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探访海南黎族文化
走进深邃古远的黎族文化
2013年12月10日 14:1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7月19日第477期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谢方 冯爱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黎族文化除继承百越民族文化的文身、贯首衣、儋耳、水稻耕作、树皮布、织贝等传统外,还拥有自己的特色文化,比如民歌民谣、音乐舞蹈、工艺美术、黎医黎药、历法、自然宗教、木鼓、敬雷崇蛇、氏族墓地、钻木取火、船形屋、独木器、黎锦、制陶、渔猎等等。

  时至今日,深邃而古远的黎族文化仍然在黎族社会中有着很大影响。黎族文化除继承百越民族文化的文身、贯首衣、儋耳、水稻耕作、树皮布、织贝等传统外,还拥有自己的特色文化,比如民歌民谣、音乐舞蹈、工艺美术、黎医黎药、历法、自然宗教、木鼓、敬雷崇蛇、氏族墓地、钻木取火、船形屋、独木器、黎锦、制陶、渔猎等等。

  探寻海南岛原始居民起源

  2013年春季,海南省陵水地区发现大面积史前遗址的消息引起各界关注。关于海南岛最早的居民来自哪里,一直存有争论:“南来说”,“北来说”,甚至还有“西来说”。专家们认为,陵水史前遗址的出现或可解答这一问题。这也让本报记者对黎族神秘的历史与文化产生了好奇和向往。

  德国人类学家史图博曾提出“南来说”,认为海南最早的人类来自于南洋各民族,因为黎族的文化与印度尼西亚古代马来民十分类似。但也有学者提出“北来说”,持此观点的学者通常认为海南黎族的祖先是我国古代越族的一支,即骆越,他们约三千年前从我国南方沿海大陆地区陆续迁到海南岛。海南省博物馆馆长、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丘刚向记者介绍,除此“两源说”,还有“多源说”等。

  黎族主要分布在海南岛的中南部地区,其中包括三亚市、五指山市、东方市、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陵水黎族自治县、乐东黎族自治县、昌江黎族自治县、白沙黎族自治县。据资料统计,这9个市县的土地面积为1.66万平方公里,占全省土地总面积的48.8%。北部地区的万宁市北大、南桥、三更罗、长丰、礼纪等镇,儋州市的南丰、雅星、兰洋等镇,屯昌县的南坤镇,琼海市的会山镇以及海口市、澄迈县等地,也有相当数量的黎族人居住。

  体验黎族生活

  4月初的海南,烈日当头,白天平均气温已在30摄氏度左右。由于清明将至,祭祖先成为海南人心中的头等大事,海口市繁华街区的不少商店都已暂停营业。此时此刻,在哪里可以见到典型的黎族文化?

  海南省民族学会副会长、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信息中心主任王建成建议走访乐东黎族自治县,并介绍了黎族大姐王秀芹做“向导”。

  乐东黎族自治县位于海南岛的西南部,主要有黎族的哈、杞两种方言。由于居住区域、语言以及生活习俗均有差异,乐东又自然而然地分为若干次方言区(或土语支),成为黎族文化最为丰富的地方。

  从海口出发,经过7个小时车程,记者到达乐东。如果不是知道自己身处黎族自治县,记者眼前所见真的只是一个寻常的小县城——商业街、连锁服装店、强劲的音乐,嗅不到任何少数民族的气息。

  原海南省副省长、现任海南省民族学会会长王学萍告诉记者,在海南各县级地区,没有纯黎族的地方。虽然还有纯黎族的自然村寨,但没有纯黎族的乡镇。

  没过多久,王秀芹前来与记者碰头,去往乐东罗活黎锦工艺专业合作社。在合作社的平房里,陈列着黎族特色的各种物品,黎族服饰、纺织工具、渔业和农业生产工具,还有黎族陶器、生活用品等。王大姐告诉记者,这里的物品总数量约1万多件,都是她从附近县的一些黎族村寨收购的。从10多岁开始,王秀芹就对这些物品着迷,收藏了一部分,工作以后,她越发有意识地到临近市县的黎族村寨收集这些即将消失的物品。村民们一般会免费给她,有时候她也花钱收购。

  近年来,根据海南省保护民族文化遗产的一些政策,她和朋友一起创办了罗活黎锦工艺专业合作社。这个地方一方面展览她所收藏的民族物品,另一方面邀请附近村子里懂传统手工艺的老人来纺织黎锦,并不定期开办培训班,组织村里有兴趣的小孩来学习。在合作社上班的老人,由合作社包吃住,每月发工资。合作社生产的民族服饰主要卖给游客,每年三月三等大型节日活动时是销售高峰。

