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加强心理健康服务 助力社会和谐发展
郑诚:心理治疗手记 ——从产后抑郁说起
2017年06月23日 18:2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郑诚 字号
关键词:心理治疗

内容摘要:我从事心理治疗这些日子,深知生活本身比小说还要复杂。来访者怀揣一本难念的经,一面讲述,一面以情绪情感做注解,时而哭泣,时而激动,时而又沉默不语。小小一方治疗室里,总有喜怒哀乐反复上演。

关键词:心理治疗

作者简介:

  我从事心理治疗这些日子,深知生活本身比小说还要复杂。来访者怀揣一本难念的经,一面讲述,一面以情绪情感做注解,时而哭泣,时而激动,时而又沉默不语。小小一方治疗室里,总有喜怒哀乐反复上演。

  自去年开始,有一类问题较为突出:产后抑郁。其实它由来已久,只是如今二孩政策放开,格外引人关注。虽说看起来这种情况以女性来访者居多,所倾诉的也多半是自己和孩子的事情,其背后却隐约立着一位先生,再定睛一瞧,先生后面还跟着两个家庭。所以说,两人会谈,至少有八人在场。

  近几年的流行病学资料显示,我国报道的产后抑郁(PPD)患病率为1.1%—52.1%,平均为14.7%,与目前国际上公认的PPD10%—15%的患病率基本一致。也就是说,每一百位新手妈妈当中,可能就有十来位存在抑郁的情绪,严重的甚至会有消极的念头。当然现在公众对“产后抑郁”这个名词并不陌生,有不少文章开始探讨其原因,概括起来,主要包括产妇性格问题、婆媳/夫妻关系不和、重男轻女思想作祟、孕期与产后地位的落差以及环境因素等。但还有一些较少讨论的领域,我们可以借下面这个案例来一探究竟。

  “我看着闹了一个钟头的儿子,有时真想……你是不知道,我无论用多温柔的语气,他都不管不顾!”“可是有时候我又觉得他很可怜,这么弱小一个生命,如果没有我的保护,说没就没了。”“那天我抱着他在河边散步,又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这个想法我是绝对不敢跟家人讲的,他们恐怕会觉得我疯了。”这些话都出自一位面容消瘦的母亲。她屡次欲言又止,面露难色。“你一定不会告诉我先生的,对吗?他在门外不会听到吧?”我告诉她初次访谈时所签的保密协议决不是一纸空文,治疗室的隔音效果也不错。但她有所不知,那些她欲言又止的内容,其实不少产后的妈妈都想过,甚至付诸实施过;而这可怕的念头并不是人们口中的“疯了”,它可以从心理学层面得到解释。她叹了口气,“可是,虎毒还不食子呢,我是不是特别不称职?”

  要回答这位妈妈的问题,至少得看到两个方面。简言之,即母亲的恨与愧疚、孩子的攻击。

  一方面,母亲内心出现了想要伤害孩子的愿望,这于情于理似乎都不应当出现。但英国精神分析学家温尼科特认为,母亲是有可能对孩子产生憎恨感的,而且那些导致母亲憎恨孩子的情境也会引发母亲的挫败、恼怒和怨恨等感受,进而对孩子产生愧疚。比如,尚在产褥期的母亲身体比较虚弱,激素水平也不太稳定,家里热热闹闹地挤进了许多人,熟悉的环境也变得陌生起来,这种情况下孩子长时间的哭闹就形成了一个不愉悦的环境,令母亲不知所措。生孩子这事儿本来也和生病差不多:多数发生在医院,各类检查一个不能少,住院手续一项不能缺,医护人员忙忙碌碌,隐约还能听到撕心裂肺的喊叫(正在生)和啼哭(刚出生)。如果再被推进手术室腹部剖一刀,那真就成了个伤病员。可是当小生命出来的那一瞬间,似乎所有的痛苦都被披上了喜悦的外衣,家属笑逐颜开,产妇也表示“看到他/她的时候,前面受的苦全都忘了”。意识里可能确实是忘了,但潜意识则未必如此。与腹中胎儿的分离本身就是一种焦虑,这种“不再属于自己”的惆怅,和“现在有好多人来爱他/她”的嫉羡,加上对刀/伤口和乳腺炎的排斥,以及觉得自己不够称职而产生的愧疚,更不用说亲人和配偶注意力的转移,可以说这个时期的母亲是所有负面情绪的结合体,疼痛正以其隐蔽的方式抓骨挠心。

作者简介

姓名:郑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颜兵)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