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可视的叙事:形象史学的理论与实践
形象史学:从图像中发现历史
2014年09月12日 07: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9月12日第645期 作者:张弓 字号
关键词:形象;图像;史学;研究;历史文化

内容摘要:几十年来,考古学和文物学获得长足发展,历史形象资料的整理和研究也得到极大关注。面对形象史学明朗而崎岖的愿景,我们应向着深刻认识古代社会、深情咏味元典精神这两大目标,不断提升自身学养。

关键词:形象;图像;史学;研究;历史文化

作者简介:

  几十年来,考古学和文物学获得长足发展,历史形象资料的整理和研究也得到极大关注。最近几年,形象史学从历史图像学、考古文物学中脱胎而出,成为新的学术生长点。其旨趣在于,将特定的文物图像作为研究对象,围绕它展开相关研究活动,努力解读其中包含的历史文化意蕴。

  形象史学脱颖而出

  传统的中国古代史研究主要依据的史料,一是文献资料,二是图像、文物资料。这两类资料的特性不同,作用也有所区别。文献资料通常具备时间、地点、人物、事项等历史要素,是传统史学的主体资料。图像、文物资料则不同,除少量带有若干历史要素之外,大多只是具象实物,历史要素并不完备。这些具象实物包蕴的历史文化内涵,往往是意象式“密码”,须借助文献学或文物考古学给予解析、阐释。在传统史学研究中,图像、文物资料长期扮演着辅助资料角色。

  进入20世纪以来,随着考古学、文物学等学科的不断发展,图像、文物资料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以探讨专题图像序列为学术主旨的课题和论著不断出现。沈从文编著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堪称形象史学的初期名著,郭沫若为该书撰写的《序言》认为:古代服饰“资料甚多,大可集中研究。于此可以考见民族文化发展的轨迹和各兄弟民族间的相互影响,历代生产方式、阶级关系、风俗习惯、文物制度等,大可一目了然,是绝好的史料”。这种学术路向对形象史学、物质文化史研究具有普遍指导意义。历史图像学向形象史学的转化,大致须具备如下前提:1.专项形象资料累积足够丰富,其时代要素、地域要素清晰或基本清晰;2.专项形象资料的历史文化内涵比较丰富,足以生发主体性研究命题;3.专项形象研究具备足资参考的历史文献,可供证实、证伪或引申、补充。

  沈老还著有《龙凤艺术》一书。在古代服饰中,龙凤分别成为帝后的象征。在不同历史时期的玉、石、青铜、金银、髹漆、木雕等古代器物中,龙凤形象还有一个从部落、部族、民族图腾到皇权象征的演化过程。这一演进表明,在华夏文物各类形象序列之间,历史文化意涵往往相通、相续、相接,称作“意涵会通”。这种现象可视为各类历史形象蕴含的“中华文化同一性”的呈现,它起初位属浅层次,逐渐演化至深层次。

  “文化同一性”的存在,要求学者在从事某类形象序列的研究时,既要致力于解读这一形象专题的意象内涵,又要关注它的文化意象,以及与别类形象文化意象之间的内在关联,探讨不同形象序列之间文化意象的同一性。如果条件具备,可将专项形象序列研究提升为多项形象序列的综合研究,致力于思考中华传统文化精神在各类历史形象中萌生、发展、成熟的样态和轨迹。总之,专题形象研究向综合性形象研究的转化与提升,将会更全面、更深刻地揭示万千“具象体”内涵的中华传统文化理念和精神。这应是形象史学研究的根本旨趣,也是衡量形象史学发育程度的标志。

  两重证据法呈现多样形式

  在形象史学研究中,图像和文献资料交互为用,加之图像(含实物)内涵的意象式特性,使得传世文献与出土文献两重证据法呈现多样形式:1.运用专题形象序列内多帧图像,互相对照排比以解析,是为自证;2.历史文献与历史图像(含实物)互为证实(或证伪),互为补充;3.运用不同形象序列之间的相关图像对应互证;4.采集域外图像,与本土同类图像比较互证,观其异同,查其渊源演变,揭示两者间的历史文化因缘,及本土图像独特的历史文化内涵,深化对本土形象内涵的认知。

  某些图像(文物)资料往往蕴含史前文化意象、元典精神意象或某种高层次文化意象,难以直接运用图像加文献的方法索解,需采用“心证”方法。“心证”是指学者本人对艰深意象的独到悟解。这种悟解不是无根之谈,它来自学者对相关图像(实物)长期把玩鉴赏的个人实践,以及其深厚的历史文化学养,尤其是中华元典精神的浸润。

  形象史学可分为三个学术系列

  如今,形象史学研究领域已隐然涌现三大学术系列。一是见于古玉礼器、青铜礼器和乐器、古服饰、古书仪文书等图像(实物)的礼文化形象系列;二是见于文人字画、古乐琴筝、茶具茶道、酒具酒令等图像(实物)的士文化形象系列;三是见于儒释道造像、题记塔铭、符箓法器等图像(实物)的佛道文化形象系列。这三大系列可分别整合为形象史学领域的中华礼制文化研究、士文化研究、佛道文化研究,展示多序列综合研究的发展前景。三个形象专题的学术意涵具有两个共同点,一是与历史时期的社会阶级结构、礼法观念、身份意识、文化信仰、风俗习尚等密切相关;二是与中国传统文化大系密切相关。这两点正是一切形象遗物天然蕴含的社会印记和文化印记。

  与社会印记相关的基本事实,包含中国古代社会几种生产方式递进的历程,例如四民(士、农、工、商)社会向士族身份性社会的转换,继而向庶民非身份性社会的转换。与文化印记相关的基本事实,包含对中华元典文化的认知。博大精深的元典文化系,是支撑整个中华传统文化的脊梁,是中华无量故物意象式灵魂的原乡。科门繁多的次生文化系汇成经、史、子、集四大部类,大都从中华元典主干分蘖,再在中华社会沃壤中契合会通、舒枝散叶。学人应矢志沉潜其中,体悟元典理念的精华,借此寻觅家国情怀、先民魂魄。面对形象史学明朗而崎岖的愿景,我们应向着深刻认识古代社会、深情咏味元典精神这两大目标,不断提升自身学养。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张弓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