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接受与传播:中国文化经典的世界形象
中国文化经典在阿拉伯的传播
2013年10月23日 14: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8月23日第492期 作者:薛庆国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在浩如烟海的阿拉伯古籍中,关于中国的记述十分丰富,既有旅行家确凿可信的见闻,也不乏知识与想象、真实与虚构相混杂的描述。

  中国与阿拉伯世界的交往,已有近2000年的历史。元朝末年,摩洛哥的阿拉比旅行家伊本·白图泰就曾到中国游历。在浩如烟海的阿拉伯古籍中,关于中国的记述十分丰富,既有旅行家确凿可信的见闻,也不乏知识与想象、真实与虚构相混杂的描述。

  古代阿拉伯人对中国的了解主要在器物层面

  在阿拉伯古籍中呈现的中国形象,总体上是正面的、美好的,中国被视为东方最遥远、最博大、最富有、最神奇的国度,甚至是东方的象征。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曾经说:“知识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但是,古代阿拉伯人对中国的记述,大都是对风土人情的表面描述,很少探及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对于中国的哲学、思想所言甚少。中国文化在古代阿拉伯的影响,更多体现在瓷器、丝绸、茶叶等器物层面。

  阿拉伯人对中国精神文化的生疏感和模糊感,一直延续到近现代。阿拉伯民族和中华民族在近现代的境遇,有不少相似之处。在这两大民族的视野中,都有一个共同的“他者”,即西方。西方既是侵略者和敌人,又是“先生”和“楷模”,同时也是这两个东方民族认识自我的一面镜子。因此,阿拉伯世界一直消隐于大多数中国人的视域之外。同样,近现代阿拉伯学术界的目光,也较少投射于遥远的中国。

  大量中国典籍译为阿拉伯语

  根据笔者掌握的资料,第一部被完整译为阿拉伯文的中国文化经典是《论语》,迟至1936年才在开罗问世,而且其译者马坚(1906—1978)是一位中国学者。

  此后,阿拉伯学者陆续借助西方语言,将《道德经》、《庄子》、《孙子兵法》、《易经》、《水浒传》、《中国古诗选》、《鲁迅小说选》、《中国现代诗选》等中国经典作品,转译成阿拉伯文。也有一些阿拉伯学者,依据西方文献资料,撰写了有关中国文化的著述,例如,《中国哲学》、《从孔子到毛泽东的中国思想》、《中国文学简史》等。

  近一二十年来,埃及艾因·夏姆斯大学中文系培养的第一代汉学家逐渐成长起来,有近10人。他们直接从中文翻译了许多中国经典作品,既有《论语》、《道德经》、《孟子》、《大学》、《中庸》、《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列子》、《战国策》等古代经典,也有《茶馆》、《蔡文姬》、《青春之歌》、《红高粱》等现当代文学经典。

  在向阿拉伯世界译介中国文化经典方面,外文出版社也功不可没。该出版社的几代中阿翻译家通力合作,不仅翻译了《红楼梦》(节选本)、《聊斋故事选》、《关汉卿剧作选》、《唐代传奇》、《唐诗选》等中国古典文学经典,也翻译出版了大量现当代文学佳作,如《激流三部曲》、《骆驼祥子》、《子夜》、《春蚕》、《雷雨》、《日出》、《穆斯林的葬礼》、《中国女作家作品选》等。

  最近几年,由《大中华丛书》组织国内多家出版社联合翻译、出版的中国文化典籍多语种外译项目,也推出了《论语》、《道德经》、《孟子》、《孙子兵法》、《水浒传》等汉阿双语对照译本,其中既有老译本的修订再版,也有中外译者的新译本。

  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中国国际影响力的不断增强、中阿友好关系的深入发展,阿拉伯世界也有多家出版社推出了与中国文化相关的出版项目,如埃及最高文化委员会主持的“国家翻译计划”,已出版20多部直接译自中文的古今文化、文学著作。黎巴嫩的阿拉伯科学出版社与我国的五洲传播、华语教学等出版社合作,出版了多种普及型中国文化读物。阿联酋的文字翻译工程,也已资助出版了多部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

  阿拉伯诗人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

  中国文化经典在阿拉伯世界的译介,虽然起步较晚,但已取得较丰硕的成果。更值得我们重视的是,中国文化思想对阿拉伯的文学大师、知识精英也产生了一定影响。黎巴嫩诗人纪伯伦写道:“我的思想认定的英雄,是孔子、老子、苏格拉底、柏拉图、阿里、安萨里……”在他看来,孔子、老子位居彪炳于人类文明史的哲人智士之前列。埃及文豪马哈福兹曾对中国朋友提及,他阅读过《论语》、《骆驼祥子》等中国作品,并留下了深刻印象。