  在合作社凉棚工作的两位老人讲黎语,无法与记者直接进行语言交流,但她们很热情,放下手中的工作,给记者展示她们的文身,并非常配合地当起了“模特”。

  见识了文身、黎锦和其他一些黎族文化元素后,记者进一步提出想探访黎族原始文化。王大姐说,近年来,省里组织民房改造后,黎族人已经从原始的“船形屋”搬出,“大家都居瓦房或平房,也有建楼房的”。船形屋是黎族村落中最古老的一种住房形式,因其外形如一只倒扣起来的船而得名。这些黎族船形屋以树干作为支架,竹竿编墙,稻草黄泥做外墙,房顶戴一顶细密的“草帽”,看起来像倒扣在屋顶的船。

  午饭后,王大姐带记者来到还留有船形屋的黎族村寨。椰林之中,无际蓝天之下,村寨弥漫的一种原始力量让人为之心动。“船形屋还在,但人早就搬走了。”王大姐指着一处房子对记者说。

  黎族人是何时开始建造船形屋的?当地老人们讲述了一个故事:相传,雅丹公主因触犯家规受到惩治,被其父皇置于一条船上,顺水流到一个孤岛。公主为了躲避风雨、防御野兽,上山砍来几根木桩,竖立在海滩上,然后把小船拉上岸,底朝天放到木桩上做屋顶,又割来茅草遮住四周,白日外出,夜晚睡于船形屋中。后来船板烂了,她割来茅草盖顶。这就是如今黎族船形屋的来历。

  相处半日后,王大姐的几位黎族家人在院落中支起了圆桌,为记者准备特色晚餐:芒果煮小海鱼、红烧鸡、自酿米酒等。黎族老乡们还给记者讲述了黎族的酒文化。

  对于热爱生活、性格豪爽的黎族人,酒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饮品。节日、婚娶、丧葬、入新屋、生育和举行宗教仪式等,都要饮酒,敬酒对歌往往通宵达旦。春节时,每家院落大开,人们通常会一家一户轮流喝起来,直至天亮。黎族人不仅喜爱饮酒,还十分擅长酿酒,酿酒是黎族家庭手工业的一项重要内容。黎族的酿酒不仅历史悠久,而且方法独特。

  酒和当地人的生活息息相关,融进了他们的血液,也体现了一些独特习俗。记者在王秀芹的一个亲戚家,见到一只高约四五十厘米的酒缸,小口,土黄色。缸上有六只动物图案,模糊辨认有牛、狗、鹿、青蛙等。酒缸的主人告诉我们,这个缸是家族流传下来的,原有一对,现在只剩一只。酒缸用于酿造、贮存米酒,满了就埋在地下,贮存时间三个月到十年不等。如果村中有人感冒生病,就会来买这个缸里存着的酒,等病好了,再买酒来还到这个缸里。这个酒缸时时都要有酒,不能空着,而且绝对不能拿出门,即使倒酒也是倒换到别的缸里拿出去,缸始终保留在家中。

  黎学研究尚有较多欠缺

  因为没有本民族的文字,古代黎族的历史文化主要记录在汉文中。周秦时代,史籍所称的“雕题”、“儋耳”或“离耳”、“穿胸国”或“贯胸国”等,就是最早关于黎族的记载,反映当时黎族的先民文身、佩戴大耳环、穿贯首衣的习俗。

  汉代以降,内地人对黎族了解和认识逐渐增多。从汉至民国,涉及黎族的著作、文章多达千种以上。到了宋代,文人对黎族的居住、生产、生活、服饰、文身、音乐、舞蹈、婚姻、丧葬、宗教以及民族特征等有较多的记载。明清时期,官方志书对黎情记载日详。

  总的来说,历史上封建统治者及其文人,对黎族的认识还是十分肤浅的,对黎族的内部状况知之甚少,对黎族内部族群分类也不科学。有根据封建化程度进行分类的,如“生黎”、“熟黎”等;还有根据服饰等特征分类的,如“大鬃黎”、“剃头黎”、“细藏黎”、“黑忏黎”、“生铁黎”等。

  王建成告诉记者,作为一个学科,黎学应该产生于20世纪初西方民族学传入中国以后。

  与其他少数民族研究相似,黎学重点研究黎族的起源和历史,传统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社会组织,传统文化与现代化的适应以及由此产生的种种社会问题,而黎族地区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等带有普遍性的问题并不是黎学研究的重点。

  海南岛资源丰富,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一度成为帝国主义列强觊觎的对象。与此同时,传教士、旅行家、冒险家、民族学者关注海南岛及黎族。20世纪初,西方民族学传入中国。从20世纪初到40年代,涌现出数百种关于海南岛和黎族的专著、研究报告,仅日文资料就有100余种。影响较大的有美国传教士写的《棕榈之岛——海南概览》(1919年)、德国人类学家史图博写的《海南岛民族志》(1937年,德文原书名为《海南岛上的黎族》)、日本人小叶田淳写的《海南岛史》(1943年)等。其中,史图博的《海南岛民族志》是第一本用民族学的理论和方法研究黎族的专著,它标志着黎学的产生。这个时期,中国学者也开始用西方民族学理论研究中国边疆地区少数民族,其中较为著名的有罗香林、刘咸、王兴瑞等人。

