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犹太难民在上海
历史因铭记而深刻 ——从摩西会堂到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
2015年11月27日 10: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1月27日第854期 作者:记者 李玉 查建国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上海提篮桥地区,一座红砖斜尖顶的三层砖木楼房在四周的现代化建筑映衬下,显现出格外浓厚的历史气息。这是始建于1907年的摩西会堂,二战期间曾经是来华犹太难民的宗教活动中心。而现在,它是“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所在地,也是来华犹太难民实物、文献资料收藏和展出最为丰富完整的地方。

   

  “摩西会堂的旧址原来是虹口区政府下设机构的办公场所,改革开放后,经常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到这里来探寻历史。”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馆长陈俭当时正在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工作,他告诉记者,后来他们了解到,这里曾经是犹太会堂,这座建筑承载着20世纪三四十年代来这里避难的犹太人的历史。

   中国向二战犹太难民敞开大门 

  来华犹太难民是一个特殊群体。从1933年到1941年,大批从欧洲逃生的犹太人远涉重洋来到中国,总人数超过3万人。据统计,除了其中数千人经中国去了第三国外,至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仍有25000名左右的犹太难民把中国当作他们的避居地,上海成为他们的主要居住地。“仅后一个数字已经超过了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南非、新西兰五国接纳犹太难民的总数。”上海犹太研究中心主任潘光说。

  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也是犹太难民来华避难幸存70周年。尽管当时上海民众自身也饱受日本法西斯侵略之苦,还是尽其所能给予犹太难民各种形式的帮助,为救助他们尽了一切可能。以色列原总理伊扎克·拉宾曾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上海人民卓越无比的人道主义壮举,拯救了千万犹太人民。”

  提篮桥地区的舟山路、霍山路、长阳路一带,曾经是上海犹太难民主要居住地区,当年他们住过的红砖楼房如今都已被列为保护建筑。以东大名路、杨树浦路、海门路、霍山路为范围,被划为提篮桥历史文化风貌区,这里也是犹太难民及其后裔经常走访的地方。

  1994年,在各方推动下,犹太难民纪念碑在霍山路上的霍山公园落成。石碑上分别用中文和希伯来文刻着这样一段文字:“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数万犹太人为逃避法西斯的迫害来到上海,日本侵华当局以犹太难民无国籍为由,设立隔离区,对他们的行动加以限制。”

  位于长阳路62号的摩西会堂,现在已经成为犹太人到上海的必访之处,许多曾居住在虹口区的犹太人近年来携带子女来到这里,缅怀那段难忘的岁月。它在建造之初本是一幢私宅,1927年俄罗斯犹太人集资将摩西会堂迁入这里,当时上海最大的犹太人社团——上海犹太宗教公会曾长期设在其中,二战时期犹太青年组织“贝塔”总部也曾设在此地。

  2007年,在摩西会堂旧址基础上,虹口区区委政府将周边的居民住宅和其他建筑设施加以改造,建成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引人瞩目的是,纪念馆西侧肃立着一组人物雕像,雕像连接着一长幅古铜色的墙壁,上面满满地镌刻着上万个犹太难民的名字,这就是由旅美中国艺术家何宁设计的“上海名单墙”。雕塑的设计理念借用“six of six million”(六百万中的六个),将上海的拯救与纳粹在欧洲的大屠杀相联系,刻画了六位犹太难民的形象:中年男子、儿童、青年男女、老年妇女和正统犹太教徒,背景是若隐若现的犹太难民形象、海水和海鸟,名单墙的尾饰则是代表犹太民族的《妥拉》经卷匣子上的护盾和代表上海的白玉兰花。

  陈俭告诉记者,2008年,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和以色列驻沪总领馆一起筹建起犹太难民数据库,录入数据库的名字,最开始主要来自于当时出版的书籍和报刊,随着来访者增多,特别是犹太难民及其后裔不断寻访到这里,馆方引导他们查询姓名,未被记载的被录入数据库,在2014年设计“上海名单墙”时,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对数据库加以整理,剔除和更正错误的名字,在此基础上甄选了13732个上海犹太难民的名字,镌刻于名单墙上。“上海名单墙”已成为了犹太难民在上海避难这一历史事件的标志之一。

作者简介

姓名:记者 李玉 查建国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