旅提供住宿、收取税费等。据《大唐西域记》记载,该国罗汉将死于商路上的大商人的财物集中起来,修建了具有慈善性质的福舍(福舍也承担驿站功能)等,说明该国很重视贸易交流。在齐奇克里克山口,斯坦因曾发现古驿站遗址,认为这很可能是朅盘陀国王修建的。我也曾前去考察,发现其很多特征与玄奘记载相符。

  在塔县县城以南大约70公里处,位于山上的公主堡是一座要塞,居高临下,扼守要冲,可以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公主堡所在的山峰之下、河对岸是一座古城,叫作“乌加克布依”。这也与玄奘的记载相符:公主居住在山上,护卫她的军队居住在山下。

  从下坂地到朅盘陀 断中有续

  《中国社会科学报》:香宝宝墓地和目前正在发掘的曲曼墓地拜火教遗址等遗存,与后来的朅盘陀国之间,有无直接联系?

  马达力汗·包伦:从现有文献材料中未能发现直接联系的证据。这些先民所属的民族,也没有相关文献记载,现有材料多是零星的汉文文献。这些先后存在的人群之间,似乎没有连续性。

  但是,从整体延续上来讲,下坂地墓地、香宝宝墓地与曲曼墓地,都说明很早以前,塔吉克族的祖先就在这里生活、游牧。塔吉克族先人属于伊朗语民族,具体讲属于塞种人(Sake,又作“塞种”、“塞人”、“塞克”等)。除了于阗、疏勒外,莎车也可能是塞种人。还有,莎车当时的读音可能就是“塞克”(即Sake的发音)。

  现在的塔吉克族,在人种上也属于欧罗巴人种地中海语系。最新研究成果认为,古代伊朗语民族在中亚地区分成两种,一种是定居居民,逐渐成为波斯人;另一种是定居游牧人,被称为“图兰人”,图兰人实际就是塞克人。他们的活动范围很广,可能从祁连山到地中海都有过他们的身影。或者说,在欧亚草原的广大地域,都曾有过塞克人的足迹。因此,塔吉克族先人也是塞种人。在帕米尔东麓,塔县与周围的瓦罕等地,都曾是塞种人居住之地,且这些地方的居民都融合在一起。此外,其语言与曾流行于今天和田地区的于阗塞语很接近。这些都有语言和文献证据。下坂地墓地、香宝宝墓地、曲曼墓地的墓主,在人类学上都属于塞种人,这表明在汉代以前,这里的居民都是塞克人。

  国际上一般认为,拜火教发源于古波斯。实际上这种看法有待商榷。信仰拜火教的居民使用东伊朗语,而波斯国使用西伊朗语。帕米尔从地理位置、自然条件等角度,都不具备创造大型宗教的条件。因为信仰一神教,往往需要一个强大、统一的国家作为基础,而帕米尔往往处于各国分立的状态。拜火教的创始人琐罗亚斯德(即查拉图斯特拉)在传教时受阻,最后依靠的就是国王维斯塔巴的皈依和支持。拜火教很可能起源于古大夏,主要是在今阿富汗的巴尔赫发源,那里距离今天的塔县路程并不远。拜火教诞生后,可能没用多长时间就传播到今天的塔什库尔干,且两地居民的语言都属东伊朗语,便于彼此交流,这也是拜火教在塔什库尔干地区传播的有利条件之一。

作者简介

姓名:张春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