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区版块 >> 内蒙古
乌日古木勒:草原史诗与成年仪式
2018年10月31日 14:40 来源:《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乌日古木勒 字号
关键词:英雄;草原;求婚;射箭;赛马;蒙古史诗;好汉三;比赛;骆驼;巨人

内容摘要:我国史诗专家仁钦道尔吉把蒙古史诗结构分为单篇史诗、串联复合型史诗和并列复合型史诗三种类型。本文主要通过分析蒙古族、哈萨克族和柯尔克孜族等草原民族英雄史诗文本中体现的考验英雄的几种常见的类型,阐释草原史诗是崇尚英雄主义的草原民族象征和体现了一个男性成员成为真正男人和英雄的成年仪式民俗模式的观点。一、好汉三项比赛考验赛马、射箭和摔跤等好汉三项比赛是草原史诗和英雄故事中最常见的求婚难题考验类型。九月在博士论文《蒙古族英雄史诗考验婚研究》中专门探讨了蒙古史诗中的考验婚,并提出蒙古史诗中英雄完成几项艰巨任务式考验婚和好汉三项比赛式考验是女方使男方付出劳务代价的服役婚姻习俗在史诗中的反映。

关键词:英雄;草原;求婚;射箭;赛马;蒙古史诗;好汉三;比赛;骆驼;巨人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草原民族史诗中的好汉三项比赛、超自然力的考验和驯服凶猛动物考验与他们的生活民俗有着密切关系。骑马、射箭、驯服烈性马、骆驼和猎杀狼等凶猛动物是生活在草原上的一个成年男人必备的生存能力。他们只有具备了这些本领,才能在草原上生存、发展。因此,草原上的民族用赛马、摔跤、射箭、驯服烈性牲畜和凶猛野生动物等技能来考验男人,只有熟练掌握这些本领的男人,才能成为被社会公认的成年男人。赛马、摔跤、射箭、驯服烈性动物等体现男人强壮、勇敢和耐力的生存技能,后来变成草原民族考验男性成年的仪式民俗。

  关 键 词:史诗;考验类型;成年仪式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委托项目“草原文化研究二期工程”(批准号:08@ZH020)子课题《草原史诗文化研究》中期成果。

  作者简介:乌日古木勒(1965-),女,蒙古族,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民间文学研究室副研究员,博士。

  我国史诗专家仁钦道尔吉把蒙古史诗结构分为单篇史诗、串联复合型史诗和并列复合型史诗三种类型。基本情节由一种母题系列组成的史诗叫做单篇型史诗。串联复合型和并列复合型史诗是由单篇史诗串联和并列复合构成[1]50-51。单篇史诗是史诗基本结构。史诗有征婚和征战两种主题类型。单篇征战史诗叙事模式或情节结构通常有两种类型,一种是英雄或妻子梦见强敌来侵犯家乡,抢夺英雄的父母、妻子、臣民和牲畜,英雄迎敌作战,战胜敌人。另一种是英雄外出打猎或暂时离开家乡,强敌来侵犯,夺走英雄的父母亲、妻子、臣民和牲畜,英雄去敌人的家乡,通过与敌人进行激烈的争斗,战胜强敌,夺回失去的亲人、臣民和牲畜,凯旋归来。单篇征婚史诗叙事模式或情节结构通常是年幼的英雄有一天对父母亲提出,去遥远的他乡寻找有婚约的未婚妻的要求。父母亲劝他年幼、尚未成年,但英雄执意要去寻找未婚妻,并挑选骏马离开亲人和家乡,开始遥远而艰难的征婚路途。英雄在途中历经艰辛和冒险,在骏马和未婚妻的协助下,克服种种危险的考验,娶妻返回家乡。

  征婚史诗叙事模式和情节结构本身就是暗示着,一个男性离开父母亲爱护和熟悉的环境,独自面对和适应完全陌生的生活世界,通过各种艰难的考验,才能获得娶妻成婚的权力,成为草原民族社会制度所认可的,独立的男子汉和英雄的成年仪式民俗。