  新中国成立后,民族学一度被看作是西方资产阶级的伪科学,学术界虽无民族学之说,但相关研究事实上仍在进行着。我国民族学研究的专家学者,以极大的热情参加了民族地区的民族调查,并形成了大量的民族学调查成果,黎学研究同样取得丰硕成果。

  从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黎学研究主要成果有《海南岛黎族社会调查》、《黎族简史》、《黎族社会历史调查》、《黎语调查研究》、《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概况》、《黎族史》、《五指山五十年》等几十部重要著作。其中,50年代内部铅印、90年代初正式出版的《海南岛黎族社会调查》是这个时期具有代表性的著作。但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特别是80年代以后,黎族传统文化与现代化发生了激烈碰撞。

  世纪之交,一些有识之士开始探求既能较好较快地发展黎族地区的经济,不断改善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又能较好地保护黎族传统文化的方法。这也是文化适应,可以称之为双向适应。

  王建成表示,目前黎学研究还存在许多问题,主要表现为家底不清,研究队伍中学术带头人不多,研究黎族的专门人才缺乏,有限的研究资源难于整合,缺乏国家级大型课题支持等,“从总体上说黎学研究远远落后于许多兄弟民族”。

 

  资料链接:

  黎族方言及分布

  黎族自称sai(音如“赛”),在其方言里有zai、dhai、tai等不同的变读。除了统一的自称以外,不同的方言或土语有不同的名称,如ha(哈)、ghei(杞)、moifau(美孚)、zyuuen(润)、sai(赛)等。

  过去研究黎族社会历史的学者习惯按照黎族的社会文化方面所表现出的特征把黎族分作5个“支系”,每个支系下面有的又分若干小支。研究黎族语言的学者从语言特点出发,把黎语分为哈、杞、润、美孚、赛等5种方言,其中一些方言又分若干土语。方言、土语的划分恰好和所谓的“支系”相吻合。

  哈方言:过去作“侾”,古书上又叫“霞、遐、夏”。哈方言人口最多,主要分布在海南的西半部,大部分集中在乐东、三亚、东方三县市。此外,白沙、昌江、保亭、陵水的外围地区也有分布。哈方言的主要特点是,有三个舒声调、三个促声调,元音都分长短。分罗活、哈炎、抱显三种土语。

  罗活土语:“罗活”黎语叫lauxhuet。主要分布在乐东、东方昌化江下游两岸。

  哈炎土语:“哈炎”是黎语has’eemx 的译音。哈炎土语分布在黎族地区的边沿地带,使用人口最多,分布最广。

  抱显土语:“抱显”是峒名。主要分布在三亚到乐东的宁远河一带。语音主要特点是:别的方言土语偶数调的b、d、g声母,一律读作m、n、ng。

  杞方言:“杞”原作“岐”,自称ghei4或hei4,使用人口仅次于哈。主要分布在保亭、琼中、五指山三县市。

  通什土语:“通什”是地名,黎语叫feeng1da2(一片田),又叫cong3caan1,音译作“冲山”。

  保城土语:保城是地名。分布在保亭东部及县城附近。

  堑对土语:“堑对”是地名。分布在琼中的东部和南部。

  润方言:“润”又称“本地”。“本地”是汉族人对他们的称呼,他们自称为sai1。使用乐东罗活土语的人称他们为hyuuen,使用通什土语的人称他们为zyuuen1。分白沙、元门两种土语。

  白沙土语:分布在县境的中部和南部。

  元门土语:“元门”是峒名。分布在白沙的东南部。

  美孚方言:“美孚”主要分布在昌化江下游的两岸。自称为sai,但使用哈方言的人称之为“美孚”,他们自己也接受这一称呼。人口少,居住集中。

  赛方言:又称“加茂方言”,“加茂”是地名,黎语叫guu2vou1。赛方言的人自称为sai4(年轻人变读为tai4),没有方言支系自称。主要分布在保亭加茂镇。跟别的方言语音差别最大。

  在讲黎语的人口中,哈方言人口占58%左右,杞方言人口占24%,赛方言人口占7%,美孚方言人口最少,只占4%。

  在黎语的5种方言之中,哈、杞、润、美孚4种方言之间的差别不大,人们彼此通话不太困难,而且使用各方言的人有不少人懂哈方言,并且用来互相通话。但懂当地汉语方言(海南话)的人也常用汉语通话。赛方言跟其他4种方言的差别都很大,他们跟其他方言的人交际时多用海南话或普通话。黎族聚居的广大农村一般以当地黎语作为交际工具。琼中东部和北部一些边沿地区通行黎汉双语。居住在万宁、儋州、屯昌的黎族大部分已转用汉语。

  (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冯爱琴/整理)

作者简介

姓名: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谢方 冯爱琴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