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提供丰富精神文化食粮 满足美好生活新期待
美好生活新期待呼唤文艺供给新变革
2018年03月30日 15: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胡一峰 字号
关键词:文艺;文化;互联网;

内容摘要:在新时代的语境下,满足民众的精神文化新期待,绝不能忽视兴起于市场环境下和网络空间中的新力量。

关键词:文艺;文化;互联网;

作者简介:作者单位:中国文联中国文艺评论中心

  在新时代的语境下,满足民众的精神文化新期待,绝不能忽视兴起于市场环境下和网络空间中的新力量。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以及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民众对文艺的需求以及我国文艺生产消费的版图也相应地发生着新的变化。实践证明,新的需求要在新的体制框架内才能真正满足,而只有新的需求成为刺激机制、制度变革的动因,它对于社会进步的意义才会真正显现。笔者以为,着眼于满足人们美好生活新期待,应从三个维度推动文艺供给的新变革,并以此勾勒新时代文艺供给的新框架。

  以“精品”为文艺供给的首要目标

  近年来,我国民众精神文化生活水平客观上不断提高。更重要的是,这种提高不仅表现为一系列物质化指标,如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数量、文化设施的建设等,而且正转化为民众文化生活满意度的提高。以电影为例,据有关调查,中国电影2017年年度满意度最终得分为83.3分,分别高出2015年、2016年2.1分和2.3分。2017年的贺岁、春节、春季、五一、暑期、国庆、初冬诸档期除初冬档外均进入“满意”区间。面对这一现象,首先应为文艺取得的成就鼓掌,但还须清醒地看到其背后显露的新问题。文艺满足的是人们的审美需求,而与物质需求不同,审美需求是没有止境的,不仅不因消费而减弱,反而会不断增强,而且,这种增强主要表现为要求获得质量更优而非数量更多的消费对象。同时,文艺欣赏又天然地带有社交性,对优质作品的需求很容易传递和弥散。换言之,即便是独自阅读一部文学作品、欣赏一部影视剧或听一场音乐会,也会产生与人交流欣赏体会的内在要求,而与人交流的经验不但反过来会增强新的需求,而且能促使本来没有欣赏过某一文艺作品的人也产生新的需求,更重要的是,此种新的需求主要不是重复欣赏某一部作品或雷同的作品,而是欣赏更加精良的新作品,是因为欣赏优质文艺作品的过程本来就是人的审美素养和品位提升的过程。

  同时,互联网的兴起和快速发展,在缩短人们物理距离、把世界拉平的同时,也在促成艺术感受的均等化。在前互联网时代,因为空间阻隔、时间限制等多种因素,人们无法“随心所欲”地使用文化艺术设施。今天,随着视频网站、数字美术馆、微展览等快速发展,城市和农村、不同地域、不同阶层的人,借助互联网的相通相连,已可以基本实现平等地欣赏文艺作品。人们的文化消费成本进一步降低,艺术经验积累进一步便捷。当然,对于舞台艺术等艺术门类而言,即便借助于NT live等技术,网络直播与现场欣赏毕竟还有差别,但这种差别更多地对专业人士或资深票友的评鉴式欣赏有意义,就大众欣赏和消费而言,并不会造成巨大的鸿沟。何况,新技术的革命性意义更在于为艺术体验的获得与积累提供了便利的方式,无疑也在推高着人们对精品的渴望。这些都在要求把“精品”的创作生产、有效传播和便捷获取作为文艺供给的目标;否则,看似热热闹闹的文艺产品和服务提供或文艺设施建设,都将成为一种“认认真真走过场”或“吃力不讨好”的无效徒劳。

