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濒危语言系列报道之二——藏缅语族
英美濒危语言研究对中国有何借鉴意义
2014年08月22日 06: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8月22日第637期 作者:许鲜明 白碧波 字号
关键词:濒危语言;研究;中国;借鉴;语言

内容摘要:英美濒危语言研究始于20世纪90年代。1992年,加拿大魁北克濒危语言会上提出了“每一种语言都蕴藏着一个民族独特的文化智慧。199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濒危语言专家组通过了《濒危语言方案》、《濒危语言红皮书》。

关键词:濒危语言;研究;中国;借鉴;语言

作者简介:

  英美濒危语言研究始于20世纪90年代。1991年,美国《语言学》发表论文讨论濒危语言问题。1992年,加拿大魁北克濒危语言会上提出了“每一种语言都蕴藏着一个民族独特的文化智慧。语言多样性是人类最重要的遗产。任何一种语言的消亡将是整个人类的损失”的观点。199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濒危语言专家组通过了《濒危语言方案》、《濒危语言红皮书》。2000年,德国科隆濒危语言会上提出了划分濒危语言的7个等级。2001年、2003年在巴黎会议上分别通过了《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语言活力与语言濒危》等纲领性文件。

  随着越来越多专家学者的介入,描写濒危语言问题的长篇综论骤然猛增,探讨濒危语言问题的广度和深度迅速推进。进入21世纪,科学技术飞速发展,人类记载语言的介质已从钢丝录音机、摄影摄像机,发展到了当今广泛使用的数码录音机、摄像机、照相机和计算机。濒危语言研究也逐渐从书面记录描写转向数字化有声典藏,即数位典藏。

  以欧洲濒危语言典藏为代表的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汉斯·罗森濒危语言典藏项目基金(简称ELDP)为例,它是一个面向全球开放遴选极度濒危语言,采用高科技数字化手段典藏世界各地极度濒危语言的专项基金。

  在美洲,以美国领衔的濒危语言记录、研究、典藏及复兴则成为多所大学、研究机构、原住民族社区、科学基金会、语言学工作者的联合行动。以美洲为代表的美国夏威夷大学国立外语资源中心,典藏了环太平洋岛屿的少数族群濒危语言;美国阿拉斯加大学建立的本土数位典藏档案馆,典藏了当地土著族群的语言文化;俄勒冈州塞勒姆濒危语言研究所的大卫·哈里森和格雷戈里·安德森建立在线字典,典藏了8种濒临消亡的语言,收录了3.2万余个词汇、2.4万余段音频资料。典藏是开放的,允许全世界的人都能听到正在消逝的语言。美国阿灵顿得克萨斯州大学的语言学家科琳·菲茨杰拉尔德和研究团队将一系列有声字典整理在一起,借助得克萨斯州达拉斯世界少数民族语言研究院开发的一系列软件,如语言典藏和分析软件、语音分析软件以及词典编纂软件,把文件浏览、检索功能与语音实验、标注功能结合起来。

  纵观英美的濒危语言研究现状,对我国的濒危语言研究主要有以下借鉴意义。

  第一,迄今为止,中国没有濒危语言典藏国家标准。顶层设计一套濒危语言数位典藏技术标准、数据规范、采录要求、实践流程和理论体系,已迫在眉睫。唯有如此,国内的濒危语言研究群体才能按规范采录语言,转写、翻译和标注;按标准的文本格式、元数据典藏音视频。按要求使用专业工具录音,以求永久保存;学会使用语言软件标注和建数据库,以求省时省力,提高工作效率。

  第二,中国濒危语言数位典藏一直处于“散兵游勇”、“个体经营”状态。学者间缺乏交流,语言典藏工作混乱,数据格式各异,语言资源无法共享。2006年以来,中国也承担过几个国际典藏项目,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徐世璇研究员、黄成龙副研究员,中央民族大学李锦芳教授,南开大学意西微萨·阿错教授,玉溪师范学院许鲜明、白碧波教授,广州暨南大学范俊军教授等,先后承担的ELDP数位典藏:中国南部土家语资料存档、纳木依语纪录、中国西南仡佬语柔勒、阿欧方言保护、西藏倒话、五屯话的对比研究、云南玉溪濒危撒都语言文化记录、畲语及文化记录等。但资料上交前后学者之间几乎没有太多的学习和交流。花了三年时间的典藏,大多躺在电脑里,没有再次开发利用,造成语言资源的闲置和浪费。

  第三,中国濒危语言以传统本体记录、书面描写研究居多,典藏数量屈指可数。以孙宏开主编的中国新发现语言研究丛书为例,记录描写的40余种语言中,只有撒都语有声音典藏。但有相当一部分语言是濒危语言,如布芒语、仙岛语、普标语、莽语、波拉语、桑孔语等。若不尽快典藏,这些语言最多持续两代就会完全消亡。

  第四,中国没有国家级数字化濒危语言档案馆来典藏中国丰富的语言资源。那些国家级、省部级、地市级、专项课题等资助濒危语言研究的课题,结项后只能零散保存。随着有声典藏的日积月累,很多国家投入资金典藏的有声资源将随着电脑的老化或崩溃而再次丢失。

  第五,中国需要制定长期的濒危语言典藏复兴战略计划。摸清国内濒危语言情况,绘制一幅中国濒危语言电子地图,提供人口数量、语言分布、使用现状、濒危程度、语言典藏等信息。这有助于濒危语言研究群体区别对待衰退语言(1—3级),有序典藏极度濒危语言(4—6级),避免国家人力物力财力的浪费和重复研究。

  第六,中国需重视边境少小族群语言的监控和典藏。其有声语料典藏将在国家信息编码、国防情报传递、信息安全、防恐反恐等领域,可能发挥其他资源无法取代的价值和作用。

  第七,濒危语言数位典藏是一项庞大而繁琐的跨学科工程。学科建设、人才培训、团队建设都要兼顾,缺一不可。

  (作者系玉溪师范学院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许鲜明 白碧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