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唯物史观视域中的现代性问题
反思“启蒙现代性批判”
2016年05月13日 10: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凤才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所谓启蒙现代性,就是一种以征服、支配自然为出发点,以科学知识万能、技术理性至上为特征,以人类(个体)中心主义为核心,以历史进步为目标的文明乐观主义。在人与自然关系上,它坚持人类(个体)中心主义;在人与社会关系上,它坚持个体主义;在人与神关系上,它宣扬人本主义;在感性与理性关系上,它坚信理性主义;在技术理性与人文理性关系上,它推崇技术理性;在历史与未来关系上,它坚持进步主义。简言之,启蒙现代性的核心价值就是技术理性主义、个体中心主义、文明进步主义。

 

  本来,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科学技术文化与人文文化共同支撑着西方文明的发展,但自文艺复兴尤其是启蒙运动以来,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之间的张力越来越大,以至于二者间出现了分裂:科学技术文化经过启蒙运动而独立,随着工业革命发展而膨胀,最终出现了工具理性霸权,价值理性遭到贬抑。当历史的车轮驶入20世纪,进步的观念受到了质疑和批判。人们纷纷阐明技术进步并不等于文明进步,文明进步也并不意味着越来越好。始于卢梭等人的悲观主义的浪漫主义情绪蔓延开来,尤其是《西方的没落》发表以后,文明悲观主义就逐渐成为西方文化的主流。正在这种文化背景下,霍克海默、阿多诺对启蒙现代性进行了深刻反思和猛烈批判。

  在霍克海默、阿多诺看来,启蒙现代性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神话,尤其是荷马史诗中。荷马史诗对神话的注释,以及用各种凌乱故事拼凑起来的统一性,同样也是(人类)主体从神话中摆脱出来的描述。然而,启蒙现代性本来是以知识代替幻想、以理性反对神话,并力图使人从蒙昧、野蛮中摆脱出来,成为自然(和社会)的主人;但是,启蒙在发展过程中又制造出了理性神话。启蒙现代性使工业文明变成了神话,其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工业文明背景下商品拜物教普遍存在。商品拜物教的不良影响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并成为统治者控制人们的工具。个人被设定为一个物、一种统计要素,其标准在于是否成功地适应职业要求以及相应的行为模式,其他一切事情都受到各种集体力量的监控。

作者简介

姓名:王凤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