  本文主要通过分析蒙古族、哈萨克族和柯尔克孜族等草原民族英雄史诗文本中体现的考验英雄的几种常见的类型,阐释草原史诗是崇尚英雄主义的草原民族象征和体现了一个男性成员成为真正男人和英雄的成年仪式民俗模式的观点。草原民族是指那些生活在广阔的草原上,以游牧经济为基础的民族。由于笔者所掌握的语言和其他条件的限制,本文中只分析蒙古族、哈萨克族和柯尔克孜等三个草原民族的史诗文本。以下把上述三个民族的史诗称为草原史诗。把以上草原民族史诗文本中考验英雄的主要类型分为好汉三项比赛、英雄征服超自然力、驯服凶猛动物等类型。

  一、好汉三项比赛考验

  赛马、射箭和摔跤等好汉三项比赛是草原史诗和英雄故事中最常见的求婚难题考验类型。蒙古史诗中好汉三项比赛考验类型的情节结构通常是英雄到了成熟年龄,询问父母未婚妻的消息,提出离开家乡去求婚的要求。英雄在求婚途中通过驯服凶猛动物、征服超自然力量和征服自然环境等各种严酷的考验到达未婚妻的家乡。未来的岳父提出好汉三项比赛的求婚难题考验。英雄在骏马、未婚妻和结义兄弟的援助下,在好汉三项比赛中取胜,娶妻返乡。

  九月在博士论文《蒙古族英雄史诗考验婚研究》中专门探讨了蒙古史诗中的考验婚,并提出蒙古史诗中英雄完成几项艰巨任务式考验婚和好汉三项比赛式考验是女方使男方付出劳务代价的服役婚姻习俗在史诗中的反映。她认为:“英雄完成几项艰巨任务式考验婚是史前蒙古社会的父权制时代产生的史诗考验婚现象。这时蒙古先民已经开始经营游牧经济,有了一定的私有财产和还未完善的父权制个体家庭组织。另外,蒙古先民在狩猎业发达阶段就进入了父系制氏族社会,这时他们有可能施行具有考验女婿特征的服役婚习俗。这一习俗中,女方使男方付出劳务代价,其中有跟他们的经济生产有关的射猎野兽、驯服野生动物等劳务。这样服役婚的效劳不仅仅是一般的劳务服务,还有一层重要意思是女方考验在效劳期间女婿的摔跤、射箭、赛马等技能。”[2]1我国布里亚特史诗《阿尔泰孙布尔阿拜呼》的前半部分属于好汉三项比赛考验类型。史诗中说,15岁的英雄阿尔泰孙布尔阿拜呼外出打猎,见遥远的西北方向出现迷人的光彩。姐姐占卜预言,那是占领西北方的陶干道布钦汗之女陶丽米勒钦洗脸时发出的光。少年英雄不听姐姐的劝说,离开亲人,去求婚。英雄变形为骑着身上长满疥疮的小马驹的流鼻涕的小男孩,去拜见陶干道布钦汗。英雄在陶干道布钦汗举行的赛马、射箭和摔跤等好汉三项比赛中取胜,娶陶丽米勒钦姑娘为妻,返回家乡①161-281。巴尔虎史诗《阿力亚莫日根汗》是一部好汉三项比赛考验婚姻型史诗。史诗中说,古代有占领东南方的珠贵莫日根汗和占领西北方的巴拉达铁木尔汗。珠贵莫日根汗的儿子阿力亚莫日根去迎娶未婚妻的途中,先后遇到从两座相互碰撞的山中间出来的穿铁铠甲的、一口喝干大海的、赛过野鹿的飞毛腿、轻而易举地举起一座山的大力士、能听见下界的人们谈话的神听和神箭手六个各有非凡本领的勇士,并和他们结为兄弟。七位结义兄弟前往巴拉达铁木尔汗的家乡。神听勇士听见,二十五头的洪呼格尔沙日蟒古思正准备娶巴拉铁木尔汗之女的消息。蟒古思提出通过举行好汉三项比赛迎娶巴尔麦尼斯姑娘的要求。英雄在结义兄弟们的援助下通过赛马、射箭和摔跤三项好汉比赛,消灭蟒古思,娶妻返回家乡②243-275。

作者简介

姓名:乌日古木勒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民间文学研究室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实习编辑 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