  以“增量”为文艺供给的有生力量

  那么,“精品”又从何而来呢?这就要求我们必须重视文艺领域的“增量”或新生力量。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开放这一伟大决策的最重要的意义之一,便是通过对社会活力的极大解放,赋予了中国社会新的“增量”。文艺领域也不例外地接受了这一次近代以来最大的“赋能”,释放出蓬勃的生机与活力,最显著的表现就是新文艺群体的诞生和壮大。“新文艺群体”最根本的催生力来自于市场经济及其带来的新的社会空间的扩张。以市场化改革及市场经济体制的构筑为基础,更多文艺从业者才获得了成长的空间,逐渐进入当代中国精神文化版图的中心区域,成为当代中国人文艺消费的重要供应者。而互联网的发展及其创造出的新的审美口味和方式又加速了其进程、改变了其样态,让“增量”的意义在更广更深的领域内展现出来。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近些年来,民营文化工作室、民营文化经纪机构、网络文艺社群等新的文艺组织大量涌现,网络作家、签约作家、自由撰稿人、独立制片人、独立演员歌手、自由美术工作者等新的文艺群体十分活跃。这些人中很有可能产生文艺名家,古今中外很多文艺名家都是从社会和人民中产生的。”比如,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达3亿多。雅昌艺术网也拥有200多万专业会员。在新时代的语境下,满足民众的精神文化新期待,绝不能忽视这支兴起于市场环境下和网络空间中的新力量。相反,应把优质的文艺资源向新文艺群体倾斜,为他们提供组织纽带、政策保障、技能培训和创作扶持,建构起优质资源与活跃在民间、富有创新活力的文艺力量相匹配的科学机制,杜绝耗费文艺资源的“政绩工程”或应“奖”之作、应“展”之作,挤掉制造虚假红火的文艺“泡沫”,使优质资源流向优秀人才的管道更加畅通,优秀作品搭载优质渠道的方式更加便捷,壮大文艺“供给侧”的有生力量。

  以“内生”为文艺供给的基本路径

  “增量”最大的特点在于内生于当代社会,反映民众文艺心理最直接、最敏锐、最迅速。一般而言,文艺供给大体上包括文艺产品、文艺设施和文艺活动三个方面。长期以来,文艺供给的路径设计可分为“权利论”和“教化论”两大思路。前者把文艺供给设定为一种文化权利的达成,更多强调政府在其中的传输作用或对传输的调控作用,后者看重文艺供给作为政治社会化或道德教育的手段功能,将其置于一个更宏大的目标中确立价值。毋庸置疑,人们之所以需要文艺,既为满足耳目之娱的感官需求,也为满足心灵净化的精神需求。“权利论”和“教化论”在文艺供给实践中是统一的,都需要对民众内生的文艺需求以及这种需求自我实现加以重视。

  如前所述,大量的文艺自组织及丰富的活动在中国基层社会兴起。如新工人乐团在北京乃至全国打工文艺领域深耕多年,举办的“打工春晚”影响很大,而且已经成为一个广受瞩目的学术课题。更不用说经常刷屏的广场舞、地书等广泛的“自娱自乐”。这是一股来自“基层”又内生于“基层”的文艺浪潮,它与民众文艺需求接得最近,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创造力,是文艺创作生产、欣赏与消费的最基础单元,文艺精品以及孕育精品的机制,很有可能诞生于此。值得一提的是,“基层”在我国的政治社会语境中是一个重要的概念,传统意义上是指国家行政管理体系意义上的“下级”或“末端”。正因为如此,“基层”有时候也被作为衡量文化产品、服务或活动水平高低、品质优劣的标准。但在网络时代,文艺自组织为主体的文艺自我供给,是否属于“基层文艺”范畴,目前尚未完全在政策体系与话语中找到答案。这些自组织及其活动也未完全纳入文艺行业治理的视野之内。这很有可能造成文艺供给与“内生”需求和路径的“错位”。因此,亟须对何谓“基层”作出新的诠释,在此基础上才能重新理解新时代的“基层”和“基层文艺”并将其妥帖安置入文艺政策话语体系之中,充分保护和扶持内生于“基层”的文艺需求和原创力,为满足精神文化新需求找到可靠路径和不竭动力。

  (作者单位:中国文联中国文艺评论中心)

作者简介

姓名:胡一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闫涵)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