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中国特色政治传播——理论与实践
话语与意识形态:理解政治传播本质的钥匙
2015年04月10日 10: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4月10日第724期 作者:施惠玲 字号
关键词:政治话语;政治传播;权力关系;政治权力;语言;汤普森;意识形态程式;传播内容;政治信息;政治生活

内容摘要:在政治传播的实践中,如果把传播内容完全看作是一种政治话语,忽略传播内容作为一种政治信息所必需的客观性,就会把政治传播完全变成权力主体的主观意志推行过程,变成生硬的灌输和无效宣传。政治话语实现意识形态的本质功能政治话语是政治传播过程中的基本内容,它直接表达了为政治权力服务的“意义”即意识形态的特质。即使是被允许表达的政治话语,也是意识形态的程式驱使人们去表达这些政治话语,这就如同阿尔都塞所说的意识形态把个体“质询”为主体一样,人们会把表达的政治话语看作是自主选择,而遗忘了意识形态程式中政治权力对话语的统摄作用。由此可见,政治话语在政治传播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传播政治话语,在一定意义上也是政治传播的基本功能。

关键词:政治话语;政治传播;权力关系;政治权力;语言;汤普森;意识形态程式;传播内容;政治信息;政治生活

作者简介:

  政治传播研究在中国越来越引起关注,有许多新问题需要我们去研究,同时还有一些过去习以为常而被忽略的基本理论问题,需要重新回到学术探索的视野之中加以厘清。本文旨在对“政治传播究竟在传播什么”这一问题进行探索。

  区分政治信息与政治话语 

  按照拉斯韦尔的“5W”模式,“传播什么”属于传播内容分析或研究。学术界在这个问题上似乎并无多大分歧,普遍认为政治传播是在传播一种“政治信息”。但事实上,政治传播的内容,既有关于政治生活的具体事实、事件的方面,即客观性较强的政治信息,也有政治权力主体对整个政治生活领域的概括和诠释,即主观意图较强的政治话语。如果不能把二者加以区别,可能就无法真正区分一般的传播和政治传播。在政治传播的实践中,如果把传播内容完全看作是一种政治话语,忽略传播内容作为一种政治信息所必需的客观性,就会把政治传播完全变成权力主体的主观意志推行过程,变成生硬的灌输和无效宣传。相反,如果把政治传播的内容完全变成一种没有政治价值判断的政治信息的客观流动过程,政治传播也就无异于一般的信息传播,只可能在传播的形式和技术上玩一些花样技巧。

  因此,我们认为,在学理上对传播内容的属性及其分类进行研究,把传播的内容区分为政治信息和政治话语,对于指导现实的政治传播实践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那么,在理论上,把政治话语作为政治传播的内容而不是技巧和手段的理由和根据何在?

  索绪尔是世界公认的语言学家,他对语言学的最大贡献就是把“语言”和“言语”相区别。索绪尔之后,佩肖等人进一步把“话语”、“语言”、“言语”相区别,指出话语既不是语言,也不是言语,而是在社会历史环境中存在着的交流和对话。至此,“话语”超越语言和言语,与社会生活现实交织在一起,它包含了丰富的社会生活内容,是意义或意义体系,而不仅仅是中介或手段。

  在肯定话语的社会生活本质的基础上,进一步把话语和政治联系起来的是汤普森。汤普森在批评和总结话语分析理论的基础上,将话语与意识形态紧密联系起来,使话语指向了意识形态,指向了权力关系。权力关系是意识形态概念中包含的最重要因素,当汤普森从话语视角把意识形态界定为服务于权力关系之“意义”的时候,话语便指向了意识形态所包含的权力关系。在当代社会,意识形态经过媒介化的传播机制,越来越转换为一种政治话语体系而成为“现代社会生活的一个中心特征”。也就是说,为权力关系服务的意识形态,经各种媒介产生、传播和接收,已经不再是一种纯粹的思想体系或社会意识的形态,而直接表现为一种话语形态。这样,“借助于话语,日常生活中的权力关系会被再生产出来”。显而易见,汤普森对意识形态与话语的深刻理解,对于我们深入认识和驾驭政治传播具有重要的意义。政治话语通向意识形态,是为政治权力服务的意义体系的表达,这是政治话语表现出来的政治性,也是它的本质特性。政治话语的这一本质特性使政治传播内容展现出政治属性,从而使传播成为政治传播。

作者简介

姓名:施惠玲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