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探秘消失古国之二 走进高昌
吐鲁番文书蕴藏着一部高昌细节史
2013年12月11日 15:0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7月5日第471期 作者:张春海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吐鲁番出土文献比敦煌更为丰富多彩,这些文书构成了吐鲁番研究的文献基础,使得一部细节历史能被今天的研究者窥到。 

   

 

   

  张雄复原像

  

  1959—1975年,阿斯塔那古墓的考古发掘发现了大批吐鲁番文书,极大丰富了高昌国、唐西州等时期的史料。

  

   

 

  在吐鲁番这座考古宝地,除了地上的故城、石窟等遗址外,地下还埋藏着一部高昌的细节历史。阿斯塔那古墓被誉为“地下博物馆”,拥有各种各样令人眼花缭乱的随葬品,以及举世瞩目的文书。这些文书从幽冥世界为今天的研究者携回昔日王朝的真实信息,令人赞叹。另外,在石窟寺等地,也有各种语言的文书出土。研究者认为,吐鲁番出土文献比敦煌更为丰富多彩,这些文书构成了吐鲁番研究的文献基础,使得一部细节历史能被今天的研究者窥到。

  吐鲁番文书高昌国的细节宝库

  关于高昌的历史情况,史书记载很少。近代,有学者曾用1949年前出土的资料以恢复高昌的历史面目,但终因资料贫乏而无法深入。

  1959—1975年,阿斯塔那、哈拉和卓出土了大量文书。唐长孺先生主持了整理工作,这项工作也培养、锻炼了几代唐史研究者。今天,多位唐史研究翘楚受惠于该项整理工作。这批重要文献资料,对深入研究高昌(主要是麹氏高昌)的行政体制、经济生活、赋役制度、宗教信仰、文化艺术以及麹氏高昌与突厥,中原王朝与西域、突厥间的关系,都有重要价值。

  此外,由于当时纸品珍贵,存在反复使用纸品的现象。文书等常常被制作为纸鞋、纸帽甚至纸棺埋入地下。纸鞋、纸帽、帽圈等纸制品,大部分都用官司文书粘成,拆出的文书有400余件。内容包括契券、启状、簿籍、条记、账单、公文、寺院文书、随葬衣物疏、谱牒等,是目前国内外研究高昌的重要资料。对这种“特殊文献”,研究者面临两难选择:是保留纸制品还是拆开来利用文书?一旦拆开就无法复原;如果不拆,则无法看到文书内容。

  近年来,在吐鲁番学研究院主导下,吐鲁番文书又有新收获,并由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荣新江等主持了整理工作。

  学者表示,高昌、交河出土的大量汉文文书,使学者对从高昌郡、高昌国到唐西州、高昌回鹘的历史与文化的了解,远远超越了古代文献记录的内容。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孟宪实表示,往来吐鲁番的商人,他们经营的商品,丝绸贸易的大量存在,以及当地政府从中所得的贸易税收等,都在吐鲁番出土文书中有表现。古代民族与宗教本来就是丝绸之路上的常客,这些都在吐鲁番出土文书上有记录。通过吐鲁番出土文书,我们可以获取的历史信息实在太丰富,难以尽说。

  吐鲁番博物馆专门设立了文书展厅,并对馆藏文书进行数字化处理,便于学者研究、解读。吐鲁番学研究院副研究员张永兵介绍说,吐鲁番地区发现的文书不仅史料价值丰富,其书法艺术价值也值得重视。

  阿斯塔那古墓群一座地下博物馆

  记者慕名来到阿斯塔那墓群,远远看到一座伏羲、女娲雕像。伏羲、女娲人身蛇尾,一人持规,一人持矩,象征开辟宇宙,周围有日月星辰。即使高昌国的墓葬,也有鲜明的汉族文化色彩,许多元素都来自河西走廊的汉族。

  《新疆考古三十年》记载,1959—1977年,考古工作者共清理了北魏到唐初高昌国时期的墓葬115座;另有26座与唐墓合编,统计在唐墓内,但有高昌王朝时期的文物。墓室近方形,四壁规整,平顶,少量墓室顶有覆斗形。墓室后部起土台,土台上铺苇席,尸体置席上或者木板上,少量木棺。后壁或室顶挂麻、绢制伏羲、女娲画像。普遍于墓道口埋置墓志,一般均在方砖上书写或刻制志文,说明死者姓名、身份、入葬年月。出土文物主要有陶器、木器、纸质明器(纸鞋、纸帽、纸腰带等)、各种织物、铜镜、眼罩和各种面食。钱币有“五铢当千”、“五铢”、“高昌吉利”与波斯银币、东罗马金币等。其中织物主要为丝、麻、棉。可以看到“联珠鹿纹”、“联珠对鸟纹”等图案。联珠圈内有鸟、孔雀、鹿纹,采用纬线显花,该技法和图案是中亚、西亚地区流行的。不过,这一时期丝织品仍沿着丝绸之路来自中原地区。出土的文书中曾见到“疏勒棉”、“丘兹(即龟兹)锦”等记载,说明在这一时期,新疆本地已有织造中心。

  墓群中目前开放的只有三座墓室。走入墓室,仿佛穿越了千年光阴。墓室形制相对简单,斜坡墓道,有耳室,后壁有壁画,壁下有土台。在一座墓中还有一对夫妻的干尸陈列。

  据悉,在哈拉和卓,有更为广大的墓葬群尚未发掘,如果进一步发掘,可能有更为丰富多样的文物出土。

  张雄干尸英豪之气今犹在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找回西域昨日辉煌”陈列中,游客对诸多来自阿斯塔那古墓的文物惊诧不已,泥俑、镇墓兽等多姿多彩的文物展现了这座地下宝库的风采。此外,张雄干尸陈列于该馆的干尸展厅。隔着玻璃展柜,可见张雄的胸膛饱满,面带刚毅;两腿略成“O”形,这是戎马生涯留下的痕迹,今天在一些少数民族的骑手身上仍然存在。

  张雄为高昌大将,出身名门,掌握大权,曾审时度势而力劝麹文泰不要与唐太宗作对而倒向西突厥,但是其忠言不为麹文泰接受,最终抑郁而逝。其后几年,不出张雄所料,一场灾祸从东方而来。侯君集率大军兵临城下,而西突厥不发兵救援,麹文泰惊忧交加,在城破前去世。其继子登位后,仍无援兵,狂澜难挽,只有开城请降。从此,高昌归降唐朝,成为西州。

  张雄一家为唐朝立下汗马功劳。张雄之妻晚于张雄多年去世,其墓葬明器制作由其子主持,风格深受中原文化影响,此时随葬品丰富,表明在唐西州时期,高昌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远非麹氏高昌时期所能相比。

作者简介

姓名:张春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