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濒危语言系列报道之二——藏缅语族
藏缅语族“珍稀语种”或将渐行渐远 ——实地探访土家语、仙岛语、柔若语村落
2014年08月22日 06: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8月22日第637期 作者:唐红丽 字号
关键词:语言;探访;村落;记者;记录

内容摘要:7月21日,记者从北京出发,列车穿过一座座奇特美丽的山川,绕过张家界的绝美风光,直奔土家语人群相对集中的湘西州保靖县一个叫仙仁的地方。

关键词:语言;探访;村落;记者;记录

作者简介:

  湖南湘西:寻觅土家人 学说土家话

  7月21日,记者从北京出发,列车穿过一座座奇特美丽的山川,绕过张家界的绝美风光,直奔土家语人群相对集中的湘西州保靖县一个叫仙仁的地方。

  将采访少数民族濒危语言的第一站选在保靖仙仁,源于云南师范大学汉藏语研究院院长戴庆厦教授的推荐。

  2001年和2002年间,戴庆厦先后两次到仙仁乡做土家语田野调查,并著成《仙仁土家语研究》及《中国濒危语言现象个案研究》等成果,这是目前我国为数不多的土家语研究著作。

  去仙仁很不方便。除却修路带来的不便外,交通工具也仅有两趟小中巴。颠簸的中巴车上,两个女中学生叽叽喳喳地与几位老人聊得正欢。记者专注倾听,却听不懂所以然。一打听,才知道,乘车者大部分是土家族人。

  听说记者在寻找讲土家语的人,一名叫周露的女中学生惊喜不已。她说:“你别去仙仁了,在我家附近下车,我就能帮你找几个土家族老人。”见她如此热情,记者索性跟着她在中途的迁陵镇牛角村下了车。

  临近路边有一户人家,周露快步跑进屋,冲着一位老太太喊道:“婆婆,北京的一位记者,来寻找说土家话的人,你懂不懂?”

  “不会说,不会说!”还未等记者开口,老太太便摆手回应道。老太太年逾七十,叫周光兰。她告诉记者,自己“讲不来土家话”,家里大人小孩不会说土话,上下几代人也不会说土家话,整个村子也没人会讲土家话,要想找说土家话的人,还得去偏远的仙仁。

  周露和周光兰满怀遗憾与记者挥手告别,记者再次回到来时的公路边等待过路车。5分钟后,一辆皮卡车响着喇叭开了过来。皮卡车搭载记者在乡间道路上颠簸前行,驶过乡村公路,车子开始进入山路地段,汽车行驶在山腰,一边是高耸望不到山顶的峭壁,一边是悬崖下湍急的河谷。从保靖县城到仙仁乡25公里的路程,行驶了近两小时,终于在一条小溪——软六河畔停了下来。司机师傅说:“这里就是原仙仁乡辖区,这里有人会说土家话。”

  “你是土家人?会说土家话?”在附近科秋村,记者得到一位古稀老汉王良明的肯定回答后,一阵欢喜。“汉语的‘吃饭’,土家语怎么说?”记者迫不及待询问道。王良明说,在土家话中“吃饭”用汉语拼音记录叫“ci ga”,“睡觉”叫“nie bie”,“爸爸”叫“a ba”,“妈妈”叫“a nie”。

  王良明告诉记者,他说的土家语没有文字,只有语言,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自己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会说,但到了儿子这一代,就只能听得懂,基本上不使用了,而他的孙子,则听不懂也不会说了。

  在记者与王良明攀谈时,村民们慢慢聚集过来。记者问王良明平时和大家交流时是否用土家语?村民们都笑着说,“听不懂土家话,咋个说嘛!”王良明说,平时只用土家话与会说土家话的人交流,遇到不会说土家话的人就用汉语交流。

  “怎么不教孙子说土家话呢?”王良明回答说:“儿子在浙江打工,孙子跟着儿子在那边上学,没有机会学习土家话。再说了,外面也没人讲土家话,学了也用不上。”

