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探秘消失古国之一 走进龟兹
揭开龟兹的神秘面纱需要薪火相传 ——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古迹保护中心研究员张平
2013年12月17日 09:3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6月21日第465期 作者:张春海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记者来到张平的工作间,在摆满新疆各地区方志的书架前,谈起龟兹文物考古和保护。他告诉记者,对于库车的史地考古研究需要在继承前人工作的基础上一步步走下去。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古迹保护中心研究员张平对龟兹文明情有独钟,20余年来他多次参加和主持龟兹考古的调查、发掘、研究以及文物保护工作,对龟兹研究的成果结集为《龟兹文明——龟兹史地考古研究》一书。2010年,库车成功申报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张平作为学术顾问参与为期20年的《库车县文物总体保护规划》的编制。

  从库车经吐鲁番返回乌鲁木齐后,记者来到张平的工作间,在摆满新疆各地区方志的书架前,谈起龟兹文物考古和保护。他告诉记者,对于库车的史地考古研究需要在继承前人工作的基础上一步步走下去。

  库车是龟兹的中心

  《中国社会科学报》:库车县的皮朗古城遗址名为“龟兹故城”,有学者认为库车是龟兹的中心,这一看法有何依据?

  张平:从两汉时期直至魏晋南北朝乃至隋唐时期,龟兹的中心始终在今库车无疑。证据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从历史地理角度来看,库车西边为渭干河,东边为库车河,中心正好处于两河流域。我们知道,世界著名的古代文明都处在大江、大河流域。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是古巴比伦文明的摇篮;中国古文明发源于黄河、长江流域;印度也是如此,处在印度河、恒河流域。

  其次,龟兹故地的一些著名佛教遗址,都沿着雀勒塔格山围绕着库车而分布,比如盐水沟的克孜尔尕哈、苏巴什,东边的森木塞姆和中间玄奘所说的阿奢理大寺等石窟、寺庙遗址。经过碳14测定,这些遗址所处的年代正是龟兹国时期。

  再次,从考古调查、发掘来看,今天龟兹故城城墙还有保存比较好的马面。1907年,法国探险家伯希和在库车古城遗址发掘时摄有照片,收入《都勒都尔—阿乎尔和苏巴什》;斯坦因第三次中亚考察,从敦煌返回时经过库车,测绘了这段城墙,报告中也收入这段城墙的照片。从他们的照片可以看出,100多年前城墙保存得相当好。

  此外,现在龟兹故城中有皮朗墩、洛喀依墩、萨克萨克墩三处人工高台建筑遗址,规模都非常大,其中,皮朗墩残高20多米,方圆60多米,故城城垣的范围与《大唐西域记》记载的 “大城周十七八里”相符合,这也能为龟兹都城位置提供实证支持。

  库车县城由于洪水泥沙淤积严重,古代的文化层多处于今天地表数米之下。2006年,友谊路地下街建设时,发掘出的晋十六国的墓地正好位于库车老城的东郊,在东城墙垣的外面。近两年来,在棚户区改造中曾出土过大量古代钱币。如2012年出土了1万多枚钱币,以龟兹地方铸币为主;今年4月23日,库车在进行棚户区改造时,又出土了1万多枚唐代钱币,年号从开元到乾元,这么大的数量,性质肯定是窖藏。这与汉唐长安窖藏的规律是相同的,也是库车为龟兹中心的佐证之一。

  多方例证都表明,龟兹中心在今库车且大体没有变过。

  得龟兹可以控制西域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西域,龟兹不仅是佛教的中心之一,而且是汉唐经营西域的重要据点,您怎么看待龟兹的历史地位?

  张平:《汉书·西域传》记载,龟兹人口8万,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今天新疆的一些县的人数。龟兹矿产资源丰富,雀勒塔格山和库车河谷中有煤、铁、铜,而且铁矿、铜矿埋藏较浅,便于开发。龟兹的科技、生产力水平高,且好武,所以到东汉魏晋时期,能够兼并如东边的轮台、乌垒,西面的姑墨、温宿等周边的小国。龟兹位于西域的中心位置,强盛时,其面积约相当于今天的河北省,依靠天时、地利、资源,雄踞丝绸之路,为西域的霸主。

  龟兹的地位受到历代经营西域的中原王朝的重视。东汉时,班超从喀什、和田南下,当时龟兹还为匈奴所裹挟。《后汉书·班超传》记载,公元75年,班超上疏请兵,称“若得龟兹,则西域未服者百分之一耳”,陈述得龟兹可以控制西域。

  贞观十四年(640),侯君集平定高昌后设立西州,当时安西都护府府治设在交河;贞观二十二年(648),也是出于与班超同样的考虑,安西都护府府治又迁至龟兹。这是唐王朝治理西亚、中亚的前沿最高权力机构。唐安西都护府这一时期,对于西域和龟兹都是很重要的历史时期。安西都护府设置时,向西管辖范围到波斯都督府(在今伊朗)。到武则天时期,才设立北庭都护府,分天山南北,而安西都护府一直是西域管辖范围最大的都护府。

  继承前辈的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报》:黄文弼先生被称为“中国新疆考古第一人”,今天,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他的库车考古发掘?

  张平:1992年,在乌鲁木齐市召开了“20世纪西域考察与研究”国际学术讨论会。与会中外专家均认为,中瑞联合西北科学考察是两国政府、专家第一次平等互利的考察。黄文弼先生参与中瑞联合西北科学考察团,在艰难的条件下开展工作,是新疆考古的先驱,被称为“中国新疆考古第一人”,应给予充分肯定。

  1928年、1957—1958年,他先后两次到库车开展考古发掘,其研究成果收入《塔里木盆地考古记》、《中国新疆考古发掘报告(1957—1958)》等书。对于库车等地的考古研究,他做出的开创性工作应得到后辈继承。

  有关专家和文物部门的负责同志感叹,库车的考古工作太薄弱,出土的实物例证太少。可以肯定的是,揭开覆盖于龟兹历史、文化之上神秘面纱,还需要很长的时间,需要一步步扎实开展工作。

作者简介

姓名:张春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