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现代化——中西比较的视野
从信奉到批判:世俗主义与现代性的悄然分离
2015年05月29日 09: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维多利亚·斯莫尔金-罗思罗克 字号
关键词:宋体;世俗化;维思里安大学历史系;政治;信仰;社会科学家;生活;秩序;发展模式;马克思

内容摘要:} 维思里安大学历史系教授维多利亚·斯莫尔金-罗思罗克(Victoria Smolkin-Rothrock)当代历史上最出人意料和最引人注目的发展态势,是宗教在20世纪末向政治和公共生活的回归。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是一种历史发展模式,它揭开了现存经济和社会秩序的不道德的面纱,斥责宗教是一种为阶级剥削服务的虚假意识,并且提出一种服务于社会和政治组织的“科学”理论,该理论将终结处于社会冲突之核心的经济需要和政治不公。在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期间,一方面,对世俗化论点的信奉转向批判,而另一方面,宗教的危机感伴随着宗教向政治和公共生活的回归而变得自信起来。有时,一些曾献身于理解“世俗化”事业的社会科学家也发表著作,讨论证明论题错误的种种方法。

关键词:宋体;世俗化;维思里安大学历史系;政治;信仰;社会科学家;生活;秩序;发展模式;马克思

作者简介:

   

  维思里安大学历史系教授维多利亚·斯莫尔金-罗思罗克(Victoria Smolkin-Rothrock)

  当代历史上最出人意料和最引人注目的发展态势,是宗教在20世纪末向政治和公共生活的回归。之所以令人惊讶,首先是因为这一现象是全球性的,其次,它与上世纪形成于西方社会科学中的现代性模式背道而驰,该模式假定,在现代化的重压之下,宗教将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并最终消亡。

  有人可能会争论说,社会科学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出现与一种信仰有关:由奥古斯特·孔德、卡尔·马克思和马克斯·韦伯以及其他人所发展起来的新社会科学可以比宗教更好地解释世界的运行方式以及人性在其中的处境。孔德提出,“实证主义”是一种“新科学”,它可以通过弄清克服暴力及达到社会和谐的科学方法一劳永逸地解决人类冲突中的道德问题。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是一种历史发展模式,它揭开了现存经济和社会秩序的不道德的面纱,斥责宗教是一种为阶级剥削服务的虚假意识,并且提出一种服务于社会和政治组织的“科学”理论,该理论将终结处于社会冲突之核心的经济需要和政治不公。韦伯认为,新工业秩序——一种人性可以在其中“通过计算在原则上掌握一切”的秩序——的理性化和官僚化将会导致“世界的袪魅”,它将使宗教信仰变得不复可能。在整个20世纪,这一系列假设在“世俗化”理论的框架中得到了最为明晰的发展。这种世俗化理论所持的观点是,随着社会工业化、官僚化、城市化、教育化和多样化发展,宗教将变得不那么重要——在社会和个人生活中都是如此。宗教将退出公共领域,转变成一种仅在私人生活中仍有意义的现象,最终甚至会在那一系列狭隘经验中失去其关联性。在一个世纪的时间里,这种世俗化理论都始终是理解宗教与现代性之关系的主要框架,并于20世纪60年代达到巅峰,当时,西方世界和社会主义世界的社会科学家和宗教观察家都认为,宗教的消亡不可避免且近在眼前,不管他们是在为此痛哭流涕还是额手称庆。然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社会科学家不再对宗教的定义及其前景那么肯定了。在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期间,一方面,对世俗化论点的信奉转向批判,而另一方面,宗教的危机感伴随着宗教向政治和公共生活的回归而变得自信起来。

  20世纪70年代,世界各地的宗教团体开始更加自信地在文化和政治两个方面表达自己。在美国,新兴的保守的基督教右翼运动围绕它对“世俗人文主义者”的反对而得以凝聚。世界其他地方的发展情况,如伊朗的伊斯兰革命(1979年),天主教在波兰“团结”运动中的角色,信仰福音主义的新教徒的迅速增加,等等,似乎也指向了“脱世俗化”。到20世纪90年代末,社会科学家大声宣告世俗化模式的终结。有时,一些曾献身于理解“世俗化”事业的社会科学家也发表著作,讨论证明论题错误的种种方法。

  作者为维思里安大学历史系教授 王爱松 邵文实/译) 

作者简介

姓名:维多利亚·斯莫尔金-罗思罗克(Victoria Smolkin-Rothrock)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