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探秘“野人”
神农架“野人”寻踪尚未有直接证据的突破
2013年12月20日 15:0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12月20日第539期 作者:明海英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从20世纪70年代初一直坚持到现在,黎国华是最坚定的民间“野人”考察者之一。近40年来,他不仅考察了神农架林区,还走访了周边的大巴山,竹山、竹西,巫山、巫溪等县,调查了90多个自然村,探索了几百个洞穴。

  1976年5月14日,神农架林区党委干部目睹“野人”事件,引起了国内外专家对神农架野人的关注,促成了其后大规模的“野人”考察。

  1976年6月15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黄万波、张振标等率专家组抵达神农架。同年9月,由27人组成的“野人”考察队,对神农架进行了历时60天的考察。调查认为,要彻底弄清“野人”问题,还必须加强力量,继续进行相当规模的、长期的、更加深入的考察。

  1977年,来自全国大专院校、科研单位、自然博物馆、动物园的科学家和神农架林区的科技人员、地方干部、有经验的猎手等110人对以神农架为中心的大巴山、巫山原始森林进行了大规模的多学科综合考察。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秘书长王善才告诉记者,这次历时1年的考察,除金丝猴的重大发现外,未获得“野人”存在的客观证据。

  1980年5月至1981年底,考察者又进行了第三次大规模考察,但仍未有突破。此后,大规模的、国家组织的考察停了下来。

  全国掀起“野人”探索热

  20世纪70年代末,在神农架的大规模“野人”考察背景下,许多地区,如云南、贵州、四川、陕西等,也陆续出现关于“野人”的传闻和线索。“野人”考察爱好者、新疆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袁国映介绍说,那时,群众自发组织的“野人”调查和考察活动,涉及了许多偏远山区及人迹罕至的森林和高原地带,形成了一种异乎寻常的“野人”探索热。

  在大规模的“野人”考察中,找到的只是毛发、粪便、脚印等间接材料。已故的“野人”考察者刘民壮在《神农架“野人”考察新进展》中提到,截至20世纪80年代初期,已知的“野人”目击者有300余人,发现的30厘米以上的赤脚脚印2000余个,搜集到10余份“野人”毛样本,计3000余根,另外还有在“野人”活动地区发现的粪便、窝、食物残渣等样本。在此后的民间“野人”考察中,虽然“野人”目击事件时有发生,但在直接证据上仍没有突破。此后,一些人渐渐退出考察,而另一些人坚持了下来。

  资金缺乏掣肘“野人”考察

  神农架林区神农文化研究会会长陈人麟告诉记者:“虽然从1981年后,就没有国家组织的神农架‘野人’考察了,但‘野人’考察在神农架一直没有停止过。”记者也从神农架林区宣传部了解到,现在主要是一些民间组织、单位、个人自发的考察。

  王善才认为,“野人”是重大的学术问题,“野人”考察是科学、严肃的事情,重在实地考察。然而,由于缺乏经验,当时有些考察方法不得当,例如有的像指挥员指挥打仗,运用剿匪式的考察方法。王善才建议,考察队员应完全融入到原始森林中去生活,采取动静结合的考察方式,以静态观察为主。

  对于王善才的建议,有近40年“野人”考察经验的民间考察者黎国华深为认同。他基本就是践行这种考察方式。“一般是一个人,最多找一个搭档,进山后先观察,动静结合。”黎国华说,人在森林里面,根本不说话,慢慢地走,悄悄地观察,完全化为自然中的一员。

  神农架林区政府新闻办公室主任罗永斌表示,可以对多年来的目击事件进行统计学分析,如目击时间、地点等。在分析的基础上,有针对性地在可能出现“野人”的地点进行重点观察,再辅以科技手段监测。

  很多考察者认为,当前考察面临的主要困难是缺乏资金。在黎国华家简朴的客厅里,他告诉记者:“我41岁结婚时,是光身一个人和几百本考察、探险笔记。连身上的衣服都是考察队友、父母、兄弟姐妹资助的。”黎国华遗憾地说,由于缺少资金,没有长焦距镜头,在多次远距离目击中没能留下直接证据。

  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奇异珍稀动物专业委员会徐晓光表示,考察需要红外拍摄仪等高科技设备,这些都需要资金支持。

  王善才告诉记者:“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于2009年11月就成立了,然而由于缺少资金支持,到现在也没能进山。”

  一辈子行走在寻觅“野人”的路上

  从20世纪70年代初一直坚持到现在,黎国华是最坚定的民间“野人”考察者之一。近40年来,他不仅考察了神农架林区,还走访了周边的大巴山,竹山、竹西,巫山、巫溪等县,调查了90多个自然村,探索了几百个洞穴。

  黎国华向记者讲述了他考察的经历,每次背上帐篷、睡袋、干粮,进山一呆就是几个月。蹲山洞、爬悬崖、窝雪地是常有的事情。有一回,在森林里呆太久了,他还被当地民众误认为是流窜犯而进行搜捕。他回忆称,有一次夜晚下暴雨,雨水把充气帐篷压塌了。帐篷里全是水,帐篷外则电闪雷鸣。怕有生命危险,他不敢出帐篷,就顶着帐篷站了一夜。

  “好多次我都是死里逃生,完全是用生命在拼搏。”黎国华感慨地说。1993年的一次考察中,他摘野果时摔下了悬崖。同行高度近视的考察者李孜冒着暴雨跑了70多公里去找人把黎国华抬下了山,“那次,昏迷了两天才醒。我有十多次大难不死的经历。每次受伤,都是被人抬下山”。

  “由于‘野人’考察时间拖得太长,总是没有进展,很多人打了退堂鼓,但也有一些人用生命奋斗着、努力着。” 黎国华对记者说,有些人在“野人”考察中倾家荡产,有人变成了残废,甚至有人献出了生命……

作者简介

姓名:明海英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