  王良明道出了土家话渐渐濒危的一个原因。根据吉首大学教授杨再彪的研究,主要有几方面的原因。一是说的人少。根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土家族人口数为835.39万人,占全国少数民族人口的7.34%,仅次于壮、回、满、维吾尔、苗、彝族,在全国少数民族中人口排第七位。但是,据他2003—2005年的调研统计,会说土家语的人口约有6.5万人,不足总人口的1%。二是居住分散,不便于交流。不到1%会说土家话的人主要分布在湖南湘西州的龙山县、永顺县、保靖县、古丈县、泸溪县及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来凤县等34个乡镇200多个行政村逾500个自然山寨。其余800多万土家族人均说当地汉语方言。三是没有文字。四是外部影响。因年轻人纷纷外出上学、打工,更易交流的汉语尤其是普通话,便发挥了更大优势。

  “所以土家话的传承正遭受最为严峻的挑战。”杨再彪说,目前会说土家语的人几乎全是兼用汉语的双语人,并呈高龄化趋势。

  “在所统计会说的人口中,有相当一部分属于‘会一点’,这部分人只会讲少量土家语,对付简单的日常用语,遇到生僻一点的词或复杂一点的句子,就得转用汉语表达。真正的土家语单语人已经很难找到。”杨再彪说。

  但土家族学者、西南民族大学教授田德生说,在他的家乡湖南省龙山县,土家族人都会讲土家语。“今年家乡来人看望我,我们都用土家语交谈,商议如何传承土家族语言文化问题。”

  

  中缅边境:珍稀的仙岛人 渐远的仙岛语

  作为阿昌族的一个支系,仙岛人甚少为外人所知。仙岛人人口不足百人,会说仙岛语者更少,是我国使用人口最少的语言。对其濒危路径进行研究,有助于丰富我国濒危语言理论研究。

  仙岛人是我国的珍稀人种,仙岛语也可谓珍稀语种。途经昆明、大理,赶到中缅边境线的云南省德宏州盈江县弄璋镇芒缅村仙岛寨时,记者被眼前的精致所陶醉:蓝天白云下面是一望无际的青山绿树。陪同记者采访的弄璋镇武装部长刘正德告诉记者,翻过村东边的大山就是缅甸。

  与土家族不同的是,“仙岛”不是单列民族,仙岛人是隶属于阿昌族的一个支系。因此,所有仙岛人的身份证都写着“阿昌族”。

  而与土家族人一样的是,仙岛人也有自己的语言。记者问芒缅村仙岛寨村民寸老二:“您会说仙岛语吗?”寸老二头一仰,笑着说:“仙岛人嘛,哪里不会仙岛语!”

  寸老二还会说景颇语,汉语说得也相当熟练。寸老二的老伴余腊月也是仙岛人,会说仙岛语。让记者意想不到的是,她还曾是戴庆厦老师仙岛语发音的合作人。寸老二有7个女儿,1个儿子,都会讲仙岛语。家中交流都用仙岛语。寸老二说,在寨子里,碰到仙岛人他就说仙岛话,碰到景颇族人他就说景颇语。

  芒缅村村委会副主任余江也是仙岛人,他告诉记者,在他家仙岛语用的不多,用汉语和景颇语交流多一点。“我教过4岁的儿子学仙岛语,但是他不感兴趣。教的时候,他扭头就走了。”余江说。

  据记者了解,这个村子有50多人,其中一半以上会说仙岛语,以中年人及更长者为主。此外,大部分村民还会说景颇语、汉语、傣语。因为这里是景颇族聚居区,说景颇语的人相对较多,仙岛寨人大部分会说景颇语。而距仙岛寨不远的芒线村芒俄寨,也散居有几户仙岛人。但他们大部分人都不会说仙岛语,只有少数老人会说。

  由于仙岛语只有语言,没有文字,关于仙岛人的来历,只能在老年人的口口相传中获知一二。

  仙岛人关于自己族群起源的传说,大致为,仙岛人的祖先原居住在北方,在向南大迁移中掉了队,后来只好依靠前面队伍砍下的芭蕉树所显示的路线紧紧追赶,并从嫩芽长出的长短判断大部队离去的时间。但当他们看到被砍掉的芭蕉树已长出很长的嫩芽后,以为队伍已经走远,不可能再追上,于是就在现今的芒缅山林定居下来,成为今日的仙岛人。据说,早些时候,仙岛人丁还很兴旺,后因闹了几次天花,人口便急剧下降。

