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探秘消失古国之七
创新性解读古蜀文明生长点为研究关键 访四川省巴蜀文化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谭继和
2013年12月09日 14:2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12月6日第533期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郭潇雅 吴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古蜀国有关三王二帝的历史记载流传下来的多为神话和传说,单凭文献很难构筑古蜀国发展的历史框架和脉络。而成都平原发现的“自成一系的古蜀文化区系”,使我们对这个区系及其各类型的衍变有了清晰认识,这就为科学解读古蜀国历史提供了依据。但二者如何对接,仍存异见。

   

  宝墩文化、三星堆文化、金沙十二桥文化、晚期古巴蜀文化勾勒出古蜀国考古文化发展区系,它们也是“蜀中考古的生长点”。对这些遗址进行历史文化解读的见解很多,各家观点不一。如何对古蜀国历史和文化进行创新性解读,成为当前古蜀国及其文化研究的关键。就这一问题,记者近日采访了四川省巴蜀文化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谭继和。

  用本土创新性理论对接历史框架与考古系列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认为,古蜀国三王二帝的历史框架与文化脉络如何与古蜀国考古文化系列发展链条对接?如何运用区系类型说来解读古蜀国文化呢?

  谭继和:古蜀国有关三王二帝的历史记载流传下来的多为神话和传说,单凭文献很难构筑古蜀国发展的历史框架和脉络。而成都平原发现的“自成一系的古蜀文化区系”,使我们对这个区系及其各类型的衍变有了清晰认识,这就为科学解读古蜀国历史提供了依据。但二者如何对接,仍存异见。

  我认为这种异见并非具体史料的分歧所致,而是研究理论、方法和路径不同造成的。有的学者主张用西方文化政教合一的神权政治理论来解析古蜀国,无异于南辕北辙,因为古代中国从来没有高于王权的宗教,古蜀国也从来没有神权政治的文献记载。在对三星堆青铜文明的解读方面,有人认为是从古巴比伦来的,甚至是犹太人带来的,这是缺乏科学常识的判断,因为中西青铜器铸造技术完全不一样,西方为失蜡法,中国是复合范(模子)。把三星堆和金沙遗址装入西方文明理论和文化模式的框内进行研究,是走不通的。只有坚持中国文化话语权,才能对古蜀国的文化渊源、文化特征和发展道路作出自己的创新性解读。关于这一点,苏秉琦提出的“中国考古学文化区系类型学说”和“中国古代国家形成的系列概念”值得学习和运用。

  古蜀国文明有自己悠久而独立的始源、文化特征和独特发展道路。用“鼎鬲不同源说”看,它既不同于仰韶彩陶区系,又不同于龙山黑陶区系,是一支自成序列的新文化,有自己成长为古城、古国、古方国的独特路径。苏秉琦提出的文明谱系理论认为,蜀文明至少有四五万年以上的文化根系,以资阳人为代表。蜀文明还有“岷山导江,东别为沱”的治水传统,这为天府农耕文化奠定了生息的土壤。这些都可看作是古蜀文明话语权的创新性解读。

   

  古蜀文明精神世界以仙化思维为特征

  《中国社会科学报》:奇特夸张的青铜艺术、侈丽雍容的金箔技艺,是三星堆文化和十二桥文化金沙遗址的明珠,它们构成古蜀国神秘的艺术世界,折射出古蜀人特异的文化心理。请问古蜀人的精神世界有什么特征?

  谭继和:文化创造来源于文化想象力,想象力越奇特,文化创造的成果越丰富多彩。环洞庭湖和四川盆地文化区系同属于巫文化区域,但楚、巴、蜀的文化想象力各有地域特点。楚文化重神巫,巴文化重巫鬼,蜀文化重神仙和神器,同中原文化区系重礼制、重礼器有所不同。

  蜀王五代都有仙化传说。蚕丛等三王“皆得仙道”,杜宇帝有魂化啼血杜鹃的仙化故事,开明帝有守天门的开明兽故事。这些仙化故事正好同三星堆、金沙的奇特器物相印证。古蜀国是仙源故乡,是中国神仙说最早产生之地。道教在蜀中创立就植根于3000年前古蜀仙道流传的土壤上。古蜀人接受了殷墟青铜铸造术,但并不铸造具有中原特征的鼎簋等重礼器,而是奇诡仙人、神人和神器造型,这些都出自蜀人独有的仙化思维,这是古蜀文化想象力的创新。这个创新形成了蜀人浪漫主义的传统。西蜀自古出文宗,从司马相如、陈子昂、李白、苏轼、杨升庵到郭沫若,都受到磊落奇瑰、迷离梦幻的古蜀仙化思维影响,是三星堆人精神世界和神仙信仰的直接传承。

   

  ■古蜀人接受了殷墟青铜铸造术,但并不铸造具有中原特征的鼎簋等重礼器,而是奇诡仙人、神人和神器造型。图为戴金面罩青铜人头像。

  古蜀国流向中原华夏文明

  《中国社会科学报》:古蜀国文明有悠久而独立的始源,它同华夏文明有何关系?

  谭继和:古蜀国文化是中华民族大文化体系百花园里的一支亚文化。宝墩文化、三星堆文化以及金沙的文化面貌,同中原二里头文化、二里岗文化以及东方的良渚文化、南方的楚文化有很多共同点。相较而言,古蜀文明与中原华夏文明的认同点应多于相异点,以往的研究工作对此估计偏低。考古证明,古蜀文明是同整体大文化有认同感和向心凝聚素质的区系文化,它多于本区系相异的独立性,因而古蜀国文化很早就表现出向华夏整体主流文化凝心和聚力的流向。古蜀文明起源、发展以及同巴文化联结为文化共同体的过程,同时也就是从黄帝到夏商周的华夏文明实现最广泛最深刻的文化认同的历史进程。

  三星堆发现海贝近4600枚,可能是同南海直接交换来的,但也不排除间接接受殷墟文化入海交换而来的可能性。把三星堆文明同古蜀商道联系起来解读是有意义的。正如苏秉琦先生说:“四川的古文化与汉中、关中、江汉以至南亚次大陆都有关系,就中国与南亚的关系看,四川可以说是‘龙头’。”《史记·天官书》说:“中国山川东北流,其维首在陇蜀,尾没于勃碣。”陇与蜀所在的岷山是中国山川文化的龙首,是江源文明的发生地。研究古蜀国“龙首”的特殊价值,应该是古蜀国研究史有待深入并饶有兴味的问题。

作者简介

姓名: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郭潇雅 吴运亮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