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探秘“野人”
或许只是一个传说 考察尤显必要
2013年12月20日 15: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12月20日第539期 作者:明海英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这个不时被目击的人形动物到底是什么呢?不管它是未知动物,还是已知动物,在没有弄清楚之前,“野人”考察者在艰苦的环境下探索,值得尊重。对“野人”问题的研究也需要进一步探索,以寻求更多的证据。

  在神农架林区的松柏镇、红萍镇、木鱼镇等多个村庄,当地百姓从小就听着“野人”的故事长大。一般小孩哭闹,大人就说,“莫哭,再哭就把‘野人’嘎嘎哭来咯”。有关“野人”的传说千奇百怪,甚至有“野人”毛发可以辟邪说。村民戴铭说,有老百姓把捡到的“野人”毛发收集起来,放在家里辟邪。当地最广为人知的一个说法是:“野人”会抓住人的双臂不放,并且高兴得笑昏过去,等醒过来就吃人。所以,山民进山要携带一副竹筒,万一碰上“野人”,双臂套上,等“野人”抓住双臂、笑昏过去后,从竹筒中退出双臂、逃走。

  多数听着“野人”传说长大的被访者说,小时候不知道辨别真伪,也不会去思考“野人”是否真的存在。慢慢长大,能分辨了,就认为只是个传说而已。

  虽然神农架时常传出“野人”目击事件,但目击者描述的目击现场经常会遭到质疑。见到“野人”,也会被视为是件晦气事。1994年夏天,塔坪村村主任钟林在村子旁边的山上看到了“野人”,当时17岁的他被吓坏了,回家后没敢告诉任何人。后来,他的一条腿老是无缘无故疼,四处求医无效;有几年运气也特别差。他把这些霉运都归结为因为看到了“野人”。

  对神农架不时传出的“野人”目击事件,外界有多种猜测。“野人”问题也引发了很多争论,成了一个敏感话题。一些“野人”目击者、考察者,即所谓的“有野派”遭到很多质疑。采访中,记者感受到,他们特别希望能够予以澄清。而“无野派”,听到“野人”二字,不容解释就匆忙拒绝。有位动物学学者严肃地对记者说,“我是研究科学的”。

  “有野派”和“无野派”的分歧是:“无野派”认为那种科学定义上的“野人”不存在,即“野人”可能是科学上一种尚未知晓的猿类的证据还不足;“有野派”针对的则是目击者真切看到的,那个目前还没有弄清楚的、类似人的、两腿走路的动物。

  这个不时被目击的人形动物到底是什么呢?不管它是未知动物,还是已知动物,在没有弄清楚之前,“野人”考察者在艰苦的环境下探索,值得尊重。对“野人”问题的研究也需要进一步探索,以寻求更多的证据。

作者简介

姓名:明海英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