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新型智库建设与社科研究创新
新型智库知识生产的社会建构
2015年10月09日 10: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0月9日第819期 作者:王卓君 余敏江 字号
关键词:智库专家;政府决策;权力;生产;行动;社会建构;政策制定;政策议程;智库知识;智库是

内容摘要: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抑或它们在制度、历史、文化等方面有多大的差异,智库作为一种相对稳定的政策研究和咨询机构,汇聚、整合以个体化形式存在的知识产品,以专业性、前瞻性、客观性、中立性的决策咨询服务嵌入政策议程之中。换句话说,如果以“专业知识”的名义来进行政策议程的选择,就可能掩盖背后的政策过程,排除外部政治权力与公众的参与和监督,而且有可能出现一种拒斥普通公民需求与意愿的政策过程。通过不同行动者的对话、协商与合作,不仅能促进知识的有效聚合、共享,而且在政府、智库专家与公众之间形成一种决策权的分配结构和权力行使的制约机制,最终建构的政策、决策或意见是政府决策者与社会主体的同一过程所生成的客观化结果。

关键词:智库专家;政府决策;权力;生产;行动;社会建构;政策制定;政策议程;智库知识;智库是

作者简介:

  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抑或它们在制度、历史、文化等方面有多大的差异,智库作为一种相对稳定的政策研究和咨询机构,汇聚、整合以个体化形式存在的知识产品,以专业性、前瞻性、客观性、中立性的决策咨询服务嵌入政策议程之中,已成为其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建设高质量中国特色新型智库是时代的必然要求。然而,与时代要求相比,我国大多数智库仍然局限于传统意义上的学术机构模式,咨政方面的活力大多没有释放出来。智库自身的发展现状与中国经济社会崛起的现实和要求不相符,与政府决策层的期待也不相称。

   

  究其原因,在于忽视了智库自身的建构属性,忽略了其运行的社会基础,也未能从价值立场去理解智库的意义赋予行为,强调权力关系、结构与行为主体间的相互建构。事实上,智库是生产“知识”的社会组织,“知识”的缔构与生产不能仅仅依凭于所谓的理性知识论和绝对实在主义的方法学。有效的“知识”不仅是反映社会实践的相对稳定的客观实在,更多的是由人们在社会交往中协商和互动的结果。而且,主观互动知识对社会实践具有很强的介入性。在政策制定过程中,能够自由表达、疑问、对话以及挑战不同境遇和不同类型的知识是一种间接权力。知识问题也是权力问题,权力—知识—主体之间密不可分,表现出相互建构的特征。从这个意义上说,理性化的政策制定过程应该有一个公众行动—知识行动—政策行动的连通问题。只有这样,政府的政策制定才能真正建立在民主与科学的基础之上。如果智库的“知识”生产与公众意愿相违背、与政策议程相脱离,那么智库建设的意义就不大。

  不难看出,新型智库是社会建构的产物。与理性建构论不同,社会建构论不是某种对象性社会事实的理论,而是一种有关社会行动、互动和社会过程的理论。也就是说,新型智库的行动者不是个体性的,而是社会性的;不是被动的,而是积极、主动和交互影响的。新型智库知识生产建构的过程不仅仅是一个心理活动,更是一个社会性活动,其中包括对话、沟通、论辩、共识等复杂的社会过程。被建构的“知识”不仅是一个具有逻辑贯通性的真理体系,而且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包括不同建构者不同角度的观察和思考,不同利益的沟通和整合。一言以蔽之,在社会建构主义的视野中,新型智库的知识生产不能沉迷于自我话语的建构,忽视公共生活的关注以及与政府决策的互动。

作者简介

姓名:王卓君 余敏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