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寻找铜鼓的历史边界
难解的铜鼓铸造之谜
2015年11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1月13日第844期 作者:记者 武勇 李永杰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铜鼓铸造一直是铜鼓学界试图弄清楚的问题,包括铜鼓铸造原料、铸造技艺以及铸造遗址。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不少学者尝试用新的方法、理念重新探究、揭开铜鼓铸造背后的秘密。

   

  铅同位素分析揭示铜矿来源 

  在铜鼓原料的问题上,由于现代科技考古的介入,已经大致摸清楚。据蒋廷瑜介绍,从1985年起,广西民族学院、中国科技大学、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从事物理学、化学、考古学等学科的学者组成课题组,专门就铜鼓矿料来源和铸造地点进行化学成分分析和铅同位素分析。在对北流型铜鼓的研究中,发现北流型铜鼓铅同位素比值分布集中,与北流型铜鼓分布范围内的古铜矿、矿渣、铅锭及现代铅锌矿、锡砂矿的铅同位素比值基本重合。这也就证明北流型铜鼓的铸造原料就来自当地的矿山,结合文献与考古资料,证明北流县的铜石岭就是北流型铜鼓的矿料来源。

  在对灵山型和冷水冲型铜鼓的分析中发现,灵山型铜鼓与北流型铜鼓有着共同的矿料来源,而大部分冷水冲型铜鼓的矿料来源并不在北流型铜鼓范围之内。麻江型铜鼓分布范围广,其矿料来源则比较复杂,集中在贵州、云南两省的毗邻地区。而作为麻江型铜鼓分布最为集中的贵广交界处,当地的含铅金属却没有用于铸造麻江型铜鼓。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记者采访广西河池市文物管理站原站长梁富林时,他说,20世纪90年代在河池东兰地区做调研时,曾有过民间补锅匠铸造铜鼓的说法,铸造铜鼓的原料就是当时的货币铜钱。然而更多的说法则是铜鼓买自外地。在东兰还发现有两面道光年间的麻江型铜鼓,上面均刻有“独山双和号”的铭文。但是在梁富林等人赴贵州独山县调查时却一无所获。蒋廷瑜认为,这证明在19世纪中叶,贵广交界地区,已经有铸造铜鼓的作坊,铜鼓已经“商品化”。

  1992年第5期《考古》期刊上,有研究人员在对万家坝型和石寨山型铜鼓所作的分析中,发现云南早期铜鼓的原料均来自滇西至滇中的滇池一带,证明中国云南为万家坝型和石寨山型铜鼓的原料产地。而在对越南铜鼓与中国出土铜鼓所作的对比研究中,发现了“流动的铜鼓”现象。

作者简介

姓名:记者 武勇 李永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