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探秘消失古国之四:走进象雄
苯教之源 神圣画卷
2013年12月09日 16:1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8月16日第489期 作者:张春海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佛教传入之后,在漫长的时间内,因为教义、仪轨等方面的显著差异,与苯教发生了强烈冲突与碰撞,但在教义、仪轨、服饰等方面,两者又表现出了相互吸收、融合、适应的趋势,彼此都达到了新的高度。

  今天的西藏,苯教的信众数量仅次于藏传佛教。作为起源于西藏的本土宗教,苯教与象雄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在阿里大地,记者时时感到信仰的力量,是它召唤、支持着信众不远万里、不畏艰险前来朝拜,演绎出一幅发人沉思的精神画卷。

  象雄故地 苯教可能的源头

  苯教又称“苯波”等(汉译又作“本教”等),原始苯教为起源于西藏各地的原始宗教,用来禳灾除病、降鬼祛邪,有杀生祭祀等礼仪。这种状况与象雄王国政治上的分散相适应。而始祖辛饶弥沃对其进行改造之后,使其从分散走向严密、规范,从而进入了“雍仲苯教”阶段。雍仲,本来也无神秘奥义,一些学者指出其代表了太阳。

  苯教据传起源于沃摩隆仁。才让太认为,此沃摩隆仁是理想中存在的最高神圣之地,并非实际存在的地点,无法被还原到地图上,之所以与中亚某地重名,是因为其寄托、沉淀了藏族先民对中亚历史、地理的整体记忆。

  苯教传说中,世界和人类诞生于巨卵。学者指出,受到祆教“二分模式”的影响,苯教严格判分光明与黑暗,苯教诸神、大师及其弟子,驯服代表黑暗的魔鬼,将光明带给人间众生。

  苯教在象雄和吐蕃都产生了巨大影响。从第一代藏王聂赤赞普,到崇信佛教的赤松德赞,数十代赞普大多“以苯为政”,从象雄请来苯教大师参与政事。

  但后来的信仰格局因佛教的传入而改变。佛教传入之后,在漫长的时间内,因为教义、仪轨等方面的显著差异,与苯教发生了强烈冲突与碰撞,但在教义、仪轨、服饰等方面,两者又表现出了相互吸收、融合、适应的趋势,彼此都达到了新的高度。

  苯教经典文献也收入《大藏经》,与藏传佛教相似,分为《甘珠尔》和《丹珠尔》,数量超过百函。对于西藏早期的历史、文化、宗教来说,苯教文献堪称宝库。苯教与象雄有千丝万缕而又需要厘清的关系。因此,苯教经典文献是研究象雄的重要材料。

  今天,苯教在西藏、四川和青海等地仍不乏信徒。记者在转山时,就遇到了来自各地的苯教信徒。

  神山圣湖 信仰者的精神洗礼之旅

  冈仁波切与玛旁雍错是闻名遐迩的神山圣湖。佛教、苯教、印度教、耆那教的信仰者,都尊崇这对神山圣湖。对他们而言,冈底斯山即宇宙的中心。

  虽然冈底斯山在高峻与气势上都较临近的喜马拉雅山略逊一筹,但也不乏震撼人心的魅力,海拔6656米的冈仁波切就是其中奇崛、高伟的一座山。它是20多条冰川的发源地,冰顶如高洁的王冠,皓洁、纯美,激发信徒内心的神圣感:也许他们所信奉的众神,就居住在云遮雾绕的峰顶。转山一周约52公里的路程,几乎都要上上下下,转山路的最高处卓玛拉山口,海拔5638米,巉岩密布、冰雪覆盖,挑战、考验着转山者。

  对于藏族人,转山如同节日,在其生命中非同寻常,标志着信仰的纯净。转山不仅能够开阔视野、增强体魄,还能洗去罪孽、净化心灵。他们会穿着崭新的节日盛装,手持转经轮,来到神山脚下,一步步走完全程。更虔诚者会一路磕长头,以身体丈量这条修远且艰难的道路。

  记者随一家藏族人开始转山,晨光中,遇到三位完成了转山的老者,他们眉宇间没有疲惫之态,笑声也非常开朗。老者泰然告诉记者,转山对苯教徒意义非凡。

  佛教徒与苯教徒转山方向相反,相遇时会互致问候。记者翻过卓玛拉山口之后,看到苯教徒在坡度超过70度的山坡上耐心而坚定地向上攀登,无人抱怨,手中的转经轮逆时针转过一圈又一圈。

  玛旁雍错位于冈仁波切东的霍尔,两者遥遥相对。在藏族看来,神山是男性,圣湖为女性。圣湖湖水并非来自神山的冰雪融水而是源自纳木那尼峰。湖水晶莹剔透,随着阳光、云影呈现出各异的色彩。湖边是绿色的山丘,远处则是该峰的白色身影。纯净的空间,令人远离喧嚣,内心沉静如水。信仰苯教和藏传佛教的藏族人,平静地在湖光山色中迈着脚步。

  对印度人来说,玛旁雍错也非常神圣。印度古代抒情诗、迦梨陀娑的《云使》中,就有关于她的优美诗句:

  天鹅之群会听到你的悦耳的雷鸣/这阵阵雷鸣使大地肥沃,蕈菌丛生/它们赶往玛那莎湖,一路以莲芽为食品/会在天空陪送你,直到冈底斯的峰顶。

  玛那莎湖即玛旁雍错。玛旁雍错不仅栖落过远道而来的天鹅,还曾映照过吐蕃公主幽怨的倩影,见证了吐蕃与象雄间的重大历史纠葛。象雄国王李迷夏宠幸他妃,冷落吐蕃公主赛玛噶,忧伤、烦恼的公主抛开一切,游赏于玛旁雍错。松赞干布得知后,立刻派人劝慰,因为此时吞并象雄的计划已酝酿成形。在湖畔,公主赋歌作答,表达了远嫁所受的冷落和孤寂。千载之后,吐蕃与象雄的较量已烟消云散,凄婉、曲折的歌声似乎仍在群山与湖水间回荡。

  故如甲木寺 佛苯共居

  从曲龙出发,记者来到故如甲木寺。这座寺庙在阿里地区乃至西藏自治区都非常独特,是西藏唯一一座佛教、苯教并存的寺庙。

  仅从外观上,很难判定这座寺庙与其他藏传佛教寺庙的差别:同样经幡飘拜,转经筒构成行列,甚至在建筑布局方面也无明显区别。

  据说,该寺为上世纪30年代重建。目前大经堂正在修缮,一片忙碌气氛。记者因此无缘进入其中参观。在经堂中,除供奉苯教诸神,还收藏了苯教的《大藏经》。

  一位藏族苯教僧人向记者介绍,寺旁洞窟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传说辛饶弥沃等曾在此修行,是故如甲木寺悠久历史渊源的见证。寺庙以东1公里为卡尔东城,一说它就是象雄都城穹窿银城,两者本就无法分割。

作者简介

姓名:张春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