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濒危语言系列报道之二——藏缅语族
濒危语言是语言学研究的重要资源 ——访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孙宏开
2014年08月22日 06: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8月22日第637期 作者:唐红丽 字号
关键词: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语言;濒危语言;记录

内容摘要:中国有许多小语种,这些语言使用人口不多,但学术价值极高,其中不少语言保留了汉藏语系、阿尔泰语系语言的许多古老的面貌。

关键词: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语言;濒危语言;记录

作者简介:

  中国有许多小语种,这些语言使用人口不多,但学术价值极高,其中不少语言保留了汉藏语系、阿尔泰语系语言的许多古老的面貌。有的语言资料,通过深入研究,是揭开历史上许多谜团的钥匙。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孙宏开今年已80岁高龄。自1954年起,他深入少数民族地区,调查了汉藏语系的30多种语言,并新发现语言10多种,积累了丰富的田野调查经验和大量一手资料。7月18日,在孙先生的家中,记者就濒危语言研究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等问题进行了深入采访。

  每个民族语言都记录着人类知识的一个侧面和局部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一直关注少数民族濒危语言研究,也是最早将国外的濒危语言研究引进国内的学者。

  孙宏开:可以这么说。20世纪90年代初,国际上关于濒危语言的研究已经很多,也开过很多国际大型学术会议,但国内对这个问题还知之甚少。当时,我将大量的会议报道及论文集介绍给国内学者。同时,以阿侬语为例,根据自己多年的田野调查所掌握的一手资料,从使用人口、语言本体的衰败、使用频率降低、使用者年龄老化等几个角度,阐述了该语言逐渐走向衰亡的过程。

  此后,濒危语言越来越受到我国政府和学界的重视,每年都有涉及濒危语言研究的不同层次的科研基金项目。特别是在21世纪开始的前五六年间,关于濒危语言的研究成果呈井喷之势,最近这几年相对冷了不少。但每年也有一定量的研究成果发表。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从1993年开始展开“中国空白语言调查”,后来又从事“中国新发现语言调查”。据介绍,您目前正在开展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濒危语言保护工程”。在您看来,濒危语言研究的价值何在?

  孙宏开: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和交流思想的工具。假如全世界仅有一种语言,人们交谈起来会方便许多。但语言是历史的产物,它伴随着民族的产生和发展,记录着民族的兴衰。

  首先,语言蕴含丰富的文化价值。各民族语言里千百年来形成的故事、神话、传说、寓言、诗歌、唱词、谜语、戏剧等各类口头文学作品都依靠语言来表达。我国各民族语言中发掘出来丰富的脍炙人口的口碑文学作品已经在社会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如藏族的《格萨尔》、彝族的《阿诗玛》、纳西族的《创世记》、景颇族的《勒包斋娃》等。这是一个民族传统文化、传统经验最直接最集中的具体体现,尤其是无文字的语言或文字不发达的语言更是靠口耳相传得以延续。

  《中国社会科学报》:语言也是一个民族千百年间积累的知识经验的总和。

  孙宏开:语言是信息的载体。人类的一切知识和经验都通过语言来保存、传播,每个民族语言都记录着人类知识的一个侧面和局部,是人类知识和财富的重要组成部分。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2006年,我们在四川甘洛地区调查尔苏语,找到一名“沙巴”,他既从事民间祭祀活动,又给人看病。他说,我们尔苏人有祖传秘方,只传子,不传女。从他那里,我们记录了大量尔苏人治病的草药名称和一些治病的技艺。

  几千年来在中国大地,每个民族或族群,为了繁衍生息,都有自己医治疾病的方法。这种知识和技艺,正是我们今天要挖掘和保护的对象。一旦他们的语言消失,这种知识和技艺就很难再代代相传了。