  戴庆厦认为,芒俄寨仙岛人的语言已基本失去交际功能,估计再过一两代就会销声匿迹。而仙岛寨的仙岛人虽还使用仙岛语,但青年一代已出现语言转用趋势,使用人数不断减少,被景颇语或汉语取代的趋势难以阻挡。

  怎样理性对待使用人口少的语言,是采取措施延缓其消亡,还是尽快将这些语言记录下来,保存其文化、语言价值?

  其实,仙岛语使用功能的变化,在20世纪50年代前后有不同特点。50年代前,仙岛人使用自己语言的同时,不同程度地兼用傣语、景颇语和汉语,但这一时期还没出现语言转用。50年代首先下山居住在芒俄寨的仙岛人,在周围环境影响下,逐步失去母语,经过50多年时间,基本由仙岛语转向汉语。90年代下山居住在仙岛寨的仙岛人,虽然仍使用仙岛语,但处于景颇语大语境中,人们更倾向于用景颇语交流,儿童使用景颇语的能力超过自己的母语。

  与土家语从土家语单语到土汉双语再到汉语单语所经历的漫长过程不同,仙岛人的语言转用非常急促。在芒俄寨仅经历两代人就发生了根本变化。戴庆厦认为,这说明,一个民族的社会和生活条件一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会加速语言的变化,尤其是导致母语丢失。

  面对这一现实,对仙岛语的记录、研究迫在眉睫。早在2002年,戴庆厦就进入仙岛寨,开展对这一语言的调查、记录、研究。通过语言比较,他认为,仙岛语与阿昌语中的陇川方言最为接近。这是仙岛人和阿昌人渊源关系的佐证。根据戴庆厦的梳理,两者之间的接近,主要表现在仙岛语与阿昌语存在同源词。戴庆厦用1513个常用词作比较,发现仙岛语在固有词中还保留近一半与阿昌语同源的词,另一半也有部分同源词,二者在语音上保留大致相同的特点。两者的异源词中大多是相对较晚出现的词或者不常用的词,应该是语言分化后的产物。从二者之间的语言特征比较分析,戴庆厦估计,仙岛人与阿昌人的分化至少在百年以上。

  而当前,关于仙岛语的记录、研究主要是对语言使用情况的统计、个案调查、语言源流及分化、语音描写等。关于仙岛语的词汇描写及语料分析的研究还远远不够。

  

  澜沧江畔:会讲柔若语 鲜知根文化

  柔若语是怒族的一支柔若人(也有学者称若柔人)使用的语言,属藏缅语族彝语支。在《濒危语言保护工程》一文中,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孙宏开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语言的活力和濒危情况等级划分标准,将柔若语与鄂伦春语、畲语等共26种少数民族语言定级为“严重濒危语言”。

  柔若语使用者柔若人主要分布在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兔峨乡。兔峨乡人大主席罗锡良就是柔若人。他告诉记者,这里是全国唯一的柔若人聚居地。如今柔若人口共有2987人,主要分布在兔峨乡的兔峨村碧鸡岚小组及吾皮江小组、果力村的果力小组、江末村的江末小组,这些地方基本算是纯粹的柔若人聚居村。

  江末村位于乡政府对面,现有1800多人,其中江末小组有300多人,都是柔若人。

  记者在江末村走访,村民们告诉记者,一般家里人交流都用柔若语。家里的小孩也会说柔若语。村支部书记杨映平说,他是柔若人,世代居住在这里,家里人都会说柔若语。

  罗锡良认为,柔若语应该算濒危语言。因为,第一,一部分柔若人参加工作,外出打工,语言环境变了,逐步不再使用柔若语。第二,很多词汇年轻人不会表达,只有老人会用。“比如说裙子,我不知道怎么用柔若语表达裙子。但是这个词过去是有的。”第三,通婚也会影响语言传承。第四,很少有柔若人能完整讲出关于柔若人的民族历史和文化。

