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网络安全与国家治理
蔡翠红:网络空间治理中的责任担当
2014年06月13日 07: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6月13日第607期 作者:蔡翠红 字号
关键词:网络空间;治理;网络安全;网络;中国

内容摘要:随着网络带宽的持续拓展、移动智能终端的日益普及以及社会化功能不断从传统空间向网络空间转移,网络的重要性达到了新的高度,网络空间已经成为人类社会的“第二类生存空间”。

关键词:网络空间;治理;网络安全;网络;中国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随着网络带宽的持续拓展、移动智能终端的日益普及以及社会化功能不断从传统空间向网络空间转移,网络的重要性达到了新的高度,网络空间已经成为人类社会的“第二类生存空间”。与此同时,各种与网络空间相关的公民隐私、企业利益、国家安全等的威胁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们对该空间的治理需求。斯诺登事件的持续发酵则为全球敲响了网络安全的警钟。

 

  随着网络带宽的持续拓展、移动智能终端的日益普及以及社会化功能不断从传统空间向网络空间转移,网络的重要性达到了新的高度,网络空间已经成为人类社会的“第二类生存空间”。与此同时,各种与网络空间相关的公民隐私、企业利益、国家安全等的威胁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们对该空间的治理需求。斯诺登事件的持续发酵则为全球敲响了网络安全的警钟。中国也终于推出了酝酿已久的顶层设计,成立了“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确立了与“两个一百年”战略目标同步推进的“网络强国”的战略部署,彰显了中国维护网络空间繁荣、保障网络空间安全的大国意识。

  网络空间治理攸关国家利益

  迄今,网络空间还是一个全球共享的公共领域。这决定了有效的网络空间治理不能仅限于国家治理,而应上升到全球治理的层面。然而,国家治理可以也有必要在网络空间治理中发挥核心和主导作用。

  从利益层面来看,国家比其他行为主体有网络空间治理的优先责任。虽然“网络空间自治论”观点主宰了互联网诞生后的头25年,但是,随着网络技术的逐步成熟、其在社会各领域的重要性上升以及对国家的战略意义愈发重要,网络空间必将不再是“自由的乌托邦”或者技术精英眼中纯粹的“开放的公共空间”,国家必将成为网络空间治理中最重要的“利益攸关方”,而对网络空间全球治理的参与乃至成为其中的主导者则是实现国家利益的必然选择。

  国家担负网络空间治理多重责任

  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习近平指出,建设网络强国,要有自己的技术,有过硬的技术;要有丰富全面的信息服务,繁荣发展的网络文化;要有良好的信息基础设施,形成实力雄厚的信息经济;要有高素质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人才队伍;要积极开展双边、多边的互联网国际交流合作。这些体现了中国致力于承担网络空间治理中负责任的一个方面,即基础责任。

  国家责任有三个层次,即“基础责任”、“有限责任”和“领导责任”。“基础责任”是在遵从当前国际规范的前提下努力发展自身能力从而为网络空间安全和繁荣作出相应贡献的责任。“有限责任”是维护当前网络空间规范和秩序并制止破坏的责任,其执行的意愿与各国在当前规则体系中的利益息息相关。“领导责任”则是创建和发展网络空间规范的责任,这是国家治理区别于网络自治的重要方面。这种改造的动力一方面源自于现有网络空间规范的不完善、不合理或者不公平,另一方面也源自于网络空间权力格局的变化。

  因此,网络空间治理中国家除了对内发展网络技术、繁荣网络文化和维护网络安全外,还应努力参与网络空间价值观的建构、网络空间行为标准的制定以及网络空间国际议程的规划。目前网络空间运行仍然遵循30多年前生成的技术标准,网络空间的资源分配权也一直掌握在美国政府控制下的“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真正的网络空间全球治理还徒有虚名。随着网络空间生态的变化以及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各国有责任推动网络空间国际议程的改造,并为国际关系民主化以及全球共享的网络安全作出贡献。

  中国已具备承担网络治理责任的能力

  中国1994年正式接入互联网,经过20年来的发展,中国已经成为一个网络大国。中国互联网用户数和移动用户数均居世界首位;中国网站访问流量仅次于美国,居全球第二;在中国最常使用的25个网站中,中国自身网络公司产品已高达92%;在全球网络访问量排名前20的网站中,中国有7家上榜。而且,中国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中国的网络普及率还不及50%,随着中国的信息技术科研投入日渐加大,中国在网络空间还将获得更为重要的地位和影响力。从这些数据和事实看,中国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承担网络空间大国责任的地位和能力。

  可以说,斯诺登事件之前,中国在网络空间的外交姿态主要还是在“韬光养晦”思想影响下的被动应对,如针对一些国家指责中国政府支持或参与网络攻击和网络窃密时,中国多以“不支持各种网络攻击行为”、“中国也是网络攻击的受害者”等防御性姿态来应对,甚至有外媒认为中国是在做“逃避罪责的无力辩护”。而国家层面战略指导文件的缺乏又给其他国家留下了中国网络空间“战略模糊”的印象。然而,经过斯诺登事件的警示以及国家领导层的长期酝酿,中国如今在网络空间已开始表现出开放自信的心态和责任担当意愿,不仅提出了明确的网络强国目标,还提出了具体的工作重心。

  中国承担网络空间治理将面临来自国际社会的各种挑战和压力,如网络空间政策和行为的透明度问题、网络监管与网络自由的价值对立等。作为网络空间的崛起大国,中国谋求网络强国的过程中必然会受到既有网络强国的战略猜疑甚至抵制。同时,对于中国这一国情复杂的发展中国家和网络空间后来者而言,网络空间能力还非常有限,应量力而行。首先要确保国内的持续稳定发展和基础责任的实施。此外,需要指出的是,网络空间的责任担当并不等于网络霸权,构建全球共享的网络空间安全以及和谐的网络空间新秩序才是中国将要承担的强国责任的归宿。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

作者简介

姓名:蔡翠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