  濒危语言关乎语言安全

  《中国社会科学报》:每一种语言在一定程度上都代表着一种思维系统,它体现着不同民族对客观世界的认知过程。这也是我们当前要着重探讨的濒危语言的价值。

  孙宏开:对。语言作为一种认知系统,包含着该语言使用者对客观世界的认知体系。这个体系既有共性,也有特殊性。例如,人类社会在认识客观世界的过程中,归纳出许多认知范畴,有的比较具体,有的比较抽象。这些范畴,随着人类认识客观世界过程中知识的不断积累,而不断精密化。这是人类思维模式的进步。这种进步往往由语言的系统结构表现出来,用不同的方法来表达,而这种表达方式的多样化在人类进化过程中形成的差别又反过来促进人类认识客观世界的深化。这样循环往复,人类依靠语言,使得自己对客观世界的认识越来越深刻,越来越精密,越来越多样化。

  例如,人们对空间的方位概念,往往用东、南、西、北来表达,还用上、下、左、右、前、后、里、外等,但是在许多少数民族语言里,这种方位概念的表达方式有很大的不同。如羌语支语言一般都有6—10个动词前缀来表达行为动作是向垂直的上方、下方、上游方、下游方,向心方、离心方、靠山方、靠水方等进行的,这种对空间范畴的认知体系以及他们特殊的表达方式,是它们长期生活在山区的峡谷地带所形成的。

  因此,人们担心,语言多样性的丧失,是不是会使人类思维方式单一化甚至退化。

  《中国社会科学报》:对于语言学学科发展来说,濒危语言有何价值?

  孙宏开:语言是发展语言学的重要资源。从某种意义说,积累的语言资源越丰富,发展语言学的潜力就越大。以中国为例,中国有许多小语种,这些语言使用人口不多,但学术价值极高,其中不少语言保留了汉藏语系、阿尔泰语系语言的许多古老的面貌。有的语言资料,通过深入研究,是揭开历史上许多谜团的钥匙,因此对即将消亡的语言资料,进行抢救性记录和保存,是发展中国语言学的一个刻不容缓的重要任务,也是少数民族语言研究的一项打基础的工作。它对于开展描写语言学研究、历史比较语言学研究、类型语言学研究,乃至民族古文字古文献研究都将起到推动作用。此外,它对于深入研究中国各民族的历史关系,认识中国民族大家庭多元一体格局的复杂性,也是十分有益的。

  从四个方面完善濒危语言记录保护工作

  《中国社会科学报》:濒危语言的消亡是全球性大趋势。面对这个问题,我们该做些什么?

  孙宏开:一方面,目前来说,虽然关于濒危语言记录保存工作做得较多,但总体仍然不够。以藏缅语族濒危语言记录为例,估计10%都不到,且整体较乱。另一方面,关于濒危语言研究,现在存在较多分歧,目前最紧迫的是发掘语言资料。至少可以根据轻重缓急,将快要消亡的语言先行记录和抢救,以免还没有来得及记录和抢救该语言就已经消失了,造成无法逆转的、不可弥补的损失。至少要做到以下几件事情:

  首先,抓紧调查研究弱势语言,大量记录该语言的语音、词汇、语法,整理出其语音系统、语法系统。为每一种少数民族语言出版一部描写性的专著。出版《中国少数民族系列词典丛书》,力争为每一种少数民族语言特别是使用人口越来越少的少数民族语言编辑出版一部词典。

  其次,尽可能把该语言的故事、歌谣、寓言、诗史等传统口头文学全部用国际音标记录下来,并做到文字、音标、直译、意译4对照。记录的手段除了文字资料外,一定要配合录音、录像等现代化手段录制中国少数民族语言音档,用多媒体技术保存各少数民族传统的文学、艺术、诗歌、戏曲等一切有声和形象资料。经过整理,把它保存在语言档案馆里,供研究和复原参考。

  再次,记录该语言的方言土语,不仅要有点上的资料,而且要有面上的资料,做到点面结合。调查研究少数民族语言和方言,整理20世纪50年代大调查的方言资料,建立计算机词汇语音数据库,陆续出版这些珍贵的资料。

  最后,为每一种弱势语言制订一套拼音字母,教会本民族对此问题有兴趣的知识分子,作为记录和保存该民族语言的工具,争取在一定程度上延缓濒危语言的衰亡。

 

 

作者简介

姓名:唐红丽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