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探访中国工业遗产
转变“重开发、轻保护”模式
2015年06月19日 08: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6月19日第753期 作者:王乐文 字号
关键词:工业遗产;保护;哈尔滨工业;文物;三大动力;重工业;工业基地;中东铁路;街区;国有大中型企业

内容摘要:哈尔滨工业遗产保护起步较晚长期以来,哈尔滨工业遗产被放入“文物”和“历史建筑”中进行保护,作为“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和“历史建筑”(2010年以前称“保护建筑”)中的一部分。哈尔滨工业遗产保护的转折点是“中东铁路建筑群”被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与国内工业遗产保护的大趋势同步。摸清“家底”尤为重要整体来看,我们应当对哈尔滨工业遗产保护进行一次细致、系统的调查,摸清“家底”,然后抓住其核心价值,对工业遗产进行保护和展示,要把保护与再利用结合起来。此外,现在国内工业遗产保护多有“重开发、轻保护”的倾向,结果使工业遗产“躯壳尚存、灵魂已失”,这种保护方式要坚决反对。

关键词:工业遗产;保护;哈尔滨工业;文物;三大动力;重工业;工业基地;中东铁路;街区;国有大中型企业

作者简介:

  哈尔滨既是我国重要的传统工业城市,又是国家主要老工业基地之一,工业发展较早,积淀深厚。从哈尔滨工业的门类及其发展历程看,哈尔滨工业遗产主要分为近代以酿酒、磨粉、制油为主的轻工业,以中东铁路为核心的运输业和以机电、机械、制造为龙头的重工业。

  新中国成立后,哈尔滨形成了以国有大中型企业为主体、重工业为重心的工业经济结构,确立了“三大动力”、“十大军工”为核心的现代工业体系,成为“中国动力之乡”、“能源之乡”、“中国装备制造业的摇篮”。

  从19世纪末开埠以来,哈尔滨市100多年的近现代工业发展、数百家工厂企业为我们积累了丰厚的遗产。但真正意义上的工业遗产保护起步较晚,这与我们对工业遗产的定位有关。

  哈尔滨工业遗产保护起步较晚 

  长期以来,哈尔滨工业遗产被放入“文物”和“历史建筑”中进行保护,作为“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和“历史建筑”(2010年以前称“保护建筑”)中的一部分。因此,被保护的只是“具有较高建筑艺术价值、风貌特色、历史意义的建筑物”。

  哈尔滨工业遗产保护的转折点是“中东铁路建筑群”被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与国内工业遗产保护的大趋势同步。从2007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开始,工业遗产作为六大类不可移动文物中一个小类被首次提出,正式成为文物体系的一个子类,即“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类中的“工业建筑及附属物”。在此次普查中,哈尔滨的工业遗产登录数量大增,不仅近代工业遗迹被大量发现和登录,而且新中国成立后建厂的现代工业遗产也首次被收入。

  哈尔滨对于工业遗产的利用与开发经历了由被动到主动的过程,在模式上主要是模仿国内外经典案例,有待创新。

  调动公众与企业积极性 

  工业遗产的价值,特别是哈尔滨工业遗产保护对于城市记忆和社会情感的意义毋庸置疑。关键在于,如何才能做得更好。要想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清楚保护什么、怎么保护、谁来保护的问题。

  工业遗产具有多重价值,我们更倾向于保护其核心价值——科学价值、技术价值。技术的载体不仅仅是建筑,更多时候是设备、产品甚至非物质形态的工艺。因此,工业遗产保护不能仅保护建筑。对于建筑类工业遗产的保护也不应仅限于建筑本身,而应注重其所承载的历史信息。

  同时,还要改变“重近代轻现代”的固有思路,因为在哈尔滨工业发展史上,现代工业才是哈尔滨工业基地的真正奠定者。

  保护工作的执行主体亦需明确。首先是政府和职能部门的责任,同时,公众的参与、社会的关注也具有关键作用,英、美、法、德等国家工业遗产保护的实践证明了这一点。英国“工业考古”的兴起以及美国“苏荷模式”、德国工业旅游、法国奥赛博物馆等工业遗产保护的典范之作莫不是起因并得益于公众的参与。

  目前,公众对哈尔滨工业遗产保护虽然也起到了重要作用,但仅限于少数人和个别事件,远未形成社会共识。为了提高公众的参与积极性,近年来文物保护领域热议的“文物认领”办法也不失为工业遗产保护的一个有益借鉴。

  摸清“家底”尤为重要 

  整体来看,我们应当对哈尔滨工业遗产保护进行一次细致、系统的调查,摸清“家底”,然后抓住其核心价值,对工业遗产进行保护和展示,要把保护与再利用结合起来。

  以三大动力路为例,这条道路原名“大庆路”,在长达1.5公里的街道两旁,并排耸立着哈尔滨电机厂、哈尔滨汽轮机厂和哈尔滨锅炉厂三个国家大型装备工业企业,人称“三大动力”,拥有156个重点项目中的4项,是新中国工业的杰出代表。如今,三厂已经合并组建成哈尔滨电气集团。这里是目前哈尔滨现代工业风貌保存最为完好、最为集中、最具特色的街区,完整保留着三厂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各个时期的建筑,包括厂房、食堂、文化宫、学校、医院等。

  在类似区域,创设工业遗产保护街区是一种可行的模式。有必要在此创设专门的工业遗产保护街区,以突出其作为工业遗产的特性。由于这些厂子都还“活着”,在保护理念上,可借鉴“生态(社区)博物馆”模式。

  此外,现在国内工业遗产保护多有“重开发、轻保护”的倾向,结果使工业遗产“躯壳尚存、灵魂已失”,这种保护方式要坚决反对。

  (作者单位:黑龙江大学历史文化旅游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王乐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