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地域学术文化系列·考古学与文献学视野下的齐文化
“鱼盐之利”支撑齐国称霸 ——访鲁东大学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研究所所长刘凤鸣
2018年06月01日 08: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杰 张清俐 字号
关键词:战国时期;齐国;诸侯;丝绸

内容摘要:在鲁东大学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研究所所长刘凤鸣看来,齐国推行开放革新的经济政策,不仅重视本国工商业的发展,还积极开拓与其他诸侯国的贸易。围绕齐国经济发展的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刘凤鸣。

关键词:战国时期;齐国;诸侯;丝绸

作者简介:

  春秋时期,齐桓公曾“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成为春秋五霸之首。齐国的强大,与其雄厚的经济实力密不可分。

  在鲁东大学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研究所所长刘凤鸣看来,齐国推行开放革新的经济政策,不仅重视本国工商业的发展,还积极开拓与其他诸侯国的贸易。围绕齐国经济发展的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刘凤鸣。

  “鱼盐之利”奠定经济基础

  《中国社会科学报》:齐国重视商业发展。请您介绍一下齐国的经济政策及其对齐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

  刘凤鸣:齐国的经济政策是齐文化在经济领域中的体现。齐文化是中原文化(华夏商周文化)和东夷土著文化相互碰撞、相互整合而成的一种体现时代潮流的新型文化。春秋时期,齐国的丝绸制品数量多、影响大,精美的丝绸制品和强大的经济后盾,使齐国成为政治强国。齐国重视商品经济和对外贸易的国策,又进一步推动了丝绸纺织业的发展和对外贸易。

  《国语·齐语》云:“通齐国之鱼盐于东莱,使关市讥而不征,以为诸侯利,诸侯称广焉。”“讥而不征”是只计算货物的数量而不征税,“诸侯称广焉”是说齐国与各诸侯国通商的国策受到了欢迎。齐桓公能够成为春秋霸主,齐国的“鱼盐之利”为其奠定了重要的经济基础。

  齐国丝绸成为出口主要货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春秋时期,齐国是否与周边诸侯国乃至朝鲜半岛等周边国家进行了经贸往来?其贸易的主要商品是什么?在我国的古代文献中是否有相关记载?

  刘凤鸣:齐国是先秦时期丝绸业生产基地和对外销售中心,其高档的檿丝和高超的染色工艺,以及便捷的海外通道,使齐国丝绸成为出口的主要货源。

  齐国与海外的贸易,包含与之隔海相望的东部的朝鲜。春秋战国时期的史料《管子·揆度》记载了当时齐国进口的天下最好的七种商品,其中之一就是“朝鲜之文皮”。“文皮”,指有花纹的虎豹皮,说明当时朝鲜的虎豹皮就是输入齐国的重要商品之一。与朝鲜的海上贸易促使朝鲜半岛的官员、贵族主动到齐国来考察学习。汉初成书的《尔雅·释地》也提到了斥山有来自朝鲜一带的“文皮”。“斥山”,指的是山东半岛东部今荣成市石岛镇沿海一带石头山。这些都是春秋战国时期,齐国与朝鲜半岛通过海上进行经贸联系的重要依据。

  史料记载,齐国“越海而东,通于九夷”(《博物志》),这里的“九夷”,不仅是朝鲜半岛,还应包括日本列岛在内。春秋时期齐国主动与海外的朝鲜诸国做生意的大动作,开创了政府倡导和组织对外贸易的先河,也开辟了中国最早的“海上丝绸之路”。这条“东方海上丝绸之路”,比汉武帝时期开辟的通西域的“丝绸之路”至少早500多年。韩国国际商学会会长、韩国群山大学贸易系主任金德洙曾撰文指出:“‘海上丝绸之路’应早于陆地‘丝绸之路’,比陆地‘丝绸之路’持续时间更长、范围更广、影响更大。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山东半岛上的齐国就通过海上主动与朝鲜开展了贸易往来,开辟了‘东方海上丝绸之路’。”

  考古印证齐国海上贸易

  《中国社会科学报》:考古发现能否印证齐国与古代朝鲜、日本的经贸往来?

  刘凤鸣:韩国出土了许多战国时期齐国的文物,证明了山东半岛与朝鲜半岛的文化交流及经贸活动,至晚在战国时期就已经开始了。这也验证了齐桓公时代管仲提出的与朝鲜主动经商不是一句空话。

  韩国全罗南道的完州上林里遗址曾出土了3件直刃青铜剑,韩日学界普遍认为上林里铜剑应来自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国内陆,称之为“中国式铜剑”。经综合比较分析,上林里铜剑不是来自与朝鲜半岛毗邻并有着陆路相连的燕国。燕国铜剑与上林里铜剑在具体形制和铸造细节上是不相同的,“这种带血槽的铜剑应来自齐国,属于战国时期的齐式剑”。

  韩国庆尚南道的蔚山市下岱遗址第23号墓曾出土过一件铜鼎,专家考证认为,“下岱这件铜鼎从种种迹象看应早于秦汉时期,属于战国时期的齐式铜鼎……这件铜鼎基本可以肯定是从战国中期的齐国辗转流入当地,并在当地长期使用保存下来的”。韩国庆尚南道的金海市良洞里(又作良东里)遗址第322号墓也曾出土一串包括两颗水晶珠在内的项链。这串含两颗水晶珠的项链据考证应是来自于战国时期的齐国,“这两颗水晶珠形制大小相同,均为算珠形,中间有圆孔以利穿系。用水晶做成的物品在这一时期的朝鲜半岛和日本还相当罕见,但在齐国却是大宗的产品”。现有的考古数据显示,来自战国时期齐国的考古实物主要发现于朝鲜半岛南部的韩国境内,而在朝鲜半岛北部则主要见到来自战国时期燕国和赵国的考古实物。这证明了战国时期燕、赵、齐三国与朝鲜半岛交往所走的不同路线,燕国和赵国走的陆路,从北部进入朝鲜半岛;齐国走的是海路,从朝鲜半岛南部西海岸进入今韩国境内。

  日本考古学家“在佐贺县高来郡三会树景化园的弥生文化……的墓葬中发掘出了最早的纺织品。它是被放在墓葬的陶瓮中的,是一寸见方的残布片,经测定,径线40至50根,纬线30根,与齐地所产丝绢大体相同”。当时的日本还处在新石器时代,还没有自己的丝绸纺织品。这证实了战国时期山东半岛的齐国已经向日本输出丝绸了。虽然还不能确定日本出现的齐国所产的丝绢,是怎么到达日本的,但不管怎样,至少证实了战国时期中日之间就存在一条连接山东半岛齐国与日本的海上通道。

作者简介

姓名:张杰 张清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