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积极养老——中国养老服务实践与反思
关注失能老人长期照料
2017年01月06日 13: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军强 字号

内容摘要:某退休教授卖掉房子,进了一家高档的养老院。看到这样的新闻,在羡慕之余,我想问:中国有多少老年人能有这样的财力?前些日子,高龄农民工需要染发才能找到工作的新闻看了让人辛酸。我手头的《中国人口与就业统计年鉴》显示:农村60岁以上的老年人, 1/2还要靠自己的劳动力.如果这些老年人丧失劳动能力呢?如果他们生活无法自理呢?大多数人只有一个选择:家人。其次,长期照料如何筹资?长期照料的保险市场在大多数国家都没有发展起来。法国的长期照料保险发展最好, 60岁以上的总人数为1400万,有300万人参保,覆盖率则仅为21.4%。如果我们能在责任分担和筹资机制上展开广泛的讨论并达成共识,那么长期照料制度建设将会有一个好的开端。

关键词:照料;老年人;养老院;需要;筹资;老人;退休;农民工;年鉴;就业

作者简介:

  某退休教授卖掉房子,进了一家高档的养老院。那里有人负责做饭,也有常驻的医护人员。教授可以把俗务抛开,专心于写作。看到这样的新闻,在羡慕之余,我想问:中国有多少老年人能有这样的财力?前些日子,高龄农民工需要染发才能找到工作的新闻看了让人辛酸。我手头的《中国人口与就业统计年鉴》显示:农村60岁以上的老年人, 1/2还要靠自己的劳动力;城市里的老人也有接近1/5要自食其力。

  如果这些老年人丧失劳动能力呢?如果他们生活无法自理呢?大多数人只有一个选择:家人。中国社会在急剧变迁,我们一只脚已经踏进现代社会。但是我们的思维、我们的制度准备却远远跟不上。我们这一代很可能会经历史上第一次亲情关系的转变:从双向路到单向街转变的一代。这意味着我们还需要照顾我们的父母,但是我们的孩子可能没办法照顾我们了。

  我们的养老体系并不完善,实际上仅覆盖了大约百分之二三十的劳动者(不考虑新农保等,因为它并非有效保障)。对于失能老人的照料,那就更加准备不足了。实际上我们也无需妄自菲薄,因为失能老人的长期照料在国际上也是一个难题。大部分国家(包括发达的OECD国家)都没有建立起完备的筹资和照顾体系。原因有很多方面,限于篇幅,我仅提及一二。

  首先,对失能老人的照料是谁的责任?这个传统社会不需要回答的问题,却让我们转型社会非常头痛。我们作别自己的亲朋好友,涌向城市,我们身后的农村正在凋敝;我们到达城市,辛苦地谋生,同时肩上还背负着沉重的负担。责任问题,恐怕没有清晰一致的回答。因为这涉及文化、伦理、经济承受力等方方面面的考虑。但是,眼下的形势就是我们即使心有余,恐怕也是力不足了。现代的工作和生活节奏,不仅使得有正式工作的人们无法花费大量的时间照顾家庭成员,就连非正规就业的人们也难以承担传统的角色。所以,最后不管责任划归到哪一边,可能都需要第三方的机制来分担。

  其次,长期照料如何筹资?长期照料的保险市场在大多数国家都没有发展起来。这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跟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等险种相比,长期照料险的不确定性更大:一方面,出险高度不确定;另一方面,出险后的花费也不确定。这两个不确定使得逆向选择非常严重。所以,单纯依靠商业保险无法解决问题。法国的长期照料保险发展最好,60岁以上的总人数为1400万,有300万人参保,覆盖率则仅为21.4%。美国虽有700万参保者,但其覆盖率远低于法国。所以,一些国家转而依靠社会保险的方式来解决筹资问题。社会保险可以有效地克服逆向选择的问题,但是项目的创立并非易事。因为政策制定者需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利益,例如在税费负担日益沉重的背景下,再建立一个新的项目是否可行?

  如果我们能在责任分担和筹资机制上展开广泛的讨论并达成共识,那么长期照料制度建设将会有一个好的开端。对于已经退休的一代,这是迫在眉睫的一个问题。即使对于中青年,这也是心头一个日渐增长的焦虑源。周围的一些朋友开玩笑说,我们奋斗的目标无非是能有经济实力去住一个稍微体面一点的养老院。毕竟,虽然孩子已在膝边,但他们一旦降生就是一棵独立的小树,而不是我们这些老树长出的新芽。如果运气实在糟糕,得了不治之症或者无法自理,有几个能提前把遗言写好?如果无法寄望于运气或个体化的承担,那么我们只能通过发展社会化的解决方案。

 

  (作者单位:中山大学政务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