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探秘消失古国之六:走进骆越
遗“骆”左江崖壁间
2013年10月28日 20: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10月11日第509期 作者:记者 毛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左江位于广西西南部,是珠江水系的重要支流。在绵延200多公里的左江江畔崖壁上,骆越人创作的古朴画卷历经两千载风雨而不毁。

  “二广深谿石壁上有鬼影,如淡墨画。船人行,以为其祖考,祭之不敢慢。” 宋人李石的《续博物志》卷八中如是记载。

  明代张穆的《异闻录》中说:“广西太平府有高崖数里,现兵马持刀杖,或有无首者。舟人戒无指,有言之者则患病。”

  清末的《宁明州志》也说:“花山距城五十里,峭壁中有生成赤色人形,皆裸体,或大或小,或执干戈,或骑马。未乱之先,色明亮;乱过之后,色稍暗淡。又沿江一路两岸,崖壁如此类者多有。”

  上述文献中描述的“鬼影”、“赤色人形”指的就是左江岩画。

  栉风沐雨两千载不毁

  左江位于广西西南部,是珠江水系的重要支流。在绵延200多公里的左江江畔崖壁上,骆越人创作的古朴画卷历经两千载风雨而不毁。画卷穿越时空,诉说了怎样的骆越故事?记者到画像最集中、最清晰的宁明县花山一探究竟。“花山”是壮语“岜来”的汉译,“岜”是山的意思,“来”则指麻点密布,因涂绘于灰黄色崖壁上的赭红图像远眺之下呈现为斑斑点点的红色麻点而得名。

  然而,花山之行并不顺利。由于画作于江边崖壁之上,只能在船上远眺。不巧遭遇连日大雨,涨水严重,不能行船。待两日后涨水稍退,才得以与宁明县文物管理所所长朱秋平一起乘船沿着左江支流明江前往花山。途中,朱秋平不时指引记者去观察沿江岩画的不同图像。

  “快看,那就是羊角钮钟!”羊角钮钟是南方特有的礼乐器,也是推断岩画年代的典型器物,仅在云南、广西、广东以及邻国越南北部等地发现过,年代从战国初期到西汉中期。

  行船大约40分钟之后,一座侧岭似猴面的山峰出现在记者眼前,这就是花山。与途中所见较为分散的图像不同,此处的画像密集相连。朱秋平说,花山约8000平方米的崖壁上,图像多达1900多个。因为花山岩画正在修复中,岩画前架起的重重脚手架遮挡住了大部分画面,记者未能得见全貌。

  不过,即使窥见的“冰山一角”也足以令人惊叹。在绿染天地的山水间,只见直立于滔滔江水边的崖壁上,布满了用平涂剪影法创作的赭红色正身人像、侧身人像,兽类、飞禽,兵器及礼乐器等图像。正身人像的基本形态是双臂向两侧平伸,屈肘上举;双腿平蹲,屈膝向下。身躯的形态多为上大下小的倒三角状,有的则是上下同宽的柱状。腰间多无佩挂,少数佩戴刀、剑等兵器。

  侧身人像形体都比正身人像小,面向左或向右,手脚向身躯的同一侧伸展。或蹲或站,双手多屈肘上举,也有的平直斜伸向上,大多手掌未见有手指;头、颈、身有的连成一条直线,有的线条粗细有别。腰间少有佩挂刀剑者。

  总体来看,无论是正身人像还是侧身人像,其形态高度程式化。朱秋平告诉记者,由于我们观看地点较远,图像的视觉效果有误差,目测1米多高的图像实际可能有两三米高。要知道,国内外的岩画,图像超过1米的并不多见。记者发现,在密集相连的图像中还有相互重叠的图像。朱秋平介绍说,规模宏大的左江岩画并不是一次绘成的,而是在漫长的岁月中多次绘制而成。

  作画动机源于原始宗教意识

  浓烈、庄严、肃穆,左江岩画弥散的神秘气息引人无限遐想。在上世纪80年代,曾经出现过一轮对左江岩画的研究热潮,当时破解了不少谜题。岩画的断代问题往往是最棘手的问题。左江岩画的断代依靠三方面的材料,一是根据考古发现的典型器物来推断,如上文所述羊角钮钟。二是根据考古发现的各种器物上的花纹图案进行推断。例如在湖南出土的战国时期越式青铜钺上的纹饰与左江岩画正身人像极为相似。三是采集与岩画有关的钟乳石进行碳十四年代测定。研究人员综合分析以上三种推断结果得出结论,左江岩画作画的年代集中在战国至西汉年间。这与骆越人在此活动的时间重叠。

  在正午阳光的直射下,记者所见岩画的赭红略微暗淡,但清晰可辨。为何完全暴露在风吹雨打环境中2000多年的岩画,颜色竟未消失?有研究发现,这是因为作画颜料主要由赤铁矿混合动物血或皮胶制成,以动物胶作为黏合剂可使铁系矿物颜料牢固地附着在崖壁上。