  叙利亚当代诗人格巴尼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在他创作的爱情诗篇中,屡屡出现与中国文化相关的意象。当代埃及最重要的小说家黑托尼自称为“十分钦佩中国的众多人之一”,他热爱中国的书法、音乐,推崇中国的哲学思想,鼓励年轻的埃及汉学家从中文直接翻译中国文化经典。他在担任《文学消息报》主编期间,该报曾发表了《道德经》、《孙子兵法》、《诗经》等多部中国经典著作的全译本、节译本。

  阿拉伯作家崇尚道家思想

  在中国文化的诸子百家中,老子的道家思想在阿拉伯世界产生的影响最为深远。早在20世纪30年代,黎巴嫩文学大师努埃曼就在美国接触到了《道德经》,并写下了一篇题为《老子的面孔》的长文,叙述了自己对老子及其思想的敬仰和喜爱,认为自己能从中发现在西方文明中找不到的那种“庞大的、遥远的、模糊的东西”。他心目中的老子,是“狂人中的狂人,和平的天使,安详的使者,美德的圣徒,知足的典范,那万灵之灵——‘道’——的传播者”。他肯定老子无为思想在当今世界的现实意义:“啊,老子!但愿人间的立法者、教法学家也能像你一样,认识到永恒的‘道’的秩序和人为的一时秩序之间有着大不同。”他把老子的“道”称为母亲,并赞颂它“拥有一切却不以君王自居,恩泽普惠却不以美德自诩,蓄养万物却不加以主宰”。他还创作过一部题为《米尔达德》的长篇小说,将《圣经》中大洪水的故事作为背景,记述了一位自告奋勇到诺亚方舟上当仆人的人物米尔达德的言行,这些言行具有浓厚的启示特征,与中国的道家思想颇多契合之处。

  埃及作家黑托尼也十分喜爱《道德经》,他曾表示:“这部作品很像我们阿拉伯苏非派哲学的许多名著,例如,他和伊本·阿塔·萨克纳达的作品非常近似,其核心多是寻找真理,无论是中国文化经典《道德经》,还是苏非经典,他们都是我的灵魂之家。”《道德经》的阿拉伯文译者之一、叙利亚著名文化学者费拉斯·萨瓦赫曾撰文叙述翻译此书的动机:“我想让尽可能多的人们也能享受到这样的平和,于是把《道德经》译介给了阿拉伯读者。译作甫一问世就得到了广泛回应,读者告诉我:‘读了《道德经》,整个人都变了’,‘《道德经》改变了我的生活’。我坚信,面临诸多问题的现代文明,能够从这位中国先贤的思想中得到诸多裨益。”

  道家思想在阿拉伯世界受到如此欢迎,其实并非偶然。正如黑托尼所言,道家思想与阿拉伯伊斯兰文化中的精神奇葩——苏非思想,确有不少相似之处:两者都强调通过非理性的直接体悟方式去把握世界,都主张摆脱繁文缛节、回归自然、追求自由,都推崇含蓄神秘的审美情趣。

  中国文化和阿拉伯文化既相似又互补的独特魅力,是两个古老文化彼此吸引、彼此接近的根本原因。中国文化在阿拉伯世界的传播,有着十分广阔的前景。

  (作者单位: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语系)

  链接

  国家图书馆中国古典文学俄译本藏书丰富

  自从1909年京师图书馆成立以来,中国国家图书馆一直把国外出版的典籍列入收藏范围。这里收藏的20世纪中国古典文学的俄译本独具特色,为学术界研究俄罗斯汉学的沿革提供了宝贵的文献资料。翻译中国古典文学作品,是俄罗斯汉学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反映了俄罗斯学者在不同时期对汉学的研究水准。截至2012年,国图收藏的纸本俄文文献(图书、期刊、资料)已经达到90多万册,约占馆藏外文文献总量的五分之一。20世纪出版的中国古典文学的俄译本尤其突出,有三个特点。

  一、数量多。中国古典文学是最早被列入俄国汉学研究对象的学科之一。在俄罗斯汉学研究的各个阶段、各个学科中,中国文学的研究成果尤为突出。中国众多古典名著完整的俄译本都是在20世纪首次面世的,到80年代,仅中国古典文学(含古代民间文学)的俄译本就超过了一百种。据统计,仅在1950—1960年,俄文图书的入藏量就达25万册。

  二、精品多。仅以中国古典小说为例,就有华克生翻译的《儒林外史》、马努辛翻译的《金瓶梅》、帕纳秀克翻译的《三国演义》以及罗高寿翻译的《水浒传》等。

  三、名人译本多。馆藏中国古典文学的俄译本大多数是俄苏著名汉学家的译作,例如,俄译本《红楼梦》、《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镜花缘》、《金瓶梅》等,都出自名家之手。

  20世纪是中国文学在俄罗斯传播的高潮期,也是中国国家图书馆入藏俄文文献的高峰期。这两个巅峰时期结合在一起,使得中国国家图书馆对中国古典文学俄译本的收藏数量迅速增加。

  (摘自陈蕊《国图藏中国(20世纪)古典文学的俄译本》)

作者简介

姓名:薛庆国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