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网络安全与国家治理
李希光:资本侵蚀危及网络安全
2014年06月13日 07: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6月13日第607期 作者:李希光 字号
关键词:资本;网络安全;网络媒体;集团;精英

内容摘要:今天的网络媒体拥有强大的政治权力去影响决策、影响政治结果,但网络媒体的政治权力不需要民主选举和绩效考核。

关键词:资本;网络安全;网络媒体;集团;精英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今天的网络媒体拥有强大的政治权力去影响决策、影响政治结果,但网络媒体的政治权力不需要民主选举和绩效考核。媒体拥有过高的政治权力就会变得跟任何不受监督的权力一样,带来另外一种权力腐败。

  全世界的新闻学教科书,开篇都是这样定义新闻的: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其结果是,与广大人民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事件不是新闻,天天发生的事情不是新闻,极少发生的事情倒成了大新闻。例如,每年导致几十万人死亡的肝病不是头条新闻,而一条“乙肝疫苗害死人”的虚假报道就成了网络和各类社交媒体的头条。

  资本精英集团追求主导网络主流意见

  早在16年前,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乔姆斯基按照功能,把媒体分为两大类:一是分散注意力的大众媒体;二是设置议程的精英媒体。大部分媒体属于分散注意力的大众媒体,这类媒体把一切内容娱乐化,使大众“娱乐至死”,而不让大众了解事情的真实情况。资本精英集团则把严肃的政治话题和经济政策留给精英们思考,而把大众当成围观者,不让大众成为严肃重大议题的参与者,如改革议程的策划与设定;他们视大众为无知的闹事者,只可被使之,不可知之,比如煽动网民参与网络围攻,组织并动员大众每隔几年在精英圈内选一个合法统治他们的聪明人,选举结束后,大众跟过去一样,回家继续看电视、看连续剧,在微博上继续围观。

  从过去十多年资本精英集团精心培育的网络舆论场看,资本精英集团对大众媒体和网络媒体的态度和手段是,“只要不来骚扰我们,它们爱怎么玩都行”,当大众媒体和网络媒体只关注丑闻、色情、血腥、暴力、名人、隐私、时尚,而不冲破精英集团预设的议程牢笼,不去关注严肃的政治话题时,他们就达到了控制社会舆论的目的。

  这只“看不见的手”制造并主导了网络主流意见。这只手把新自由主义当作一种意识形态加以恪守,拒绝网络媒体作为公共事业一部分的任何建议,任由国内外资本进入中国的网络,控制中国的网络舆论体系与网络宣传体系。这个宣传体系与中外资本集团在议程、议题和立场上,密切配合并联动,力图控制大众在网络上读到的、听到的和看到的,从而制造网络上政治讨论的议题和政治正确性的标准。由于资本集团的目光狭隘,他们只能看到一个媒体所有者和广告商想要看到的媒体世界。如果有人冒险冲出这个资本牢笼,资本集团控制的网络、媒体、学界就会对其采取一种敌视或无视的态度。在网络公司有组织的封杀中,在“网络大V”、“水军”和“五毛”的围攻中,人们将对政治辩论产生恐惧,最终失去对民主政治的热情。

  防止资本侵蚀,确保媒体公共事业属性

  媒体公共性的基本原则是各个阶层的民众在重大议题上的知情权、在各类主流媒体上的民主表达权和平等对话权。媒体上的平等权利体现在,无论是在传统主流媒体,还是在新兴意见领袖媒体,任何人都是平等的理性对话成员。面对中国媒体公权被资本严重侵蚀的现实,国家要确保新闻媒体能像教育和卫生等公共事业那样,为社会提供均等化新闻与言论服务,保障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知情权、意见表达权以及人民的意见对公共政策的塑造力和影响力。

  破坏媒体公共事业性质的人在社会上虽然只占很少一部分,但其中的一些人掌握媒体和网络话语的生杀权。他们一旦发现网上群众意见不利于自己时,就会想方设法用最快的速度封锁不同声音,以凸显他们才是代表未来的强大集团。但是,中国共产党不是任何派别和利益集团的代表,而是全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代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是确保中国共产党不退化为派别和利益集团的代表,把党对政府在价值取向和大政方针上的监督变成人民对政府监督的一种形式,确保国家的改革不被资本控制的媒体议程左右。

  为此,党中央需要更真实和完整的网络舆情。目前,向中央各部门报送舆情的机构很多,各种利益集团也都试图向中央呈送有利于自己政治议程的舆情报告,从内部影响高层。特别是一些重大敏感事件发生后,一方面,某些网管们用最快的速度封堵主观上认定的“有害信息”;另一方面,一些研究机构又依据某些利益集团的隐藏议程需要,选择性地编撰所谓“舆情报告”,向上呈送,影响高层对形势的研判。为确保党中央获得更真实和完整的网络舆情,对网络信息内容的监管和删除工作必须受到监督,应由全国人大下设网评小组或组成人民评议团,依法成立网络信息专家小组,就有关机关提出的微博网站或关键词封堵名单进行审议,并把审议结果公布在国家的相关网站上,防范一些地方政府把网管工作变成对付人民群众网上监督的“反监督武器”。

  当前对各级政府最有威慑力的舆论监督来自网络,要保证网络舆论对各级政府,包括对中央政府的舆论监督作用。从长远发展看,党要全面准确地把握社会舆情,把舆情的运用变成党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去监管各级政府的群众力量。如果党不去与网络里的人民群众发生直接联系,政客就会通过资本集团的资助,在网络里拓展自己的政治疆域和政治权力,而资本和媒体集团又通过政客为自己的利益寻求政治庇护。从长期看,这会给高层带来发生分裂的政治风险。

  围绕网络媒体建设透明化环境

  要加速网络媒体权力的透明化。今天的网络媒体拥有强大的政治权力去影响决策、影响政治结果,但网络媒体的政治权力不需要民主选举和绩效考核。媒体拥有过高的政治权力就会变得跟任何不受监督的权力一样,带来另外一种权力腐败——制造虚假新闻、媒体事件,愚弄人民,欺压无权。网络媒体领导人要政治透明化、个人信息公开化,例如,网络的首页要表明社长、董事长、总编辑等的真实姓名和联系方式以及媒体或网络大股东的姓名和信息。

  与此同时,政府高层网管的权力要透明化。政府高层网管人员的个人社会关系要公开并定期更新;严禁他们参与党内和国内任何政治派系活动;严禁他们与商界、媒体发生任何个人和商业上的联系;严禁他们参加任何社会团体、群众组织或大学兼职。

  同样重要的是,各类改革游说集团活动要透明化。制定公开的监管政策,确保公众监督政府决策不受国内外媒体、国内外游说团体、外国政府、华尔街财团和国际公关公司设置的改革议程左右。

  (作者系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作者简介

姓名:李希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