  记者发现,岩画多集中在崖壁中下部,作画的最高点一般大约高于水面几十米。骆越人是如何接近绝壁作画的呢?学界对此有多种猜测。例如,有人认为在作画不高的地方可能使用直接搭架法。有人认为,也有可能使用自下而上的攀援法。还有人认为,骆越人可能以绳索、藤条为辅助工具,从崖壁顶部悬吊攀援而下作画。这种猜测不无道理,记者就亲眼见到当地农民在海拔300多米的山峰上使用悬吊法采集崖壁野生植物的情景。还有一种可能是高水位浮船法。在山洪暴发、江水上涨之时,人们利用高水位划船或木排到崖壁下直接作画。

  骆越人在作画条件极其艰险的情况下,花费数百年时间创作如此高度程式化岩画的意义何在?左江岩画的主题内容是岩画研究的核心。一般认为,左江岩画的绘制受到原始宗教意识的强烈驱使。有学者认为,岩画中正身人像与青蛙形状相似,岩画很可能与青蛙崇拜有关。记者走访的多位学者都提及壮族由来已久且延续至今的青蛙崇拜。广西东兰县、凤山县和南丹县一带每年都要举行“青蛙节”祭祀活动。年近八旬的中央民族大学原副校长梁庭望告诉记者,从小家中长辈就告诉他,一定不能伤害青蛙,因为青蛙是掌握雨水的雷神的公子。他认为,左江岩画所绘的是骆越人模仿青蛙动作的群体舞蹈场面,是稻作文化中以祈雨为目的的青蛙崇拜的再现。

  还有学者认为,对左江岩画主题内容的认识可以从李石的《续博物志》中得到启发。“以为其祖考,祭之不敢慢”,说明左江岩画可能是祖先崇拜的产物。左江岩画虽然图像众多,但排列规整,组合规律明显。与国内外的大多数岩画不同,在左江岩画中人是绝对的甚至是唯一的主题,高大的正身人像占据画面中心,其他的动物、器物图像均从属于中心人物。高大的正身人像被认为是人们祭拜的祖先神灵的形象。在很多民族学材料中,都可以找到与左江岩画内容如出一辙的场景。例如,居住在黔、桂交界的白裤瑶,其丧礼葬式最庄重的时刻是出殡头一天下午举行的会祖仪式。届时会场鸦雀无声,巫觋按照一定节奏敲打铜鼓,所有在场的亲朋寨邻,不论老幼,都须双手向上弯举,双脚朝上屈膝叉开,随着鼓点摇头顿足,似托行,如步送。

  “花山岩画终于得救了!”

  左江岩画,寂静无言。于无声处听惊雷,其蕴含着骆越先民乃至岭南地区早期历史的丰富信息,弥足珍贵。但令人惋惜的是,由于自然损坏、人为破坏等原因,左江流域各地的岩画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有的画面已经模糊不清,有的已经残缺不全;有的画面虽然没有直接被破坏,但岩画周围的环境已经面目全非,记者在花山附近就见有岩块崩落。朱秋平说,“左江岩画大多在人迹罕至之处,风雨侵蚀、日照辐射等自然因素对岩画的损害在千百年中是缓慢进行的。但随着人类活动造成的环境污染加剧,岩画受到损害的速度也在加快。”

  左江流域目前发现岩画82处,已有61处被列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其中花山岩画早在1988年就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虽然各级政府对左江岩画、花山岩画的关注不少,但因为地理条件等因素的限制,保护难度极大。此前对岩画的保护一直没有很好的方法,有点无可奈何。”朱秋平说。不过,随着左江花山岩画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工作的积极开展,相关保护工作正在加速推进。针对花山岩画岩体开裂的危机,经过专家反复勘察病害机理、试验保护加固材料,花山岩画保护工程于2009年12月8日正式动工。

  说起这天,朱秋平依然激动不已,这是一个对保护左江岩画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朱秋平说,为了表达拯救花山岩画的虔诚,他们还按当地习俗举行了以猪头祭山神的仪式。整个花山岩画的保护工程分为三个区段,如今前两个区段的工程已经结束,第三区段的工程于今年10月开始,预计明年初完成。

  当记者结束此次考察回望花山时,仿佛看见无数骆越先民在钟鼓乐声的引导下翩翩起舞,动作整齐划一,神情庄严肃穆。明江蜿蜒、翠竹青葱、奇峰林立,骆越画魂与山水共舞。左江岩画保护今后的路还很漫长,目前只是走出了第一步,需要我们这一代甚至几代人的不懈努力。

  祝愿这历经两千载风雨而不毁的骆越画卷代代相传。

作者简介

姓名:记者 毛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