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资本论》的当代意义
拓展《资本论》体系结构及资本理论的研究视域
2014年01月24日 11: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1月24日第553期 作者:顾海良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1866年,马克思在对《资本论》第1卷德文第1版作最后润色时,不无自豪地认为:“在像我这样的著作中细节上的缺点是难免的。但是结构,即整个的内部联系是德国科学的辉煌成就。”这是我们难得看到的马克思对自己科学研究成果的高度评价。

  1866年,马克思在对《资本论》第1卷德文第1版作最后润色时,不无自豪地认为:“在像我这样的著作中细节上的缺点是难免的。但是结构,即整个的内部联系是德国科学的辉煌成就。”这是我们难得看到的马克思对自己科学研究成果的高度评价。这里讲的“著作中”的“结构”,就是《资本论》的体系结构。

  马克思经济学体系结构的变化

  马克思自1843年开始经济学研究后,对经济学体系结构问题持续探索,直到1857年才在《导言》中第一次提出了《政治经济学批判》较为完整的体系结构,这就是“分篇”为一般的抽象的规定;形成资产阶级社会内部结构并成为基本阶级的依据的范畴,资本、雇佣劳动、土地所有制;资产阶级在国家形式上的概括;生产的国际关系;世界市场和危机的“五篇结构”。1858年初,马克思对“五篇结构”作了调整,提出“六册结构”的设想。在1859年出版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马克思公布了这一结构计划,“我考察资产阶级经济制度是按照以下的顺序:资本、土地所有制、雇佣劳动;国家、对外贸易、世界市场。”马克思将第一册“资本”第一篇进一步确定为“商品”、“货币或简单流通”、“资本一般”。1862年底,马克思决定“以《资本论》为标题单独出版,而《政治经济学批判》这个名称只作为副标题”,之后形成了《资本论》理论原理部分的“三卷(册)结构”计划。

  体系结构的完整性与未完成性

  马克思决定以《资本论》为题出版自己的经济学著作后,是否放弃了“六册结构”?传统观点的回答是肯定的,但马克思在《资本论》第1卷中的许多提示却是否定的。例如,马克思在论及工资的具体形式时就认为:“阐述所有这些形式是属于专门研究雇佣劳动的学说的范围,因而不是本书的任务。”这里“专门研究雇佣劳动的学说”,就是“六册结构”中第三册“雇佣劳动”的主题。

  如果说马克思从来没有放弃“六册结构”,那么,《资本论》就是马克思未完成的著作,应该怎样评价《资本论》的科学价值呢?承认“六册结构”的未完成性,并不能否认《资本论》体系结构的完整性。《资本论》体系结构的独立的科学价值,同它作为“六册结构”的未完成部分并不是对立的。《资本论》相当于“六册结构”第一册“资本”第一篇“资本一般”的内容,马克思认为,这部分内容实际上“就是英国人称为‘政治经济学原理’的东西。这是精髓”。《资本论》所阐述的马克思经济学原理的“精髓”,揭示了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本质规定,阐明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特征和根本规律。

  资本理论结构的文本考察

  《资本论》的主题和核心内容就是资本理论。对资本理论结构的文本考察,是理解《资本论》体系结构和当代价值的基础。

  大约在1857年11月下旬,马克思在写作《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的“资本章”时,提出了资本理论的“六分结构”。这就是:“I.(1)资本的一般概念。(2)资本的特殊性:流动资本,固定资本。(资本作为生活资料,作为原料,作为劳动工具。)(3)资本作为货币。Ⅱ.(1)资本的量。积累。(2)用自身计量的资本。利润。利息。资本的价值:即同作为利息和利润的自身相区别的资本。(3)诸资本的流通。(α)资本和资本相交换。资本和收入相交换。资本和价格。(β)诸资本的竞争。(γ)诸资本的积聚。Ⅲ.资本作为信用。Ⅳ.资本作为股份资本。Ⅴ.资本作为货币市场。Ⅵ.资本作为财富的源泉。资本家。”这是马克思对资本理论结构的第一次明确表述。

  不久,马克思在1858年1月14日给恩格斯的信中提到:“我又把黑格尔的《逻辑学》浏览了一遍,这在材料加工的方法上帮了我很大的忙。”受黑格尔《逻辑学》的影响,马克思对“六分结构”作了修改,提出了新的“三分结构”。这就是:“Ⅰ.一般性:(1)(a)由货币生成资本。(b)资本和劳动(以他人劳动为中介)。(c)按照同劳动的关系而分解成的资本各要素(产品。原料。劳动工具)。(2)资本的特殊化:(a)流动资本,固定资本。资本流通。(3)资本的个别性:资本和利润。资本和利息。资本作为价值同作为利息和利润的自身相区别。Ⅱ.特殊性:(1)诸资本的积累。(2)诸资本的竞争。(3)诸资本的积聚(资本的量的差别同时就是质的差别,就是资本的大小和作用的尺度)。Ⅲ.个别性:(1)资本作为信用。(2)资本作为股份资本。(3)资本作为货币市场。”在“三分结构”中,“六分结构”的第Ⅲ到第Ⅵ部分被合并为“三分结构”的“个别性”。从“一般性”到“特殊性”再到“个别性”,既是资本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理论逻辑过程,也是资本从货币作为资本到资本作为货币市场的历史逻辑过程。这是马克思资本理论的核心观点及其当代价值的本质所在。

  马克思对“六册结构”第一册“资本”进一步细分为“四篇结构”,这就是:“(a)资本一般(这是第一分册的材料);(b)竞争或许多资本的相互作用;(c)信用,在这里,整个资本对单个的资本来说,表现为一般的因素;(d)股份资本,作为最完善的形式(导向共产主义的),及其一切矛盾。”在这里,“资本一般”和“许多资本”是黑格尔《逻辑学》中“一”和“多”范畴的运用。

  马克思在“五篇结构”和“六册结构”中对资本理论的探索,不仅奠定了《资本论》中“资本一般”的方法、理论的和结构的基础,而且为当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关于资本理论的阐述确立了结构上的指向。

  指导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创新

  马克思经济学体系结构是开放的。《资本论》是马克思计划写作的经济学巨著的开篇部分,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最基本、最本质的部分,奠定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理论基础。同时,马克思远没有完成的“六册结构”的恢宏计划,也为当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提供了广袤的理论发展和创新的空间。

  当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发展,既不能否弃《资本论》的科学价值,也不能简单地把《资本论》看作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全部内容。即便研究资本主义经济学的发展,也不能只限于《资本论》论题的界限,而应该在《资本论》关于“资本一般”理论的基础上,拓展竞争、信用和股份资本等关于资本历史逻辑和理论逻辑的研究视野;面对经济全球化和国际垄断资本发展的现实,更要拓展“六册结构”关于国家的经济职能、国际经济关系及世界市场和危机等的研究视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道路和制度的发展,还要求我们运用《资本论》的基本方法和理论,着力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创新,升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的理论境界。

  (作者系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副主任、武汉大学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顾海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