  孙宏开说,一种语言是否为濒危语言,不仅要看使用人数,还要看使用程度、使用频率。比如,柔若人外出后会转用其他语言,大部分人大部分时间讲傈僳语。柔若语的使用范围只是在村子里,对外交际已经很少用到。所以,从发展趋势来讲,再过一两代人,这种语言使用得更少。

  云南怒族学会副会长李绍恩是柔若人。他告诉记者,会说柔若语的人比柔若人人口还要多。因为在民族聚居区,周围其他民族的人也会说一些柔若语。李绍恩也认为,柔若语属于濒危语言,应该着手收集整理。

  近20多年来,关于柔若语的调查研究没有间断过。1993年,李绍恩出版过一本《怒族语言资料集》,内容包括语言词汇、句子、语料记录,但是覆盖面有限。20世纪80年代,孙宏开到兔峨乡调研柔若语,也由李绍恩配合发音,做词汇描写记录。2002年,由孙宏开、黄成龙、周毛草合著的《柔若语研究》正式出版发行,该书对柔若语言本体内容包括语音、词汇、语法、柔若语方言土语及柔若语在汉藏语系藏缅语族的地位等做了记录、分析。

  但李绍恩认为,目前无论是关于语言本体的记录和研究,还是关于历史文化的记录和研究,都远远不够。“柔若人的历史文化的系统研究,目前还刚刚起步,可以说还是‘一滩雾水’,比如柔若人的迁徙、语料来源等,都还梳理不清。”李绍恩说,主要原因在于不能充分占有材料,因为几乎看不到关于柔若人的史书记载。这也是未来研究的难题所在。

  李绍恩告诉记者,为了加紧记录柔若语词汇,云南省委统战部研究室主任李志恩及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的熊国庆也在从事关于柔若语词汇记录方面的工作,目前已收集记录柔若语词汇5000多个。兰坪怒族学会也计划派兔峨乡的李润忠和学会常务副会长李富昌到昆明学习国际音标,以便将来开展对柔若语词汇描写工作。“从不同角度,多个领域展开这项工作,尽可能多地收集、记录,才会获得相对全面的柔若语词汇。”

  李绍恩介绍说,他目前正在做关于怒族历史文化方面的研究,对整个怒族4个支系的风俗习惯、历史文化、政治经济、伦理道德、科学等展开相对全面的梳理和研究。

  兰坪县怒族学会会长王仲昌今年59岁,是兔峨乡兔峨村吾皮江小组人。他原本在兰坪县工商管理局工作。去年开始,牵头做“怒族柔若语祭祀”项目,即柔若人祭祀时用的唱词等,主要是录像、录音及文字记录工作。因为没有文字,在记录这些唱词时,只能用汉语代替。项目内容共有10项,包括祭祖、祭神、祭魂、祭鬼等。“这些内容,50岁以下的柔若人知之甚少或者根本不知道。现在专门从事祭祀的巫师们知道的祭词越来越简单、越来越少。”王仲昌说。

  王仲昌告诉记者,他希望未来能在广泛收集、描写柔若词汇的基础上,编写一本柔若语字典,同时编写小学柔若语教材。“但现在的难题是,缺专业人才,没人懂国际音标,不懂资料收集的专业方法。”

  根据孙宏开等人的《柔若语研究》,柔若人最早居住在大理一带,后来经过洱源、剑川等地迁徙到兰坪县的兰州、金鼎,最后才在兔峨一带定居。此后不久,与当地的土著“摆依”(傣族)产生矛盾,互相争夺土地,后来柔若人联合傈僳族利用火牛阵打败了摆依,拥有了这片土地。根据兔峨地区一些老人能数出的数十代家谱来推测,柔若人在澜沧江地区的定居至少也有1000年以上的历史。

  对于柔若人可能融合了来自内地的汉族、白族的观点,《柔若语研究》一书认为,从语言分析来看,柔若语没有受到过外族语言巨大冲击而吸收大量汉语或白语词汇的迹象,柔若语的其他系统也没有受到大量外来影响的痕迹。因此,该书初步认定,柔若人基本上是单源的,是原始氐羌系分化后,再分化的结果。

  

 

 

作者简介

姓名:唐红丽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