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报道:中国“空心村”调查
在城镇化发展中化解农村“空心化”难题
2014年01月17日 10: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1月17日第550期 作者:张清俐 字号
关键词:城镇化;宋体;城乡;耿明斋;农村人口;杜志雄;沈关宝;基础设施;户籍;土地

内容摘要: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刘彦随组织编写的《中国乡村发展研究报告——农村空心化及其整治策略》表明, 30多年来,中国城乡二元结构下的高速城镇化所带来的农村“空心化”,是城乡发展转型进程中乡村聚落演化的一种特殊形态。”耿明斋认为,解决问题的根本思路是按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实施以人为本的城镇化,加快推进公共服务城镇常住人口全覆盖改革,加快推进农村土地确权流转改革,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耿明斋表示,与此同时,还要研究那些暂时走不了或许可能永远也不会走的农村人口的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福利保障的办法,研究随着从农村迁出人口的规模越来越大,传统农村村落的存废及改造方式,研究农村公共基础设施的投入规模和投入方式。

关键词:城镇化;宋体;城乡;耿明斋;农村人口;杜志雄;沈关宝;基础设施;户籍;土地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当前,我国农村出现了“空心化”现象,这折射出城乡协调发展的难题。据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2012年完成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全国“空心村”综合整治增地潜力约1.14亿亩,实现城乡统筹下的远景潜力可达1.49亿亩。随着城镇化的逐步推进,“空心村”已成为城乡转型发展中“喜忧参半”的现象。

  当前,我国农村出现了“空心化”现象,这折射出城乡协调发展的难题。据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2012年完成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全国“空心村”综合整治增地潜力约1.14亿亩,实现城乡统筹下的远景潜力可达1.49亿亩。随着城镇化的逐步推进,“空心村”已成为城乡转型发展中“喜忧参半”的现象。

  农村劳动力转移导致“空心化”

  过去5年,中国城镇化率由45.9%提高到52.6%,转移农村人口8463万人。但正如河南大学中原发展研究院院长耿明斋所说,城镇人口的增加,并未导致农村人口的同比例减少。城镇增加常住人口中有一大部分属于候鸟式迁徙的农民工,他们并未取得真正市民身份,户籍仍在农村(户籍城镇化率只有35%)。

  “农村房屋空置、农村人口结构发生变化是农村‘空心化’比较典型的表现形式。”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杜志雄认为,农村“空心化”与伴随工业化、城镇化进程的中国人口流动和农村劳动力转移密切相关。

  据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任远观察,在一些农村地区,随着大量年轻劳动力外出就业,出现了村落中基本没有青年劳动力、农业生产和经济活动萎缩、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衰落的局面。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沈关宝告诉记者,这种“空心村”现象在中国中部以及偏西地带尤其突出。但也要承认,农民从以前被“捆绑”在土地到实现自由流动,这是社会的进步。

  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根据自己多年的乡村调查认为,不同地区的“空心村”,“空心化”程度与“空心化”方式存在差异。从“空心化”程度来看,经济越不发达、人地关系越紧张的地区,“空心化”一般也越严重。

  根据耿明斋的调查,目前“空心村”中的空心家庭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举家搬迁,逢年过节回来看看;二是儿女举家迁城,留下老人看门,逢年过节回家团聚;三是老人孩子留守,青壮年外出打工,年年候鸟式迁徙。总体来看,举家迁徙的人口比重越来越大。

  除了劳动力流失,近年来一些未能科学规划的新农村社区建设带来了另一种农村“空心化”问题。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刘彦随组织编写的《中国乡村发展研究报告——农村空心化及其整治策略》表明,30多年来,中国城乡二元结构下的高速城镇化所带来的农村“空心化”,是城乡发展转型进程中乡村聚落演化的一种特殊形态,具有人口与产业“空心化”、基础设施和社会服务空心化、村庄空间形态空心化等特征。宅地废弃、空置与低效利用是“空心村”问题的核心,“一户多宅”、“建新不拆旧”问题严峻。

  “空心化”折射系列发展难题

  受访学者认为,农村“空心化”折射出城乡转型发展中的一系列难题。

  为何曾经被农民珍爱的土地留不住他们奔向城市的脚步?为何社会上开始出现农业后继乏人的忧虑?“传统城镇化发展中的城乡二元结构模式是农村出现空心化的主要原因。”沈关宝表示,这突出表现在支撑农村发展的农业的生产率和工业之间存在巨大差距。人们都是趋利的,当种地的收入远远低于在城市从事其他产业时,农民是不愿意回到土地上的。

  然而,即使不再从事农业生产,他们依然不能下决心彻底离开农村。在耿明斋看来,这构成了农村空心化的直接原因。在工业化城镇化过程中,转移到非农产业的农业劳动力的生活空间没有随工作空间的转移而同步转移。其深层原因是两大制度难题,一是以户籍制度为代表的城乡居民身份分离制度,二是以集体所有制为代表的农村土地制度。现有的与户籍挂钩的农村集体所有制土地制度,绊住了农民进城的步伐。

  “空心村”衍生出了更多发展难题。杜志雄认为,比较严重的是导致农村土地和房屋资源空置,不能得到充分利用,还导致了农村文化生活凋敝,农业、农村发展所需要的劳动力短缺,农业后继乏人。

  实施以人为本的城镇化应对“空心化”

  面对农村空心化等一系列棘手难题,学者们指出,应以发展的眼光看待农村空心化现象,继续稳步推进城镇化,释放未来城乡转型发展的改革红利。

  杜志雄、耿明斋、沈关宝等学者认为,“空心村”在推进城镇化的特定时期内是不可避免的,这并非中国独有。

  杜志雄认为,中国在人多地少情况下,面临粮食安全和农产品供给等巨大压力。沈关宝表示,我们应加大政策研究力度,将城镇化对农村冲击的负面效应降到最低。

  “如果没有针对性的措施进行调整,没有对国土的科学合理规划,盲目投入并不利于‘空心村’的治理。”杜志雄对当前乡村治理中的一些问题提出批评。

  1.14亿亩的全国“空心村”综合整治增地潜力能否得到释放?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及近日召开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为继续推进农村农业改革、城镇化工作提出发展方向,也为解决农村空心化难题提供了解决思路。

  “必须通过制度变革来解决这些问题。”耿明斋认为,解决问题的根本思路是按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实施以人为本的城镇化,加快推进公共服务城镇常住人口全覆盖改革,加快推进农村土地确权流转改革,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让各种要素在供求关系和市场价格引领下自由流动,各个经济主体按照自身利益最大化原则通过自由选择决定自己工作和居住空间的取舍,决定自己的财产形式。

  以空心化为首的一系列城镇化发展中的问题也迫切需要学术界开展更多针对性研究。沈关宝认为,各个学科可以从不同视角开展研究,比如社会学应该考察“空心村”所衍生的农村社会结构、家庭结构、婚姻生活、教育等问题;政治学则应该关注青壮年劳动力缺失的情况下农村基层民主选举活动如何开展、城乡之间公共产品均等供给等问题;乡村经济与城镇经济两者之间是怎样的框架结构则是经济学研究需关注的。

  耿明斋表示,与此同时,还要研究那些暂时走不了或许可能永远也不会走的农村人口的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福利保障的办法,研究随着从农村迁出人口的规模越来越大,传统农村村落的存废及改造方式,研究农村公共基础设施的投入规模和投入方式,还要研究农村土地实现规模经营和现代农业经营方式演化的途径。

作者简介

姓名:张清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